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析小儿玩法与乳臭未干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1

1769

析小儿玩法与乳臭未干
      看了一个无耻得意者的一长篇文字,其实就写了两个字:“擦鞋”。把一个向大师学习的过程说成是擦鞋,然后就沿着他自己设定的这个逻辑长骂,如此而已。无耻得意的就这么一点点逻辑制造本事。玩这种本事的确不比玩“剽窃方法创作”弄稿费那么简单,“剽窃方法创作”是小儿把戏,你玩这种逻辑把戏的确更是乳臭未干了。乳臭未干的逻辑恰恰把自己玩进去了,邝飚当初不是给廖冰兄舔脚舔得很得意骂?邝飚不也给方唐舔屁股很荣幸很成效吗?邝飚当初在廖冰兄家人面前不都很家奴吗?乳臭未干的逻辑就是这么个玩法。你邝飚这个乳臭未干的玩法,恰恰是千百个漫画家可以作漫画讽刺的题材。你邝飚以为天下人都会同意你这个乳臭未干的逻辑吗?天下有为人谁不向大师、专家、名师学习?学习并研究他们都成了擦鞋?邝飚你也是一把不小年纪了,你的思维咋还是个小儿乳臭未干呢?普天之下,古往今来,拜师学艺,相互切磋,是人类最美好最崇高的关系及感情,谁能无师?只有你邝飚这种无耻之徒才把它说成是擦鞋。正因为你邝飚是这种思维,当初你邝飚没“发迹”的时候亲热廖冰兄亲热方唐,或许真正是为了舔鞋子舔屁股,廖冰兄一死,方唐一退休,你邝飚也“发迹”了,于是就在自己的漫画电子书里洋洋得意,夸夸其谈,蔑视大师与前辈的画技。用人品之无耻来衡量你这种行为,用“人品”二字都用高了。
         漫画界里,尊师学艺,同道亲善,切磋砥砺,蔚然已风,还有几多与邝飚一起把自己也玩进乳臭未干的把戏的?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罗兴发发表于2010-05-18 21:10|

    析小儿玩法与乳臭未干
          看了一个无耻得意者的一长篇文字,其实就写了两个字:“擦鞋”。把一个向大师学习的过程说成是擦鞋,然后就沿着他自己设定的这个逻辑长骂,如此而已。无耻得意的就这么一点点逻辑制造本事。玩这种本事的确不比玩“剽窃方法创作”弄稿费那么简单,“剽窃方法创作”是小儿把戏,你玩这种逻辑把戏的确更是乳臭未干了。乳臭未干的逻辑恰恰把自己玩进去了,邝飚当初不是给廖冰兄舔脚舔得很得意骂?邝飚不也给方唐舔屁股很荣幸很成效吗?邝飚当初在廖冰兄家人面前不都很家奴吗?乳臭未干的逻辑就是这么个玩法。你邝飚这个乳臭未干的玩法,恰恰是千百个漫画家可以作漫画讽刺的题材。你邝飚以为天下人都会同意你这个乳臭未干的逻辑吗?天下有为人谁不向大师、专家、名师学习?学习并研究他们都成了擦鞋?邝飚你也是一把不小年纪了,你的思维咋还是个小儿乳臭未干呢?普天之下,古往今来,拜师学艺,相互切磋,是人类最美好最崇高的关系及感情,谁能无师?只有你邝飚这种无耻之徒才把它说成是擦鞋。正因为你邝飚是这种思维,当初你邝飚没“发迹”的时候亲热廖冰兄亲热方唐,或许真正是为了舔鞋子舔屁股,廖冰兄一死,方唐一退休,你邝飚也“发迹”了,于是就在自己的漫画电子书里洋洋得意,夸夸其谈,蔑视大师与前辈的画技。用人品之无耻来衡量你这种行为,用“人品”二字都用高了。
             漫画界里,尊师学艺,同道亲善,切磋砥砺,蔚然已风,还有几多与邝飚一起把自己也玩进乳臭未干的把戏的?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