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吕贵(原创讽刺小说)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1

10981

吕贵,这人应该算做我的同事,这人常年不上班,可他的工资总是由领导派人送到家里去。

        有人夸吕贵的脑子灵活,聪明。吕贵抽烟从来不自己买,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都要以给主人帮忙招待客人的名义回扣些香烟,死皮赖脸的划拉点。他打麻将从来不输钱,反正即使输了也不认帐。吕贵打出租车也出来不花钱,有的是绝招。他兜里有两张假币,一张100元的,一张10元的,下车的时候他拿出100元的付帐,司机一看是假币,就说有零的吗,找不开。于是吕贵就把准备好的10元假币拿出来,司机一见假币只好说,下次有再说吧。吕贵打出租车经常是免费的。

        他可以在酒桌上大声的放屁,大声的吃菜,大声的,不停的用手机讲话。他会在别人的茶叶水里兑上半下尿,他会把痰吐在饭店窗外的玻璃上,他会往人家的鱼缸里弹烟灰。

        同事们背后议论着,骂得有来道趣.嘴上在骂,可还有人心里面却崇拜得很不得了。不管是谁,只要是沾染了流氓作风,就有人崇拜。越是流氓就越会煽动,号召力也就越强。文明的东西远不及流氓的玩意儿有传染力。坏水多一点也可以算做一种本领吧。吕贵靠坏水活的潇洒,滋润。坏水有时像一滴润滑油,老歹们就拿他当作解决危难的工具。流氓们在社会上总生活得自由,什么规则也不需要讲.怎么痛快就怎么来,怎么来就怎么获得支持。所谓的好人们在好人面前喜欢去分辩善良和丑恶,在恶人面前就喜欢服从,身不由己去地点头,逢迎。生怕吃亏,平时原则性越强的就越是不讲原则。

        吕贵喜欢闹,所谓的会开玩笑。同样的玩笑别人开,对方会鸡眼。吕贵开玩笑别人都能迎合得和好,那状态比拍电视剧要成功,不用试镜头,从来不会迎合的不成功而从来。他可以轻易摸女同事的胸,拍女同事的屁股,不管是下流动作还是下流话在他身上,人们会认为是正常。他会给所有人制造烦恼和麻烦,让身边的人感觉到不自在。领导们各个也都怕他似的。别人都要受厂子劳动纪律的约束,惟有他来去自如,越是优秀的领导在他面前就越像是有了短处。我们最神气的那个领导见了谁都神气,见了吕贵,就像耗子刚刚吃过毒鼠强,头歪眼斜,找不到东西南北。

       肚子里的坏水往往是歹人们的生存本领 ,就是有人凭着它,如鱼得水,春风得意。吕贵的嬉笑和打闹可以过分,可以在夏天浇人家的凉水,可以把煤灰装入人家的裤衩内。再人熟睡的时候他可以把脏东西放入人家的嘴里,或解开人家的裤带,使人家出丑。或在地面安装个什么机关,使人摔倒。吕贵总能在别人倒霉的时候笑得仰面朝天,所有人都必需跟着笑,若谁不跟他合群,那他可能会必然的搞搞谁,叫谁的日子不好过。工厂里有很完善的规章制度,是用来约束所谓的老实人的,可从来约束不了吕贵。在厂子里偷一个阀门可能会被罚款或者下岗,吕贵就不同,吕贵会提前跟有关方面打声招呼,厂子的看大门老头会放行。木材车间不可以吸烟,吕贵可以来个例外,防火科的同志会假装的看不见他的所为。吕贵的生育能力也极强,他有一儿一女,分别是他第一个前妻和第二个前妻生的,现在儿女们都在国外接受高等的教育。

      厂子规定精神病可以提前退休,吕贵就给自己办了个精神病的指标,在家里开了个木器加工厂,自己当了私企业厂长。原料是没有什么成本的,我们厂长会派人给吕贵送去原料。

      我们如今都下岗了,听说吕贵的厂子还挺红火,吕贵是远近文明的企业家啦。

                                                                 08.3.12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方延东(画风子)发表于2008-10-16 09:47|

