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京城拜访漫画大师方成先生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1

991

惊闻我国著名漫画家、人民日报社高级编辑、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方成先生于2018年8月22日9时54分在北京友谊医院去世,享年100周岁。谨以此文追忆、悼念永远的方成大师。

京城拜访漫画大师方成先生
顾培利
2004年,出版个人漫画集时,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仅凭着漫画大赛中方成先生对我作品的印象,便斗胆去信邀请从未谋面的方成先生为我的漫画集题写书名。没想到一周后真的收到了方老的题字,横竖格式都有,三份哪!这让我惊喜万分。我的漫画集出版后,邮寄几本给方老指点,结果很快又收到了他寄来的回信和漫画书籍。之后有好几次漫画活动,我都错过了和这位受人尊敬的漫画大师见面的机会,心里一直感到缺憾和歉疚。
2010年,我到北京参观第十一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时,把看望方老当成第一要事,专门提前预约并拜访了他。
那是当年1月15日早上,我下火车、挤公交,踏着厚厚的积雪,直奔人民日报社。在36号家属楼门口,一位热心的老人帮我刷卡进入楼道,并告知我方老家住10楼。怀着忐忑和崇敬的心情,我按下了1006号方老家的门铃。隔着防盗门说明来意,保姆说老爷子腿脚不好,一般是不见外人的。我赶紧解释是提前约好了的,当时保姆和方老都接了我的电话。保姆正要转身告知里屋的方老时,方老听到了,他喊着我的名字,高兴地住着双拐亲自过来把我迎进客厅。
看到漫画人来访,方老很热情,尽管时年92岁的他社会活动频繁,每天都很忙。我主动坐在方老对面的凳子上,方老却一把把我拉到他旁边的拐角沙发上,让我紧挨着他坐下。这样一是近距离感到亲切,二是解决了他一定程度的听力障碍。谈话间,为了听得更清楚,他干脆拿来助听器戴上了。
方老的室内陈设极其简单,普通的家具显得落后了许多,唯有墙上的字画和柜子里的书籍,散发出文人之家的高雅和特有的书卷气。
为了记住来访者,方老首先让我在茶几的台历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我看到台历上密密麻麻写了很多漫画人的地址和电话。当我提到6年前方老为我题写书名的事时,他还记得很清楚,我当面向他致谢,并代表焦作市漫画研究会对他与著名漫画家缪印堂先生一起担任我们策划的“国策杯”全国人口文化漫画大赛的顾问表示感谢时,他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方老告诉我,他患痛风,总是膝盖疼,所以才用拐杖,平时不怎么出门,即使出门也是坐着轮椅。不过看起来老人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谈吐自如,像70岁左右的人。
方老很健谈,对我没有陌生感,寒暄之后很快进入正题,给我讲起了他的漫画主张。他说:“画画要有幽默感,许多人的画太传统,不管是造型还是内容,都没有幽默感,像插图而不像漫画。”“由于漫画画幅小,我画漫画就用毛笔来画,这样既是国画又是漫画。线条很重要,中国画的线变化多端,内涵丰富,趣味性强,很多卡通缺少这种线条的美感和趣味性。”“许多作者的画没有个性,缺少典型的人物造型,所以不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你看人家迪士尼就一个米老鼠和唐老鸭,却影响巨大,深入人心。而其他配角也不含糊,一个是一个,都特别讲究。”
身为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长、被漫画界公认为大师和标杆人物的方老说:“中国传统漫画(新闻漫画)市场越来越小,跟时代发展和科技进步有关,新生代喜欢卡通的多,喜欢传统漫画的少。西方社会和我们的国情不同,民族习惯、历史渊源、政治环境和文化背景不同,漫画发展的轨迹当然也会不同。”
交谈中,方老取来一本他与钟灵合作出版的新书《方灵诗书画》,当面签名送我,让我很感动。当我告诉他焦作有一支漫画队伍时,他高兴地鼓励我说:“好,要多带动一些人从事漫画创作。”然后再次起身到另一间屋拆包取了一本刚出版的《方成漫画创作方法》,签上名送给了我。
方老倡导水墨漫画,并鼓励我画水墨人物,反复交代我一定要用毛笔来画。方老问我经常写文章吗?我说经常写一些书画家专访,并收集了大量专访标题,写了好几本,方老点头赞成。他认为漫画是杂文,作者要善于观察,还要多写文章,表达自己的观点。这让我忽然明白:怪不得一年之内方老两次寄书给我,原来老人家著书立说、笔耕不辍,不断有新书出版,思想观念从来不落伍啊!
拜访方老不过半小时,其间还不断有电话打进来,看来他确实很忙。我不忍心多占方老宝贵时间,便匆匆合影告辞。
时至今日,一晃8年过去,方老对人的那种热情、真诚,以及谈话时的专注神情和阐述观点时的自信态度,至今让我记忆犹新。我和许多人一样,平时都在通过各种渠道关注着方老的生活和健康状况,前不久还在网上祝贺方老百岁生日,谁知噩耗突然传来,老人家在百岁之年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
作为漫画人,能得到方成大师的鼓励和亲授,此乃三生有幸!

