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感叹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漫话漫画

3

1532

《谈诗一例》这篇文章,仍然有朋友能够读懂,欣慰尔。再次感谢了。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野鹤放云发表于2014-08-22 09:12|

    《谈诗一例》这篇文章,仍然有朋友能够读懂,欣慰尔。再次感谢了。 本贴最后由 野鹤放云 于 2014-08-22 09:31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楼

  • 海边人发表于2014-10-02 12:33|

    在一个山谷的禅房里有一位老禅师,他发现自己有一个徒弟非常勤奋,不管是去化缘,还是去厨房洗菜,这个徒弟从早到晚,忙碌不停。

      但是这小徒弟内心很挣扎,他的眼圈越来越黑,终于,他忍不住来找师傅。

      他对老禅师说:“师傅,我太累,可也没见什么成就,是什么原因呀?”

      老禅师沉思了片刻,说:“你把平常化缘的钵拿过来。”

      小徒弟就把那个钵取来了,老禅师说:“好,把它放在这里吧,你再去给我拿几个核桃过来装满。”

      小徒弟不知道师傅的用意,捧了一堆核桃进来。这十来个核桃一放到碗里,整个碗就都装满了。

      老禅师问小徒弟:“你还能拿更多的核桃往碗里放吗?”

      “拿不了了,再放核桃进去就该往下滚了。”

      “哦,碗已经满了是吗?你再捧些大米过来。”

      小徒弟又捧来了一些大米,他沿着核桃的缝隙把大米倒进碗里,竟然又放了很多大米进去,一直放到都开始往外掉了。小徒弟才停了下来,突然间好像有所悟:“哦,原来碗刚才还没有满。”

      “那现在满了吗?”

      “现在满了。”

      “你再去取些水来。”

      小徒弟又去拿水,他拿了一瓢水往碗里倒,在小半碗水倒进去之后,这次连缝隙都被填满了。

      老禅师问小徒弟:“这次满了吗?”

      小徒弟看着碗满了,但却不敢回答,他不知道师傅是不是还能放进去什么东西。

      老禅师笑着说:“你再去拿一勺盐过来。”

      老禅师又把盐化在水里,水一点儿都没溢出去。

      小徒弟似有所悟。老禅师问他:“你说这说明了什么呢?”

      小和尚说:“我知道了,这说明了时间只要挤挤总是会有的。”

      老禅师却笑着摇了摇头,说:“这并不是我想要告诉你的。”接着老禅师又把碗里的那些东西倒回到了盆里,腾出了一只空碗。老禅师缓缓地操作,边倒边说:“刚才我们先放的是核桃,现在我们倒着来,看看会怎么样?”老禅师先放了一勺盐,再往里倒水,倒满之后,当再往碗里放大米的时候,水已经开始往外溢了,而当碗里装满了大米的时候,老禅师问小徒弟:“你看,现在碗里还能放得下核桃吗?”

      老禅师说:“如果你的生命是一只碗,当碗中全都是这些大米般细小的事情时,你的那些大核桃又怎么放得进去呢?”

      小徒弟这次才彻底明白了。

      如果您整日奔波,异常的忙碌,那么,您很有必要想一想:“我们怎样才能先将核桃装进生命当中呢?如果生命是一只碗,又该怎样区别核桃和大米呢?”

      如果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的核桃是什么,生活就简单轻松了。我们要把核桃先放进生命的碗里去,否则一辈子就会在大米、芝麻、水这些细小的事情当中,核桃就放不进去了。

    举报 回复

    # 2楼

  • 野鹤放云发表于2014-10-03 11:13|

    感叹与“叹感”

    *罗兴发*

        “感叹”一词肯定是不能在文章语句里倒过来用的。但是,如果能够把“感叹”时的情感倒过来用,试试看,情况真的会不同。事实上,就社会上的思维而言,肯定有。例如,当有人津津乐道于凭一点空发的感叹而赚点银子时,肯定也有人对此叹息而有所感悟。我就遇到这样一位朋友。

         李白的诗句“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这是为妇情而感叹的诗句,虽然从没有卖过银子,但是,却感动了多少男男女女,老的男人女人死了,又有新的男人女人生长起来,仍然被这诗句所感动。我的朋友被李白有如此宏大的粉丝队伍感动得感叹不已,随即也有所感悟:世间多少美好的事情,并非都是可以用一个银子的尺子能够衡量得了的。

          我的这个朋友情感与思维都很细腻,他因此另还有所感悟。“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这两句诗,虽然写的是思妇之情,但是,深刻的诗句可供延伸阅读的境界是很广阔的,对人生很绝望的人,未必不觉得是对绝望感叹情景的描写是那么的生动真切。确实,不知有多少人都有过孤灯望月而深感途程茫茫的迷茫。不过,李白确实是在写情色浪漫的思妇,就他个人的人生态度讲,他告诉男人们的是,应该知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当我们在读李白这句诗的时候,我们应该明白,李白之才是学不来的。对于“才”也不能理解得太死,今不是提倡多样化吗?对于才确实是可以多样化与多量化的。别人是栋梁之才,我作了茅坑上的一片瓦,至少没让到瓦下拉屎拉尿的人屁股遭雨淋,别人不认为茅坑瓦是才,自己认为茅坑瓦也是才,也就行了。如此认为,这真还很有好处。你看看那些一定要争个大才大用的人,本事不行,就坑蒙拐骗,结果往往栽进粪坑里。心甘情愿把自己作为茅坑瓦才,绝对不会干坑蒙拐骗的勾当,不但心地平和,还会有一份自豪:在茅坑的木架上作瓦,毕竟没有掉进粪坑者那么臭。

         朋友叹息之后,有如此深刻的感悟,真让石匠受益匪浅。

         石匠也学会了从叹息中去尽量争取有所感悟。我常常叹息自己,为他人作嫁衣裳,码那么文字,别人读了文字从中连“感谢”二字的情感都生不出来,自己还码那么多文字来有何用处?还是学点歪歪斜斜的绘画吧,哪怕是空发感叹,既有银子可以赚,还可以洋洋洒洒称为漫画家,何乐而不为?

         漫画中确实有大才与小才,石匠以后就作个小小茅坑上的小小瓦片吧。文字就少码了吧,哪怕是歪歪斜斜,空发感叹,这样的漫画多生产一些,真还比码文字强。
    本贴最后由 野鹤放云 于 2014-10-03 12:27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3楼

  • 野鹤放云发表于2014-10-03 11:16|

    海边人的文章写得好

    盐水、核桃装碗的比喻很好。

    在诗歌里,这样的运用就叫比兴。

    唐朝朱庆余诗题《近试上张水部》:

    洞房昨夜停红烛,
    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
    画眉深浅入时无?

    其比兴的艺术方法显然是核桃,平仄的方法显然是盐水而已。

    就正如海边人的这篇文章,比喻是核桃,修辞是盐水而已。这篇文章没有这个核桃就不能成文。

    写诗不懂比兴与平仄的轻重,大约就是不懂核桃与盐水装碗的关系了。

    当然,海边人的文章立意更在人生与学习的高度。


    本贴最后由 野鹤放云 于 2014-10-03 12:23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4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