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等着收藏老漫画卖美金?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2

2035

如果,你从《讽刺与幽默》的发刊号到停刊号都有收藏,而且中间不差号,你说,在国际市场上,10万美金,有没有对中国现代文化关注的西方国家大学图书馆举牌?他们从中挑选出认为有用的漫画加以评论,图文一起出书,能出几套书?百万美金能赚乎?漫画在中国烂贱,但是,如果美国商人这样做了,一个中国漫画家对美国的商人创造了多少金元价值?
    《讽刺与幽默》停刊号,说来危言耸听的吧?未见得!根据中国目下有些学者的“市场资本主义”观,《讽刺与幽默》就应停刊,因为它不能赚钱,不符合“市场资本主义”原则。目前,《讽刺与幽默》是《人民日报》社这个“单位”自己出钱在支撑它,是什么思想在主宰着苦苦支撑呢?公益文化宣传思想。这种观点认为,漫画从民族民主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从反帝反殖民主义反法西斯反修正主义干涉到反人民内部的官僚主义与反腐败,漫画都是以公益文化献身的,漫画是有功劳的,在人民心目中有崇高地位的,至今人民群众还欢迎它,而且,在今天的新形势下,漫画对人民内部的官僚主义、腐败现象仍有清扫的作用,一句话,漫画的公益文化功能对人民还有用处。再说,在完全“市场资本主义”化的西方国家,完全“市场资本主义”的报业集团,也未必就把漫画赶尽杀绝了。
    《人民日报》以自己的观念支撑着《讽刺与幽默》,实在令人可敬。但是,“市场资本主义”是不考虑人民敬不敬的问题,“市场资本主义”讲的赚钱才是硬道理。君不见那个很受人民欢迎的《世界漫画》已不知所终了吗?多少报刊上的漫画副刊都销声匿迹了吗?还有几个象《讽刺与幽默》的专业刊物?谁不因为赚不到钱而顶着“市场资本主义”的压力而痛苦万分?所以,看看学者们“市场资本主义”的喧嚣态势,《讽刺与幽默》的生存实在是艰难又艰难啊!
    且看看漫画家这个队伍里,单是看看中漫网上经常冒头的那几位,他们对“市场资本主义”的宣传就卖命得很,凡是他们能见得着的,就转引到中漫网上来吆喝。可是,他们又都抱怨自己的漫画发表难,越是抱怨,又越是吆喝“市场资本主义”。有的人确实很糊涂,很低劣,自己吃的是社会主义制度的饭,却拼命吆喝“市场资本主义”,说句很不客气的话,象他那点糊涂低劣的认世能力,在完全“市场资本主义”那里,吃粪都没有老板愿意给。在完全“市场资本主义”那里,你拉出来的粪,都不属于你自己的,都是属于老板的。所以,邓小平说,中国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方法。一些漫画家的思想水平就是很低劣,不好好理解邓小平理论,思想理论水平极差。这样差的水平,能画出好漫画吗?《讽刺与幽默》等刊物,生存艰难,另一个原因是好漫画稿源太少,不痛不痒的老话题,老套子,人们都看厌了,读者自然也就越来越少。
     我们的漫画家,的确需要很深刻地研究邓小平理论啊!“市场资本主义”的喧嚣一浪高过一浪,漫画家们的确应该细细思考,完全走“市场资本主义”行不行?漫画家应该有自己独立思考后的自我见解。漫画家毕竟不是政论家,我们是用艺术说话,所以要认真地研究漫画艺术的表达方式。最近吴之如说华君武漫画是“官画”,不如廖冰兄的“民画”。这种看法说法就浅薄低级了。有人还为此举出廖冰兄的《“坛中人”》等来支持吴之如的观点。事实上,诸如华君武的《猴龙对话》,为捍卫马克思主义而画,其艺术表现形式之含蓄,就比《“坛中人”》的直白性比喻更耐人寻味。漫画家们为什么不从前辈大师那里去学习艺术成就呢?为什么不用他们的艺术成就来启发自己的艺术创新呢?总是思想浅薄,在老套子上打转转,人民群众能对我们如此没有创造性而还要欢迎么?“漫画死了!”漫画家自己有没有责任呢?华君武作美术领导,真还是偏向于漫画的,对中国的漫画,对漫画家个人的前途,作过不少的好事。吴之如把廖冰兄的一句玩笑话拿来上升成学术语言攻击华君武,对漫画本来就生存艰难的生存有什么好处呢?
    象吴之如这种吃社会主义制度的漫画饭,吃得昏头而荒唐的人真还不少。《讽刺与幽默》艰难啦,怎么不艰难呢?这些昏头荒唐,真的要《讽刺与幽默》停刊你们才快乐吗?真的希望它成为文物好到国际市场上去卖美金吗?
              罗兴发    2009年10月10日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罗兴发发表于2009-10-10 17:01|

