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这幅漫画的味在哪里?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漫话漫画

3

1493

这幅漫画的味在哪里?

*罗兴发*

     下面一幅漫画,被评论为“没有漫画的幽默味”。

     这个评论显然是“文不对题”了。纰漏之所在,第一是并未了知这幅漫画的味道,第二是把幽默当了漫画的唯一味道。

    这幅画的构思,如果没有两幅国画立轴作为人物的背景,那真是毫无味道可言。漫画之味道就出在这立轴的国画上,以竹喻男主人公“高风亮节”,以荷花喻女主人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高风亮节”出自郑板桥的诗句:“淡烟古墨纵横,写出此君半面。不须日报平安,高节清风曾见。”“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出自周敦颐的《爱莲说》。这幅漫画给人品味的不是幽默,是诗的味道。

    漫画味诗,是漫画大师丰子恺的一绝,唯丰子恺独长。今能够理解丰子恺的漫画人,已经不多了,所以“幽默”成了漫画之“灵魂”的误导,有时候甚至成了“金玉良言”。漫画喜欢画滑稽,结果一些所谓的漫画人自己却在那里扮演滑稽。漫画喜欢讽刺,一些所谓漫画人自己却常常被漫画艺术的真理所讽刺。这种被漫画艺术真理所讽刺的事迹多多,顺手拈来一例,言:“漫画的功能是讽刺,歌颂漫画是什么玩意?”殊不知,丰子恺艺术之一绝,以漫画味诗,就对人性的善美奉以歌颂的鲜花。再举所谓漫画人被漫画艺术真理讽刺的一例:漫画界一些所谓漫画人,常常以不识诗而为荣。这种为荣在帮派的小圈子里沾沾自喜,能够获得同流者几声附和,固然荣誉,但是,在整个漫画读者大海里,就难逃被读者轻视为浅薄了。丰子恺大师诗歌了得!丰子恺漫画味诗的艺术一绝了得!老读者热爱丰子恺漫画,很多就爱他的漫画味诗一绝。

     今,能够读到一幅能够味诗的漫画,甚喜。

     此画也有美中不足。题目《冰清玉洁人一双》,欲示文采,反倒失陷于俗。“冰清玉洁”,固然欲引读者联想王昌龄诗“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但是,后面三字“人一双”与“冰清玉洁”的文采就很不相配了,就难免有狗尾续貂的俗气了。以前我写过一篇《侃画题》讲,对画题的思量是很显学问的。此画题只是单纯考虑了引典的所谓学问效果,但是,忽略了题目文字与画之内容的紧密联系。立轴画竹已喻“高风亮节”,再以“冰清玉洁”颂扬之,显然是累赘堆砌,而且造成意境的节外生枝,既然已经有了竹子的意境,又另端一把玉壶,境界不一也。当然,国画小品里专门有竹子与茶壶配画的,这已经是“闲淡”之境了。“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荷花既然已经喻了女人,再以茶壶比喻荷花,就有些说不通了。画题追求表面的堂皇,不能紧密结合画意,堂而皇之是立不起的!这幅画在立意构图上已经富有了诗的味道,题目朴实一些,要义是能够机连画意,反倒让画中的诗味更显现。顺手拈“两口子”三字作题,未必就不好。“两口子”看是俗语,但画中有诗味,从全画看,俗而示雅,趣也。

     趣味,未必就只幽默焉?趣味比幽默在审美功能上更悠长深厚。幽默怎能作漫画的灵魂耳?

                                              2014、9、13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野鹤放云发表于2014-09-13 12:02|

    这幅漫画的味在哪里?

    *罗兴发*

         下面一幅漫画,被评论为“没有漫画的幽默味”。

         这个评论显然是“文不对题”了。纰漏之所在,第一是并未了知这幅漫画的味道,第二是把幽默当了漫画的唯一味道。

        这幅画的构思,如果没有两幅国画立轴作为人物的背景,那真是毫无味道可言。漫画之味道就出在这立轴的国画上,以竹喻男主人公“高风亮节”,以荷花喻女主人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高风亮节”出自郑板桥的诗句:“淡烟古墨纵横,写出此君半面。不须日报平安,高节清风曾见。”“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出自周敦颐的《爱莲说》。这幅漫画给人品味的不是幽默,是诗的味道。