                 2018年8月23日写于犹未堂












黑体5号字黑色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顾培利发表于2018-08-28 17:39|

    惊闻我国著名漫画家、人民日报社高级编辑、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方成先生于2018年8月22日9时54分在北京友谊医院去世,享年100周岁。谨以此文追忆、悼念永远的方成大师。

    京城拜访漫画大师方成先生
    顾培利
    2004年,出版个人漫画集时,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仅凭着漫画大赛中方成先生对我作品的印象,便斗胆去信邀请从未谋面的方成先生为我的漫画集题写书名。没想到一周后真的收到了方老的题字,横竖格式都有,三份哪!这让我惊喜万分。我的漫画集出版后,邮寄几本给方老指点,结果很快又收到了他寄来的回信和漫画书籍。之后有好几次漫画活动,我都错过了和这位受人尊敬的漫画大师见面的机会,心里一直感到缺憾和歉疚。
    2010年,我到北京参观第十一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时,把看望方老当成第一要事,专门提前预约并拜访了他。
    那是当年1月15日早上,我下火车、挤公交,踏着厚厚的积雪,直奔人民日报社。在36号家属楼门口,一位热心的老人帮我刷卡进入楼道,并告知我方老家住10楼。怀着忐忑和崇敬的心情,我按下了1006号方老家的门铃。隔着防盗门说明来意,保姆说老爷子腿脚不好,一般是不见外人的。我赶紧解释是提前约好了的,当时保姆和方老都接了我的电话。保姆正要转身告知里屋的方老时,方老听到了,他喊着我的名字,高兴地住着双拐亲自过来把我迎进客厅。
    看到漫画人来访,方老很热情,尽管时年92岁的他社会活动频繁,每天都很忙。我主动坐在方老对面的凳子上,方老却一把把我拉到他旁边的拐角沙发上,让我紧挨着他坐下。这样一是近距离感到亲切,二是解决了他一定程度的听力障碍。谈话间,为了听得更清楚,他干脆拿来助听器戴上了。
    方老的室内陈设极其简单,普通的家具显得落后了许多,唯有墙上的字画和柜子里的书籍,散发出文人之家的高雅和特有的书卷气。
    为了记住来访者,方老首先让我在茶几的台历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我看到台历上密密麻麻写了很多漫画人的地址和电话。当我提到6年前方老为我题写书名的事时,他还记得很清楚,我当面向他致谢,并代表焦作市漫画研究会对他与著名漫画家缪印堂先生一起担任我们策划的“国策杯”全国人口文化漫画大赛的顾问表示感谢时,他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方老告诉我,他患痛风,总是膝盖疼,所以才用拐杖,平时不怎么出门,即使出门也是坐着轮椅。不过看起来老人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谈吐自如,像70岁左右的人。
