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民族英雄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2

2762

吾友文哥,深圳本地崽,黑白两只手,两只手都很硬。酒鬼去找他喝茶,文哥正在玩飞镖,那镖靶的正中,居然是一个狗皮膏药。我盯着看了三秒钟,正准备赞美一下,文哥走过来,拍拍我的肩,凛然道:‘银三记古谁无洗,楼垂丹森叫汗青。酒鬼啊,八吼依稀啦~我系文天祥的孙几啦,你不机道咩?’

      据说这两天,日本鬼子正在蹂躏钓鱼岛,酒鬼作为一个铁杆的钓鱼发烧者,内心的愤慨,当然是十分汹涌的。想到这里,我给文哥作了一个揖,切齿道:‘文哥,您是民族英雄,我顶。’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江东酒鬼发表于2008-06-20 09:03|

    吾友文哥,深圳本地崽,黑白两只手,两只手都很硬。酒鬼去找他喝茶,文哥正在玩飞镖,那镖靶的正中,居然是一个狗皮膏药。我盯着看了三秒钟,正准备赞美一下,文哥走过来,拍拍我的肩,凛然道:‘银三记古谁无洗,楼垂丹森叫汗青。酒鬼啊,八吼依稀啦~我系文天祥的孙几啦,你不机道咩?’

          据说这两天,日本鬼子正在蹂躏钓鱼岛,酒鬼作为一个铁杆的钓鱼发烧者,内心的愤慨,当然是十分汹涌的。想到这里,我给文哥作了一个揖,切齿道:‘文哥,您是民族英雄,我顶。’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