        漫画味诗,是漫画大师丰子恺的一绝,唯丰子恺独长。今能够理解丰子恺的漫画人,已经不多了,所以“幽默”成了漫画之“灵魂”的误导,有时候甚至成了“金玉良言”。漫画喜欢画滑稽,结果一些所谓的漫画人自己却在那里扮演滑稽。漫画喜欢讽刺,一些所谓漫画人自己却常常被漫画艺术的真理所讽刺。这种被漫画艺术真理所讽刺的事迹多多,顺手拈来一例,言:“漫画的功能是讽刺,歌颂漫画是什么玩意?”殊不知,丰子恺艺术之一绝,以漫画味诗,就对人性的善美奉以歌颂的鲜花。再举所谓漫画人被漫画艺术真理讽刺的一例:漫画界一些所谓漫画人,常常以不识诗而为荣。这种为荣在帮派的小圈子里沾沾自喜,能够获得同流者几声附和,固然荣誉,但是,在整个漫画读者大海里,就难逃被读者轻视为浅薄了。丰子恺大师诗歌了得!丰子恺漫画味诗的艺术一绝了得!老读者热爱丰子恺漫画,很多就爱他的漫画味诗一绝。

         今,能够读到一幅能够味诗的漫画,甚喜。

         此画也有美中不足。题目《冰清玉洁人一双》,欲示文采,反倒失陷于俗。“冰清玉洁”,固然欲引读者联想王昌龄诗“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但是,后面三字“人一双”与“冰清玉洁”的文采就很不相配了,就难免有狗尾续貂的俗气了。以前我写过一篇《侃画题》讲,对画题的思量是很显学问的。此画题只是单纯考虑了引典的所谓学问效果,但是,忽略了题目文字与画之内容的紧密联系。立轴画竹已喻“高风亮节”,再以“冰清玉洁”颂扬之,显然是累赘堆砌,而且造成意境的节外生枝,既然已经有了竹子的意境,又另端一把玉壶,境界不一也。当然,国画小品里专门有竹子与茶壶配画的,这已经是“闲淡”之境了。“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荷花既然已经喻了女人,再以茶壶比喻荷花,就有些说不通了。画题追求表面的堂皇,不能紧密结合画意,堂而皇之是立不起的!这幅画在立意构图上已经富有了诗的味道,题目朴实一些,要义是能够机连画意,反倒让画中的诗味更显现。顺手拈“两口子”三字作题,未必就不好。“两口子”看是俗语,但画中有诗味,从全画看,俗而示雅,趣也。

         趣味,未必就只幽默焉?趣味比幽默在审美功能上更悠长深厚。幽默怎能作漫画的灵魂耳?

                                                  2014、9、13


    本贴最后由 野鹤放云 于 2014-09-13 12:14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楼

  • 野鹤放云发表于2014-09-13 12:38|

    关于“漫画味诗”这个用语,约为解释。
    这里的“味”,当“言”字讲,也可以当“藏”字、“寓”字等等讲,
    作谓语,“诗”字是宾语。
    因为“味”字比“言”字要有味道得多,
    所以取“味”字不用“言”字。修辞是讲把语言弄美的学问,
    所以就有了用字进行借贷的学问。
    这个用语是从分析丰子恺漫画艺术推导出来的,
    属于漫画艺术理论里的专用术语,修辞借贷而形成的这个概念,
    其内涵的清楚明白,甚至不需要解释,即可“望文生义”焉。
    本贴最后由 野鹤放云 于 2014-09-13 12:53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2楼

  • 野鹤放云发表于2014-09-13 17:39|

    海边人国画《一片春心付海棠》,图画无诗,画题有诗,故画题提升了画品。

    对比前面一幅漫画的取题,由此可见,取画题是很讲究学问的。


    本贴最后由 野鹤放云 于 2014-09-13 17:42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3楼

  • 野鹤放云发表于2014-09-13 20:22|

    成教授的国画《胡杨颂》,笔墨简拙老到,练达酣畅,别具一格。味不在诗,味在笔墨。味,在中国艺术审美价值上,很独特。言尽而味无穷,真是语言难以表达的哟。前画《冰清玉洁人一双》,还不能以“笔墨”言之,故将成先生的画呈于此。

    (我的电脑知识确实少得可怜,不知为什么要反反复复修改小了才能够发得上来。画变小了,实在有负成先生,很歉意。)


    举报 回复

    # 4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