    方老很健谈,对我没有陌生感,寒暄之后很快进入正题,给我讲起了他的漫画主张。他说:“画画要有幽默感,许多人的画太传统,不管是造型还是内容,都没有幽默感,像插图而不像漫画。”“由于漫画画幅小,我画漫画就用毛笔来画,这样既是国画又是漫画。线条很重要,中国画的线变化多端,内涵丰富,趣味性强,很多卡通缺少这种线条的美感和趣味性。”“许多作者的画没有个性,缺少典型的人物造型,所以不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你看人家迪士尼就一个米老鼠和唐老鸭,却影响巨大,深入人心。而其他配角也不含糊,一个是一个,都特别讲究。”
    身为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长、被漫画界公认为大师和标杆人物的方老说:“中国传统漫画(新闻漫画)市场越来越小,跟时代发展和科技进步有关,新生代喜欢卡通的多,喜欢传统漫画的少。西方社会和我们的国情不同,民族习惯、历史渊源、政治环境和文化背景不同,漫画发展的轨迹当然也会不同。”
    交谈中,方老取来一本他与钟灵合作出版的新书《方灵诗书画》,当面签名送我,让我很感动。当我告诉他焦作有一支漫画队伍时,他高兴地鼓励我说:“好,要多带动一些人从事漫画创作。”然后再次起身到另一间屋拆包取了一本刚出版的《方成漫画创作方法》,签上名送给了我。
    方老倡导水墨漫画,并鼓励我画水墨人物,反复交代我一定要用毛笔来画。方老问我经常写文章吗?我说经常写一些书画家专访,并收集了大量专访标题,写了好几本,方老点头赞成。他认为漫画是杂文,作者要善于观察,还要多写文章,表达自己的观点。这让我忽然明白:怪不得一年之内方老两次寄书给我,原来老人家著书立说、笔耕不辍,不断有新书出版,思想观念从来不落伍啊!
    拜访方老不过半小时,其间还不断有电话打进来,看来他确实很忙。我不忍心多占方老宝贵时间,便匆匆合影告辞。
    时至今日,一晃8年过去,方老对人的那种热情、真诚,以及谈话时的专注神情和阐述观点时的自信态度,至今让我记忆犹新。我和许多人一样,平时都在通过各种渠道关注着方老的生活和健康状况,前不久还在网上祝贺方老百岁生日,谁知噩耗突然传来,老人家在百岁之年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
    作为漫画人,能得到方成大师的鼓励和亲授,此乃三生有幸!

                     2018年8月23日写于犹未堂












    黑体5号字黑色

    举报 回复

    # 1楼

  • 顾培利发表于2018-08-29 08:18|

    惊闻我国著名漫画家、人民日报社高级编辑、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方成先生于2018年8月22日9时54分在北京友谊医院去世,享年100周岁。谨以此文追忆、悼念永远的方成大师。

