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未曾回家过年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1

1773

在网上翻来覆去的看到一个词"恐归族"。有很多理由不回家,最简单就是没钱。

仔细回想,曾几何时,没在家过年还真的有一次。不回家的理由很简单,为了好好考学,缩短在路上的浪费时间,还能省下好多的人民币。

那年我高三,寒假独自一人在省会石家庄学习美术,私人办的补习班。对我来说,那里与我家乡甚远,坐火车还倒了几个站,好歹那时候我们县里还有客运火车。(当然现在没有了,只剩拉煤的火车。)一放假就跑去了,有过夏天暑假的经历,还是很顺利的,意外的是去了一个自己没有认的好友的地方,两眼一抹黑。中午也没吃饭,把行李放在宿舍里,自己一个人去师院转了转,一打听夏天补课的那几个大学生在教育学院里补美术。教育学院在红旗大街,距离师院也不远,我马不停蹄来到那里,一进门就看到自己熟悉的身影,曾经暑假住在一块的几个好朋友在这里学画画。打过招呼,倍是热情,邯郸峰峰矿区的一位好友,问我的情况才知道我走错了地方,二话没说,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两脚蹬三轮,拉上我出发了。偷偷地来到白楼,趁别人没注意把行李放到车上,溜之大吉。还好没交钱,没人注意咱。从此在教育学院稳定下来,专心学习。

假期间还在教育学院里,后来挪到后院,把前面的门还封死。后面是个培训基地,有汽修等。好像是私人的,破破烂烂。为了这几个老师也没有换地方,毕竟认的那几个好朋友也没走。宿舍里有外屋和里屋,一开始住的是外屋,快过年的时候大多数人走了,留下的都搬进里屋。最让人难忘的是我们住的地方挨着火葬场,高高的大烟囱,每天都会放出很多魂灵。上午和下午画画时,偶然陪伴我们的是哀乐,一想又一个魂灵上天。到了后来,食堂的饭菜都是摆在外面,馒头上面还会有无数的颗粒,对,是烟尘的灰粒。吃的时候还得祈祷,罪过的不是我们,是它们自己来到这地。

最难过的就是过年不回家,路途遥远,川资又太贵。外面的店铺都收了,以前吃的饭馆的老板也回老家山西了。我们几个人到超市买了几箱方便面和果酱与火腿,作为我们度过大年的干粮。冷清的街道,关闭的铺面,没有几个人在大街上,有也就是我们在乱转。石家庄的冬天也是不一般,军大衣紧紧的裹着身子,宿舍里准备了许多的蜂窝煤,就那么一点火星,哪有我们北方的大炉子过瘾。没事干的时候,班里也休息了。我大量的临画,赶基础。我们不回去就是为了多画画,每天变得花样去吃方便面。那味道至今忘不了,想都不想吃。

大年三十那天,几个人一商量,租了个车去抱犊寨玩。抱犊寨地处莲花山,地势坡陡,黄金期路游是要门票的。过年这里也过年,没人啊,那么大的一座山没人。我们先转了一下莲花山,进了一座小庙,磕了几个头,祝愿来年高考中的。路过峭壁,也放上几根小木棍,说是许愿的。最后我们开始爬抱犊寨,台阶狭窄,攀索而上,每个人都是满头大汗,最后到了顶峰,地势开阔,有个道观,左右城墙护卫。来到门前一问,是要买票才能进。算了,在外面看看也不错,对于我们这些学生哪有闲钱去上香。登高望远,思家的心情难以言表。

夜里才回到住所,大家已经把饺子包好。老师一块和我们熬年,为了惩罚我们没有包饺子,我们几个负责下饺子。一路饥饿,一边下一边吃。做完的时候已经吃饱了,别人在联欢,我偷偷的回到屋里,躺在床上,想家的滋味到现在还是 无语凝咽。当时我知道我的眼泪没和我打招呼就决堤而出,想妈妈,想家乡的月亮。大年三十没月亮,没有的东西才去想。

过了年,方便面的味道开始缭绕。坚持到有了饭馆开门,才摆脱了那种味道。三箱方便面把自己吃成了方便面,虚弱难当。功夫不负有心人,没有回家,专业进步不少,高考美术顺利的通过合格线。

到现在,想一想,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胖都督发表于2010-02-07 08:10|