    如果,你从《讽刺与幽默》的发刊号到停刊号都有收藏,而且中间不差号,你说,在国际市场上,10万美金,有没有对中国现代文化关注的西方国家大学图书馆举牌?他们从中挑选出认为有用的漫画加以评论,图文一起出书,能出几套书?百万美金能赚乎?漫画在中国烂贱,但是,如果美国商人这样做了,一个中国漫画家对美国的商人创造了多少金元价值?
        《讽刺与幽默》停刊号,说来危言耸听的吧?未见得!根据中国目下有些学者的“市场资本主义”观,《讽刺与幽默》就应停刊,因为它不能赚钱,不符合“市场资本主义”原则。目前,《讽刺与幽默》是《人民日报》社这个“单位”自己出钱在支撑它,是什么思想在主宰着苦苦支撑呢?公益文化宣传思想。这种观点认为,漫画从民族民主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从反帝反殖民主义反法西斯反修正主义干涉到反人民内部的官僚主义与反腐败,漫画都是以公益文化献身的,漫画是有功劳的,在人民心目中有崇高地位的,至今人民群众还欢迎它,而且,在今天的新形势下,漫画对人民内部的官僚主义、腐败现象仍有清扫的作用,一句话,漫画的公益文化功能对人民还有用处。再说,在完全“市场资本主义”化的西方国家,完全“市场资本主义”的报业集团,也未必就把漫画赶尽杀绝了。
        《人民日报》以自己的观念支撑着《讽刺与幽默》,实在令人可敬。但是,“市场资本主义”是不考虑人民敬不敬的问题,“市场资本主义”讲的赚钱才是硬道理。君不见那个很受人民欢迎的《世界漫画》已不知所终了吗?多少报刊上的漫画副刊都销声匿迹了吗?还有几个象《讽刺与幽默》的专业刊物?谁不因为赚不到钱而顶着“市场资本主义”的压力而痛苦万分?所以,看看学者们“市场资本主义”的喧嚣态势,《讽刺与幽默》的生存实在是艰难又艰难啊!
        且看看漫画家这个队伍里,单是看看中漫网上经常冒头的那几位,他们对“市场资本主义”的宣传就卖命得很,凡是他们能见得着的,就转引到中漫网上来吆喝。可是,他们又都抱怨自己的漫画发表难,越是抱怨,又越是吆喝“市场资本主义”。有的人确实很糊涂,很低劣,自己吃的是社会主义制度的饭,却拼命吆喝“市场资本主义”,说句很不客气的话,象他那点糊涂低劣的认世能力,在完全“市场资本主义”那里,吃粪都没有老板愿意给。在完全“市场资本主义”那里,你拉出来的粪,都不属于你自己的,都是属于老板的。所以,邓小平说,中国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方法。一些漫画家的思想水平就是很低劣,不好好理解邓小平理论,思想理论水平极差。这样差的水平,能画出好漫画吗?《讽刺与幽默》等刊物,生存艰难,另一个原因是好漫画稿源太少,不痛不痒的老话题,老套子,人们都看厌了,读者自然也就越来越少。
         我们的漫画家,的确需要很深刻地研究邓小平理论啊!“市场资本主义”的喧嚣一浪高过一浪,漫画家们的确应该细细思考,完全走“市场资本主义”行不行?漫画家应该有自己独立思考后的自我见解。漫画家毕竟不是政论家,我们是用艺术说话,所以要认真地研究漫画艺术的表达方式。最近吴之如说华君武漫画是“官画”,不如廖冰兄的“民画”。这种看法说法就浅薄低级了。有人还为此举出廖冰兄的《“坛中人”》等来支持吴之如的观点。事实上,诸如华君武的《猴龙对话》,为捍卫马克思主义而画,其艺术表现形式之含蓄,就比《“坛中人”》的直白性比喻更耐人寻味。漫画家们为什么不从前辈大师那里去学习艺术成就呢?为什么不用他们的艺术成就来启发自己的艺术创新呢?总是思想浅薄,在老套子上打转转,人民群众能对我们如此没有创造性而还要欢迎么?“漫画死了!”漫画家自己有没有责任呢?华君武作美术领导,真还是偏向于漫画的,对中国的漫画,对漫画家个人的前途,作过不少的好事。吴之如把廖冰兄的一句玩笑话拿来上升成学术语言攻击华君武,对漫画本来就生存艰难的生存有什么好处呢?
        象吴之如这种吃社会主义制度的漫画饭,吃得昏头而荒唐的人真还不少。《讽刺与幽默》艰难啦,怎么不艰难呢?这些昏头荒唐,真的要《讽刺与幽默》停刊你们才快乐吗?真的希望它成为文物好到国际市场上去卖美金吗?
                  罗兴发    2009年10月10日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