    京城拜访漫画大师方成先生
    顾培利
    2004年,出版个人漫画集时,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仅凭着漫画大赛中方成先生对我作品的印象,便斗胆去信邀请从未谋面的方成先生为我的漫画集题写书名。没想到一周后真的收到了方老的题字,横竖格式都有,三份哪!这让我惊喜万分。我的漫画集出版后,邮寄几本给方老指点,结果很快又收到了他寄来的回信和漫画书籍。之后有好几次漫画活动,我都错过了和这位受人尊敬的漫画大师见面的机会,心里一直感到缺憾和歉疚。
    2010年,我到北京参观第十一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时,把看望方老当成第一要事,专门提前预约并拜访了他。
    那是当年1月15日早上,我下火车、挤公交,踏着厚厚的积雪,直奔人民日报社。在36号家属楼门口,一位热心的老人帮我刷卡进入楼道,并告知我方老家住10楼。怀着忐忑和崇敬的心情,我按下了1006号方老家的门铃。隔着防盗门说明来意,保姆说老爷子腿脚不好,一般是不见外人的。我赶紧解释是提前约好了的,当时保姆和方老都接了我的电话。保姆正要转身告知里屋的方老时,方老听到了,他喊着我的名字,高兴地住着双拐亲自过来把我迎进客厅。
    看到漫画人来访,方老很热情,尽管时年92岁的他社会活动频繁,每天都很忙。我主动坐在方老对面的凳子上,方老却一把把我拉到他旁边的拐角沙发上,让我紧挨着他坐下。这样一是近距离感到亲切,二是解决了他一定程度的听力障碍。谈话间,为了听得更清楚,他干脆拿来助听器戴上了。
    方老的室内陈设极其简单,普通的家具显得落后了许多,唯有墙上的字画和柜子里的书籍,散发出文人之家的高雅和特有的书卷气。
    为了记住来访者,方老首先让我在茶几的台历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我看到台历上密密麻麻写了很多漫画人的地址和电话。当我提到6年前方老为我题写书名的事时,他还记得很清楚,我当面向他致谢,并代表焦作市漫画研究会对他与著名漫画家缪印堂先生一起担任我们策划的“国策杯”全国人口文化漫画大赛的顾问表示感谢时,他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方老告诉我,他患痛风,总是膝盖疼,所以才用拐杖,平时不怎么出门,即使出门也是坐着轮椅。不过看起来老人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谈吐自如,像70岁左右的人。
    方老很健谈,对我没有陌生感,寒暄之后很快进入正题,给我讲起了他的漫画主张。他说:“画画要有幽默感,许多人的画太传统,不管是造型还是内容,都没有幽默感,像插图而不像漫画。”“由于漫画画幅小,我画漫画就用毛笔来画,这样既是国画又是漫画。线条很重要,中国画的线变化多端,内涵丰富,趣味性强,很多卡通缺少这种线条的美感和趣味性。”“许多作者的画没有个性,缺少典型的人物造型,所以不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你看人家迪士尼就一个米老鼠和唐老鸭,却影响巨大,深入人心。而其他配角也不含糊,一个是一个,都特别讲究。”
    身为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长、被漫画界公认为大师和标杆人物的方老说:“中国传统漫画(新闻漫画)市场越来越小,跟时代发展和科技进步有关,新生代喜欢卡通的多,喜欢传统漫画的少。西方社会和我们的国情不同,民族习惯、历史渊源、政治环境和文化背景不同,漫画发展的轨迹当然也会不同。”
    交谈中,方老取来一本他与钟灵合作出版的新书《方灵诗书画》,当面签名送我,让我很感动。当我告诉他焦作有一支漫画队伍时,他高兴地鼓励我说:“好,要多带动一些人从事漫画创作。”然后再次起身到另一间屋拆包取了一本刚出版的《方成漫画创作方法》,签上名送给了我。
    方老倡导水墨漫画,并鼓励我画水墨人物,反复交代我一定要用毛笔来画。方老问我经常写文章吗?我说经常写一些书画家专访,并收集了大量专访标题,写了好几本,方老点头赞成。他认为漫画是杂文,作者要善于观察,还要多写文章,表达自己的观点。这让我忽然明白:怪不得一年之内方老两次寄书给我,原来老人家著书立说、笔耕不辍,不断有新书出版,思想观念从来不落伍啊!
    拜访方老不过半小时,其间还不断有电话打进来,看来他确实很忙。我不忍心多占方老宝贵时间,便匆匆合影告辞。
    时至今日,一晃8年过去,方老对人的那种热情、真诚,以及谈话时的专注神情和阐述观点时的自信态度,至今让我记忆犹新。我和许多人一样,平时都在通过各种渠道关注着方老的生活和健康状况,前不久还在网上祝贺方老百岁生日,谁知噩耗突然传来,老人家在百岁之年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
    作为漫画人,能得到方成大师的鼓励和亲授,此乃三生有幸!

                     2018年8月23日写于犹未堂

    举报 回复

    # 2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