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兵团---罗家屋子纪事4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2

4077

〈哈耷蹄子〉     --罗家屋子纪事  董建国
刚刚来到这片黄河滩地的时候,生产点共有十几头牲灵,个头最巨的当数那头叫“火神爷”的大公牛,它膀宽腰阔,凶猛无比。据说火神爷原是科研连的一头种牛,自从两头母牛命丧黄泉后它被发落到这片方圆几十里不见雌性活物的地角儿,每天拖着一驾与它极不相称的小水车到黄河边拉水,过去的威风荡然无存。几匹马的大号多源于身上的毛色—“大青马”“老黑”“花豹子”--,只有一匹例外—“哈耷蹄子”。
  哈耷蹄子其实是一匹非常的马驹:通身枣红,四蹄踏雪,鬃梢金黄,额心一线银白,只是前蹄有点下塌便有了这个称谓。在那个宗尚“高,大,全”的年代,要么是英雄,要么是坏蛋,只因这一点缺陷哈耷蹄子便被打入了最底层。
  那时地里的劳作大都是机械,几匹马除偶尔挂车到几十里外拉回点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需品大多时在马厩前的那一小片空地上熬时儿。
  马厩很大,阔八间高两丈,青砖砌基红瓦盖顶,是这片荒滩上最雄伟的建筑,当马儿从那高大的门洞以“主人”的姿态步出的时候气宇昂扬,只有哈耷蹄子,低头垂尾两眼怯怯的尾随在最后,无论那位同族或一回首或一止步它都会赶忙后退几步。即使那头满身生满白斑的疵苈头懒牛在哈耷蹄子面前也会威风八面。
  每天人们总会看到哈耷蹄子孤独地卧在墙旮旯的那一小块阴影中,它辛辛苦苦用蹄子刨出的那一方松软的安乐窝早被同胞们占据。
  当天空渐暗,养足精神的牲灵们陆续进入大房用餐,食谱是一成不变的-干草拌黄豆,黄豆是由有大学文凭的教授级大厨亲手烹制,这位当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的水利专家如今已对黄豆加工驾轻就熟。
  料一入槽马儿们并不急于用餐而是用嘴在食槽里拱来拱去,直到料豆都落到槽底才不慌不忙地将干草推到一边慢慢去受用槽底那一层料中精华。这时的哈耷蹄子总是捱在后面,只要稍一靠前同类们会一摆头把它推到一边,直到槽底的料豆被吃的精光哈耷蹄子才会战战微微的靠上来默默的徂嚼那一簇剩余的干草。
  哈耷蹄子干活从不惜力,每次出车它是最卖力的一个,尽管如此哈耷蹄子却从来没拉过正套,三挂马车驾辕的自然是资格最老的“黄毛”“老黑”。花豹子一流拉正套,只有边套才是哈耷蹄子的位置。每次上坡,拉浯不论它如何拼尽全力但鞭子总是落在它的身上,因为只有把鞭子打在边套上才会使后面驾辕的精神振作,这似乎有点杀鸡吓猴的意思。苦的却是哈耷蹄子。
  几年来,哈耷蹄子在屈虏,歧视,怨愤中默默地忍受着,没见过它一次撒欢,没听过它一声嘶鸣,更没见过它一丝抗挣。
一天,        突然马厩那边传来消息:哈耷蹄子不见了!
于是人们纷纷四处寻找,几天下来没有任何踪影,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消息—
它走了-再也没回来。它会找得到夜宿的地方吗?它会熬过那无草无粮的严冬吗?
一日我梦到:夕阳下,哈耷蹄子站在黄河边一个高高的土丘上面对滔滔黄水,昂首挺胸,对天长嘶---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冬阳发表于2006-08-15 16:09|

    〈哈耷蹄子〉     --罗家屋子纪事  董建国
    刚刚来到这片黄河滩地的时候,生产点共有十几头牲灵,个头最巨的当数那头叫“火神爷”的大公牛,它膀宽腰阔,凶猛无比。据说火神爷原是科研连的一头种牛,自从两头母牛命丧黄泉后它被发落到这片方圆几十里不见雌性活物的地角儿,每天拖着一驾与它极不相称的小水车到黄河边拉水,过去的威风荡然无存。几匹马的大号多源于身上的毛色—“大青马”“老黑”“花豹子”--,只有一匹例外—“哈耷蹄子”。
      哈耷蹄子其实是一匹非常的马驹:通身枣红,四蹄踏雪,鬃梢金黄,额心一线银白,只是前蹄有点下塌便有了这个称谓。在那个宗尚“高,大,全”的年代,要么是英雄,要么是坏蛋,只因这一点缺陷哈耷蹄子便被打入了最底层。
      那时地里的劳作大都是机械,几匹马除偶尔挂车到几十里外拉回点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需品大多时在马厩前的那一小片空地上熬时儿。
      马厩很大,阔八间高两丈,青砖砌基红瓦盖顶,是这片荒滩上最雄伟的建筑,当马儿从那高大的门洞以“主人”的姿态步出的时候气宇昂扬,只有哈耷蹄子,低头垂尾两眼怯怯的尾随在最后,无论那位同族或一回首或一止步它都会赶忙后退几步。即使那头满身生满白斑的疵苈头懒牛在哈耷蹄子面前也会威风八面。
      每天人们总会看到哈耷蹄子孤独地卧在墙旮旯的那一小块阴影中,它辛辛苦苦用蹄子刨出的那一方松软的安乐窝早被同胞们占据。
      当天空渐暗,养足精神的牲灵们陆续进入大房用餐,食谱是一成不变的-干草拌黄豆,黄豆是由有大学文凭的教授级大厨亲手烹制,这位当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的水利专家如今已对黄豆加工驾轻就熟。
      料一入槽马儿们并不急于用餐而是用嘴在食槽里拱来拱去,直到料豆都落到槽底才不慌不忙地将干草推到一边慢慢去受用槽底那一层料中精华。这时的哈耷蹄子总是捱在后面,只要稍一靠前同类们会一摆头把它推到一边,直到槽底的料豆被吃的精光哈耷蹄子才会战战微微的靠上来默默的徂嚼那一簇剩余的干草。
      哈耷蹄子干活从不惜力,每次出车它是最卖力的一个,尽管如此哈耷蹄子却从来没拉过正套,三挂马车驾辕的自然是资格最老的“黄毛”“老黑”。花豹子一流拉正套,只有边套才是哈耷蹄子的位置。每次上坡,拉浯不论它如何拼尽全力但鞭子总是落在它的身上,因为只有把鞭子打在边套上才会使后面驾辕的精神振作,这似乎有点杀鸡吓猴的意思。苦的却是哈耷蹄子。
      几年来,哈耷蹄子在屈虏,歧视,怨愤中默默地忍受着,没见过它一次撒欢,没听过它一声嘶鸣,更没见过它一丝抗挣。
    一天,        突然马厩那边传来消息:哈耷蹄子不见了!
    于是人们纷纷四处寻找,几天下来没有任何踪影,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消息—
    它走了-再也没回来。它会找得到夜宿的地方吗?它会熬过那无草无粮的严冬吗?
    一日我梦到:夕阳下,哈耷蹄子站在黄河边一个高高的土丘上面对滔滔黄水,昂首挺胸,对天长嘶---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