    吕贵,这人应该算做我的同事,这人常年不上班,可他的工资总是由领导派人送到家里去。

            有人夸吕贵的脑子灵活,聪明。吕贵抽烟从来不自己买,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都要以给主人帮忙招待客人的名义回扣些香烟,死皮赖脸的划拉点。他打麻将从来不输钱,反正即使输了也不认帐。吕贵打出租车也出来不花钱,有的是绝招。他兜里有两张假币,一张100元的,一张10元的,下车的时候他拿出100元的付帐,司机一看是假币,就说有零的吗,找不开。于是吕贵就把准备好的10元假币拿出来,司机一见假币只好说,下次有再说吧。吕贵打出租车经常是免费的。

            他可以在酒桌上大声的放屁,大声的吃菜,大声的,不停的用手机讲话。他会在别人的茶叶水里兑上半下尿,他会把痰吐在饭店窗外的玻璃上,他会往人家的鱼缸里弹烟灰。

            同事们背后议论着,骂得有来道趣.嘴上在骂,可还有人心里面却崇拜得很不得了。不管是谁,只要是沾染了流氓作风,就有人崇拜。越是流氓就越会煽动,号召力也就越强。文明的东西远不及流氓的玩意儿有传染力。坏水多一点也可以算做一种本领吧。吕贵靠坏水活的潇洒,滋润。坏水有时像一滴润滑油,老歹们就拿他当作解决危难的工具。流氓们在社会上总生活得自由,什么规则也不需要讲.怎么痛快就怎么来,怎么来就怎么获得支持。所谓的好人们在好人面前喜欢去分辩善良和丑恶,在恶人面前就喜欢服从,身不由己去地点头,逢迎。生怕吃亏,平时原则性越强的就越是不讲原则。

            吕贵喜欢闹,所谓的会开玩笑。同样的玩笑别人开,对方会鸡眼。吕贵开玩笑别人都能迎合得和好,那状态比拍电视剧要成功,不用试镜头,从来不会迎合的不成功而从来。他可以轻易摸女同事的胸,拍女同事的屁股,不管是下流动作还是下流话在他身上,人们会认为是正常。他会给所有人制造烦恼和麻烦,让身边的人感觉到不自在。领导们各个也都怕他似的。别人都要受厂子劳动纪律的约束,惟有他来去自如,越是优秀的领导在他面前就越像是有了短处。我们最神气的那个领导见了谁都神气,见了吕贵,就像耗子刚刚吃过毒鼠强,头歪眼斜,找不到东西南北。

           肚子里的坏水往往是歹人们的生存本领 ,就是有人凭着它,如鱼得水,春风得意。吕贵的嬉笑和打闹可以过分,可以在夏天浇人家的凉水,可以把煤灰装入人家的裤衩内。再人熟睡的时候他可以把脏东西放入人家的嘴里,或解开人家的裤带,使人家出丑。或在地面安装个什么机关,使人摔倒。吕贵总能在别人倒霉的时候笑得仰面朝天,所有人都必需跟着笑,若谁不跟他合群,那他可能会必然的搞搞谁,叫谁的日子不好过。工厂里有很完善的规章制度,是用来约束所谓的老实人的,可从来约束不了吕贵。在厂子里偷一个阀门可能会被罚款或者下岗,吕贵就不同,吕贵会提前跟有关方面打声招呼,厂子的看大门老头会放行。木材车间不可以吸烟,吕贵可以来个例外,防火科的同志会假装的看不见他的所为。吕贵的生育能力也极强,他有一儿一女,分别是他第一个前妻和第二个前妻生的,现在儿女们都在国外接受高等的教育。

          厂子规定精神病可以提前退休,吕贵就给自己办了个精神病的指标,在家里开了个木器加工厂,自己当了私企业厂长。原料是没有什么成本的,我们厂长会派人给吕贵送去原料。

          我们如今都下岗了,听说吕贵的厂子还挺红火,吕贵是远近文明的企业家啦。

                                                                     08.3.12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