    在网上翻来覆去的看到一个词"恐归族"。有很多理由不回家,最简单就是没钱。

    仔细回想,曾几何时,没在家过年还真的有一次。不回家的理由很简单,为了好好考学,缩短在路上的浪费时间,还能省下好多的人民币。

    那年我高三,寒假独自一人在省会石家庄学习美术,私人办的补习班。对我来说,那里与我家乡甚远,坐火车还倒了几个站,好歹那时候我们县里还有客运火车。(当然现在没有了,只剩拉煤的火车。)一放假就跑去了,有过夏天暑假的经历,还是很顺利的,意外的是去了一个自己没有认的好友的地方,两眼一抹黑。中午也没吃饭,把行李放在宿舍里,自己一个人去师院转了转,一打听夏天补课的那几个大学生在教育学院里补美术。教育学院在红旗大街,距离师院也不远,我马不停蹄来到那里,一进门就看到自己熟悉的身影,曾经暑假住在一块的几个好朋友在这里学画画。打过招呼,倍是热情,邯郸峰峰矿区的一位好友,问我的情况才知道我走错了地方,二话没说,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两脚蹬三轮,拉上我出发了。偷偷地来到白楼,趁别人没注意把行李放到车上,溜之大吉。还好没交钱,没人注意咱。从此在教育学院稳定下来,专心学习。

    假期间还在教育学院里,后来挪到后院,把前面的门还封死。后面是个培训基地,有汽修等。好像是私人的,破破烂烂。为了这几个老师也没有换地方,毕竟认的那几个好朋友也没走。宿舍里有外屋和里屋,一开始住的是外屋,快过年的时候大多数人走了,留下的都搬进里屋。最让人难忘的是我们住的地方挨着火葬场,高高的大烟囱,每天都会放出很多魂灵。上午和下午画画时,偶然陪伴我们的是哀乐,一想又一个魂灵上天。到了后来,食堂的饭菜都是摆在外面,馒头上面还会有无数的颗粒,对,是烟尘的灰粒。吃的时候还得祈祷,罪过的不是我们,是它们自己来到这地。

    最难过的就是过年不回家,路途遥远,川资又太贵。外面的店铺都收了,以前吃的饭馆的老板也回老家山西了。我们几个人到超市买了几箱方便面和果酱与火腿,作为我们度过大年的干粮。冷清的街道,关闭的铺面,没有几个人在大街上,有也就是我们在乱转。石家庄的冬天也是不一般,军大衣紧紧的裹着身子,宿舍里准备了许多的蜂窝煤,就那么一点火星,哪有我们北方的大炉子过瘾。没事干的时候,班里也休息了。我大量的临画,赶基础。我们不回去就是为了多画画,每天变得花样去吃方便面。那味道至今忘不了,想都不想吃。

    大年三十那天,几个人一商量,租了个车去抱犊寨玩。抱犊寨地处莲花山,地势坡陡,黄金期路游是要门票的。过年这里也过年,没人啊,那么大的一座山没人。我们先转了一下莲花山,进了一座小庙,磕了几个头,祝愿来年高考中的。路过峭壁,也放上几根小木棍,说是许愿的。最后我们开始爬抱犊寨,台阶狭窄,攀索而上,每个人都是满头大汗,最后到了顶峰,地势开阔,有个道观,左右城墙护卫。来到门前一问,是要买票才能进。算了,在外面看看也不错,对于我们这些学生哪有闲钱去上香。登高望远,思家的心情难以言表。

    夜里才回到住所,大家已经把饺子包好。老师一块和我们熬年,为了惩罚我们没有包饺子,我们几个负责下饺子。一路饥饿,一边下一边吃。做完的时候已经吃饱了,别人在联欢,我偷偷的回到屋里,躺在床上,想家的滋味到现在还是 无语凝咽。当时我知道我的眼泪没和我打招呼就决堤而出,想妈妈,想家乡的月亮。大年三十没月亮,没有的东西才去想。

    过了年,方便面的味道开始缭绕。坚持到有了饭馆开门,才摆脱了那种味道。三箱方便面把自己吃成了方便面,虚弱难当。功夫不负有心人,没有回家,专业进步不少,高考美术顺利的通过合格线。

    到现在,想一想,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

    举报 回复

    # 1楼

  • 胖都督发表于2018-07-26 12:10|

    再次读来,记忆马上来。

    举报 回复

    # 2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