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漫评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漫话漫画

30

7750

好文共赏    返回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xueli发表于2014-04-27 06:08|

    好文共赏    返回 本贴最后由 xueli 于 2014-05-17 13:10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楼

  • xueli发表于2014-04-27 06:09|

    俗哥杂谈
    巍子评画
    星子--漫人漫语 本贴最后由 xueli 于 2014-05-21 12:37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2楼

  • xueli发表于2014-04-27 06:10|

    水墨自然天成
        吉建芳


        一方宣纸,几笔淡墨,一个惟妙惟肖的人物漫像就活脱脱地跃然纸上——这就是著名漫画家禹天成先生笔下的水墨漫像。


            从古至今,中国玩水墨画的人们乌泱乌泱的,各种画派、各种技法的数不胜数。有主打传承的,也有高喉咙大嗓子呐喊着创新的、求变的,真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一浪又一浪。前赴后继,接二连三。诞生了一些名师大家,也有流星般的新人层出不穷,写意或写实,山水或花鸟,仕女或其他,或浓墨重彩,或清新雅致,有多年潜心习练终有所获的,也有天资聪颖恍然顿悟的,不一而足。尤其近现代,人们在衣食无忧之后大都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享受,亦不乏众多佼佼者相继涌现。既有扬名海内外的腕级人物,也有不愿为浮名所累的淡泊从容者。但更多的是在技法的层面打转转,真正可以经得起时间这把利器雕琢的,实在不多。

            禹天成先生的水墨漫像,先是在微信上一幅幅地看过。手机屏幕虽小,但他的水墨漫像却惟妙惟肖得不得了,形神具备,灵动飘逸。观之,则不由赞之。后来,又从网络上一番搜寻,再次仔仔细细地耐心品匝这些精美的艺术品,隔着屏幕用心触摸感受这份美的享受。肖像漫画本来就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尤其公众人物被各路人马画的人多了,每个人有自己的创作风格特点,相互之间无形中就有了一种比较,优劣高下自然很容易显现出来。而天成老师的水墨肖像,独有自己的视角。我不敢说他每每创作之前必定做过许多功课,但看其佳作应该着实做过不少功课,画面才会如此简练、简洁、生动。天成老师的水墨肖像更侧重的是头部,并不在身体其他部位过多浪费笔墨。

            水墨画,有水又有墨的不在少数,但我以为,像天成老师这样拿捏有度的实在可赞。水墨画不似铅笔速写或者素描,可以借助橡皮擦来进行适当的更正和修改。一笔或浓或淡的墨色,只要轻轻落于纸上,白纸,黑墨,改,是不可能的了。因而,下笔之前的胸有成竹和运筹帷幄是必须的,也是最为重要的,更多的功夫,在画外。没有和天成老师详细交流过关于他画外的功夫,但却可以私下里悄悄揣测,暗暗钦佩,默默崇敬。

            一滴墨,借助清水而动,在平铺于白色毛毡的宣纸上轻轻落下时,会产生怎样的奇效呢?它在水的带动下,在笔力的运用下,在纸上舒缓地游走,移动,转眼之间,一个作品就此诞生。

            久闻禹天成先生其名,尤其当有一天突然欣喜地见到一幅纸质佳作时,便对天成其人其作有了更为亲切的认识。有师如此,幸甚!

    举报 回复

    # 3楼

  • xueli发表于2014-04-28 17:39|

    作者:侯晓强

    意大利漫画家亚历山德罗•加托是近年活跃在国际漫画竞赛、节展上并成绩斐然的世界著名漫画家之一,国际多个重要漫画赛事的大奖尽数收入这位画工极佳得国际漫坛“超人”囊中。他凭借富于深刻哲理过人智慧和梦幻般的唯美画面以及个性化鲜明的绘画语言赢得了世界各国漫画评委的尊重,他也是我最为敬重和欣赏的漫画家之一。

        随着获奖数量及高度不断增加,他就像国际漫画界的一直雄鹰凌空翱翔,这只“出头鸟”也因此成为同行们目光中最为关注的焦点……崇拜欣赏、羡慕嫉妒、恶意抨击者大有人在!因为他的多幅大奖作品出现雷同现象。

