登录 | 注册

标题:要命的“艳遇”——文学插图

作者:谭人殊 创作时间:2011-07-07

尺寸:2384 x 1524 发布时间:2011-07-07

类别:插画 点击:1436

说明:

要命的“艳遇” 杨波/文 25岁的余汶是一家广告公司的业务经理,时常往返奔波于各个城市之间。 话说这天,余汶又出差到了H市。刚一出车站,一名神色惊慌的女孩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大哥,快救救我。” 余汶一愣:“嗨,有事说事,你这是干吗?” “大哥,”女孩急得眼泪都下来了,“我是到H市来应聘的大学生,刚才一下车,就被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给跟上了,大哥,一看你就是个好人,能不能陪我到前边安全点儿的地方打个车,求求你了。” 看着女孩梨花带雨的模样,余汶不禁有些心软,加之他确实看到几名面相不善的男子在他(她)们后面若即若离的游荡,遂动了古道热肠,示意女孩跟着他走。 见余汶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女孩十分高兴,遂挽起余汶的胳膊,头还轻靠在他的肩头,不知底细的人一看,还以为是一对小情侣呢。从未与女孩如此“肌肤相亲”的余汶禁不住开始心旌荡漾,甚至还有些喜欢上了这次不期而至的“艳遇”。正心猿意马的工夫,女孩似乎往余汶穿的休闲服左侧下衣兜里塞进了什么东西,而后在他耳边软语如莺的说道:“我给你留了号码,一定想着联系我啊。”说完,女孩在余汶腮边轻轻一吻,然后就消失在了人流中。 半晌,余汶才回过神儿来,,便喜滋滋的伸手去摸休闲服左侧下衣兜,结果却摸出一小袋白色粉末状的东西。正纳闷,先前那几名尾随女孩的男子突然冲上来将他扑倒在地,其中一名男子还向围观的群众晃了一下证件,说是警察办案,请大家配合。而后,几名男子将余汶塞进一辆轿车匆匆离去。 迷迷糊糊的,余汶被几名男子带进了一间昏暗的屋子里。一进门,一名男子就将余汶的手机、钱包搜走,并冲余汶大吼一声“蹲下。”此时,被吓得不知所措的余汶蹲在墙角偷眼往上一瞧,桌子后面正襟危坐着3名面目模糊的男子,搜走他手机的男子则拿着那袋白色粉末状的东西离开了房间。 “啪”,一个络腮胡子的男子一拍桌子,喝道:“我们是公安局的,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不、不知道啊。”余汶苦着脸答道。 络腮胡子冷笑一声:“看来你还挺淡定的,一会儿有你哭的。” 这当儿,拿着那袋白色粉末状的东西离开的男子回来了,附在络腮胡子耳边小声说道:“化验完了,是四号海洛因。”余汶一听,不由得浑身一哆嗦。 “看见了吧?”络腮胡子朝余汶一扬手中的小袋,“这是海洛因,和你在一起的那女的是毒贩子,我们跟踪她好长时间了,看来,你是负责帮她转移毒品的,对吧?知道你这种行为的后果吗,是要枪毙的。” “警察同志,那东西是那女孩儿放我兜里的,我和她真的不认识呀!”余汶是欲哭无泪。 “嗯,你不要再抱侥幸心理,要老老实实回到我们的问题,配合我们工作。”络腮胡子还是声色俱厉。 随后,余汶将与女孩邂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交待了个清清楚楚,络腮胡子不置可否,只是要求余汶马上将自己父母的手机号码,以及自己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都写下来,说是为了便于开展调查取证工作。 拿着余汶写的号码地址,络腮胡子留下一个人看着余汶,随即领着其他人离开了。 过了几个小时,络腮胡子等人笑呵呵的回来了,并很亲热的拉起仍蹲着的余汶,一迭声的说:“误会误会,我们已经查清了,你是被冤枉的,我们马上放了你,对不住啊。” 一听被解除了嫌疑,感激涕零的余汶拉着络腮胡子的手连连道谢。 这时,络腮胡子递给余汶一瓶水,说:“兄弟,先喝点水,然后我们马上办手续释放你。” 紧张加恐惧,余汶早已是口干舌燥,接过水瓶就大口喝了起来,可没喝几口,他就迷迷糊糊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当余汶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工地的帐篷里。他懵懵懂懂的爬了起来,看到一名大师傅正在做饭,就问自己跑到工地来了呢。 大师傅笑了:“你喝多了,躺在工地的沙堆上睡觉,还是工地上的民工把你抬回来的呢。” “师傅,现在几点了?”余汶一边揉着头痛欲裂的脑袋,一边问道。 听了大师傅的回答,余汶大吃一惊,敢情这已经是自己到H市的第二天傍晚了。他怕父母担心,赶紧掏手机给父母报平安,却发现手机、钱包都不翼而飞了,这才想起是被警察搜走了。 没办法,余汶只好借大师傅的手机给父母拨电话,可电话一通,余汶整个人都呆了——电话那头,父母哭着告诉他,昨天下午,他(她)们接到一男子用余汶手机打来的电话,说余汶在H市出了很严重的车祸,急需手术费15万元。接罢电话,痛不欲生的老两口立即按照那名男子提供的银行账号,将家里仅有的10万元钱汇了过去。目前,老两口正带着连夜借来的5万元钱,坐车往H市赶。 直到此时,余汶才彻底清醒过来,敢情从离奇“艳遇”到贩毒被抓,都是那伙人精心设下的连环套。想到这一层,余汶才明白了络腮胡子为什么急于追问自己父母的电话号码,也明白了为什么络腮胡子一伙人出去再回来后会那么高兴,想必那时自己父母汇出的10万元血汗钱已经落入了他们的口袋,所以,他们才会将已无利用价值的自己麻醉后扔到工地。 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孩子,你没事吧,你住在哪个儿医院啊”的妈妈的哭声,痛彻心扉的余汶一咧嘴,又晕了过去。 (选自《小说选刊》2011年第7期

0

谭人殊

关注
要命的“艳遇”——文学插图
1436
0
发布时间:2011-07-07
6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