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4颗星星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9

2888

N年之前,我爱极了电影。那时也没电影院啥的,我到处赶场,专蹭露天的看。看来看去,觉得方舒和林芳兵是全中国的女演员里面最好看的。除了电影,我还爱死了连环画,每天放了学,头件事就去文化站的图书室,一分钱看一本,也不知总共看了多少本,看来看去,那么多画小人书的画家里面,我就觉得贺友直和施大畏是最厉害的。如果说,在我的幼小心灵里面,电影和小人书是一个文艺天空的话,那么,方舒林芳兵贺友直施大畏,就是上面最闪耀的四颗星星。

回忆起来,方舒是一个熟女妈咪的形象,而林芳兵长得有点儿幼齿嫩草。后来,我到了懂得把女人归类的年纪,自觉地检讨了一下,有点儿奇怪,这貌似极端的两者,怎么都会入我眼球呢?再后来,做了几年熟男之后,我明白了,原来我从小就是一个审美比较兼容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当然,更是一个缺乏母爱的人。

两个当年的美女,时间上去推算,可能暮色正在降临,至少也升级成了奶奶,或者外婆。我刚才在一本四边卷毛的‘上影画报’上,看到了年轻时的她们。‘真美。’有曾经的好感垫底,我的情窦貌似再开,禁不住脱口而出。旁边的建国兄也在翻书,听得我这声赞叹,凑过来一看,说了句在我看来虽然无厘头却是意味深长的话:‘看看已经很足够,比起拥有更持久’

03年,贺友直先生在深圳书城签名售书,恰好我路过那里,我整了衣冠,激动地拨开众人,在书墙的后面,终于荣幸地见到了我四个偶像里面的这一个。我一口气买了5本贺先生的新书,最主要的是,我握到了贺先生拿画笔的右手,感觉幸福感在汩汩流淌。

施大畏,多么雄壮有力的名字,我曾经想象,他一定是长发飘飘络腮潇潇的大男人。今天我特地上网搜索了一下,发现施先生今年60岁了,精神依然抖擞,跟我一样,清秀斯文,玉树临风,帅哥一名。我太倾慕这个画风潇洒恣肆的前辈了,特此小漫一幅,以表怀旧之情。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江东酒鬼发表于2009-08-10 12:21|

    N年之前,我爱极了电影。那时也没电影院啥的,我到处赶场,专蹭露天的看。看来看去,觉得方舒和林芳兵是全中国的女演员里面最好看的。除了电影,我还爱死了连环画,每天放了学,头件事就去文化站的图书室,一分钱看一本,也不知总共看了多少本,看来看去,那么多画小人书的画家里面,我就觉得贺友直和施大畏是最厉害的。如果说,在我的幼小心灵里面,电影和小人书是一个文艺天空的话,那么,方舒林芳兵贺友直施大畏,就是上面最闪耀的四颗星星。

    回忆起来,方舒是一个熟女妈咪的形象,而林芳兵长得有点儿幼齿嫩草。后来,我到了懂得把女人归类的年纪,自觉地检讨了一下,有点儿奇怪,这貌似极端的两者,怎么都会入我眼球呢?再后来,做了几年熟男之后,我明白了,原来我从小就是一个审美比较兼容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当然,更是一个缺乏母爱的人。

    两个当年的美女,时间上去推算,可能暮色正在降临,至少也升级成了奶奶,或者外婆。我刚才在一本四边卷毛的‘上影画报’上,看到了年轻时的她们。‘真美。’有曾经的好感垫底,我的情窦貌似再开,禁不住脱口而出。旁边的建国兄也在翻书,听得我这声赞叹,凑过来一看,说了句在我看来虽然无厘头却是意味深长的话:‘看看已经很足够,比起拥有更持久’

    03年,贺友直先生在深圳书城签名售书,恰好我路过那里,我整了衣冠,激动地拨开众人,在书墙的后面,终于荣幸地见到了我四个偶像里面的这一个。我一口气买了5本贺先生的新书,最主要的是,我握到了贺先生拿画笔的右手,感觉幸福感在汩汩流淌。

    施大畏,多么雄壮有力的名字,我曾经想象,他一定是长发飘飘络腮潇潇的大男人。今天我特地上网搜索了一下,发现施先生今年60岁了,精神依然抖擞,跟我一样,清秀斯文,玉树临风,帅哥一名。我太倾慕这个画风潇洒恣肆的前辈了,特此小漫一幅,以表怀旧之情。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