        波兰SATYRYKON国际漫画竞赛是世界上学术性、艺术性最为突出的国际漫赛之一,今年的大奖得主就是亚历山德罗•加托。大赛揭晓之际就有国际漫画人揭发他的得奖作品与网上的多幅图片创意雷同(其中包括漫画)、土耳其阿凡提国际漫画竞赛大奖作品与之前在土耳其艾登道昂国际漫画竞赛入选的作品雷同、最近刚刚揭晓的欧洲漫画双年展(主题:鞋)的大奖他仍然是赢家,随后又有雷同漫画和图片附带着他的大奖作品公布在几家国际漫画网上……有多家外国知名网站将他的十余幅雷同作品汇总公布,这位才华横溢的雄鹰在享受荣耀的同时也暴露在众人的“枪口”下,在事实面前他也百口莫辩……但令我欣慰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家大赛组委会正式宣布“取消”他的大奖。最近在伊朗大不里士漫画协会举办的国际漫画领域“世界最好的漫画家”评选中,加托先生仍然独占鳌头。

        我想,首先是因为他有更多的几十项大奖属于自己独立的创意,再者他有着自己个性鲜明的成熟的艺术表现语言。这些组委会的评委们是明智的、宽容的。他们很清楚漫画这个“玩智慧”的画种只要有一天存在就不会绝对避免“撞车现象”,画得越多,出现撞车的可能性就越大、雷同作品数量就会更多。因为漫画与其他艺术门类相比较,其他艺术门类思想更宽泛,他们可以表现多个面、多个空间,多条线,最多精确到一条线、多个点,而漫画构思必须最后精确到一个点--幽默点。我们都清楚:这很难!所以,评委们对漫画艺术创作都有着深刻的体会和理解,他们相信加托先生的人品,一个成熟的漫画艺术家不会故意抄袭别人的创意,因为他有更多的属于自己的智慧之作在不断呈现给读者。我本人也仍然相信他的人、他的画是属于自己的,生命个体生活在相似的环境中,艺术创作里偶然的灵感呈现发生在不同的生命视野中而出现相似是必然的。我觉得任何一个漫画人只要终生致力于漫画艺术创作就逃不过思想“撞车”的发生,纵观国内外漫画创作领域,又有哪个创作者能够绝对避免呢?即使今天没有,也许明天就会出现。对故意抄袭现象我也是深恶痛绝的!坚决不做“贼人”,尽一切可能避开“撞别人”就够了!一旦发生就平静的接受由此带来的后果,悄悄对着自己的良心说:“我不是故意的……”,坦然听从“天命”……

        漫画艺术圈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敏感的、思想“尖刻”的、相对善良的群体,眼里揉不得沙子!但我时常告诫自己:在生活中要宽容一些,真诚的对待人和事,真诚的投入到艺术创作中,冷静的、宽容的对待眼前发生的与自己艺术创作没有太大关系的一切,把自己的能量发力给自己的作品,让自己的艺术语言充满智慧和力量会让自己活得更坦然更舒服一些……

    举报 回复

    # 4楼

  • xueli发表于2014-04-28 17:42|

    《傻样儿》
    作者:朱森林

    傻样儿,
    你图个嘛?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昏天黑地费力劳神地画漫画!
    一幅画换不来一条手帕,
    为了琢磨点子把头憋得老大!
    讽刺时你敢讲多少真话?
    幽默里倾注你多少心血,耗费你多少春秋冬夏。
    你的作品在有些人眼里根本就不叫画,
    你的收入比职业乞丐都差!

    傻样儿!
    你图个嘛?      
    你最好找人给算算卦,
    讽刺艺术的空间能有多大?
    批评的过火,有人让你坐蜡。
    歌颂的肉麻,自己都想扇自己嘴巴!

    傻样儿!
    你图个嘛?
    你以为搞笑的作品就那么好画?
    儿童笑了:笑完后得使他未来的路不会有偏差。
    青年笑了:笑完后他得将革命的班通通接下。
    中年人笑了:笑完后得保证夫妻永远不再吵架。
    老年人笑了:笑完后得让他新的征程大步跨!

    傻样儿,
    你图个嘛?
    竟然画了30年的漫画?
    你不是有病就是智商低下!
    这劳什子有啥值得你牵挂?
    这满头刺的漫画,你却与她感情融洽?
    这卑微的漫画,在你心里却是老大?
    这窘迫的漫画,却似英雄般叱诧!
    这没人疼爱的漫画,却是你永远的圣母玛利亚!

    傻样儿,
    再过30年,我敢保证
    你还是这副傻样儿!

    举报 回复

    # 5楼

  • xueli发表于2014-04-29 11:15|

    作者:鲁楠

    我画漫画有些年成,倘若有个正式单位,也会倚老卖老了。

        童年时候,书念得迟,都是照看两个妹妹给耽误了。妹妹睡着的时候,我便握着半截树枝在院子里画我的画,兔子、牛、马、羊……想起啥就画啥。画好了就自己欣赏,约莫母亲收工回来,赶紧把我的画打扫干净,要不会挨骂的。

        日子依旧是这样的平淡,我在院子里画画的同时盼着两个妹妹赶紧长大,长大了,我就去上学,这是母亲给我的承诺。直到我12岁的时候,母亲得了肺病,再不能去生产队挣工分了,我终于走进了学校。

        12岁上小学一年级,班上我年龄最大,老师就让我当班长。第一次感觉到啥叫快乐!那时学习好的学生可以跳级,一个星期后我开始上二年级了,再一个星期我上三年级了……很快,我成了班上年龄最小的学生。

        从小学到初中,我一直在乡下念书,学校里没有美术老师,画画对我来说依旧是业余最喜欢玩的事情。学校、村里人都知道我的画画得好,过年的时候,村里人就闲了,年轻媳妇开始做针线活,绣花的、绣鞋垫的,一个个都找我画图案,我也乐意给她们画,我爬在炕桌上,被她们包围起来,一张一张地画,她们挤在一起说笑着夸我;这个说:“看人家的手指头细长细长的,一看就是吃轻省饭的料么!”那个说:“你给我画得好好儿的么,我给你说个美美儿的媳妇!”屋里笑成一团……我的手指头上被她们笑出了一茬汗珠,湿滑得握不住笔……

       上高中时,我去了县城,在学校办了几期黑板报,老师说我有画画的天赋。这话让我父亲知道,便给我请了一位专业美术老师,让我跟着学习,将来报考美术学院。学了几天就对画画没了兴趣。什么素描、水粉、速写都让我难受。看着老师摆布的瓶瓶罐罐就瞌睡。后来干脆就不去学了,父亲骂我没出息!可是,闲的时候,我依旧画那些我喜欢的人和事,画了厚厚的一本子,有次,在课堂上偷偷的递给前面座位上的一个女生,她低着头一页一页翻着,突然笑得浑身发抖,接着就笑出了声……同学都回过头盯着她,老师走过来骂了一句:“神经病!”没收了我的画册。讲完课,老师爬在讲台上翻起了我的画,看着看着也忍不住笑着跑出了教室。事后,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是个画漫画的料,以后可以给报社投稿。”

        听了老师的话,我把一本子漫画寄给《宁夏日报》编辑部,不久就收到编辑的来信,鼓励我的同时,提出了几点建议。很快,我的一幅漫画真在《宁夏日报》上发表!拿着8元钱的稿费单,舍不得去领,满街转悠,碰到熟人就说自己去领稿费。直到后来,有人给我父亲说:“你儿子咋赞劲很?给你把钱挣美了,我碰上天天领稿费着哩!”父亲骂我太虚伪!于是就真去领了,邮局的工作人员看着已经磨破了的稿费单说:“两个月不见来领,过期了,我们早都退回去啦!”直到今天,我还保留着这张稿费单,它的故事有趣,我收藏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多啦,要讲细一点恐怕得写成了长篇。只能简单地记述一下我现在的生活;现在我成立了自己的布谷鸟漫画工作室,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了的,门口挂着铜牌,墙上挂着营业执照,手里也掌管着一枚公章,是经过公安部门备案的合法公章,不是私刻的。家里吃的喝的用的,只要是花钱的东西都离不开稿费……在中国,像我这样,靠漫画养家糊口的人并不多见!

        别人都在叫喊漫画稿费少,我感觉知足了,其实这也是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我有两个邻居;一个是国家公务员,业余时又偷偷地搞生意,越搞越糟,每年过年时连家也不敢回,住在招待所躲债。另一个邻居是民工,天天去工地干活,从来不闲着,每天几十元的工资,拿回来就锁起来,积攒着、等当着添补家用,家里一年一个变化,我和他一样,实实在在的做自己的事情,从不闲着。

    举报 回复

    # 6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08 08:18|



    廖冰兄先生的《破埕图》
    可谓建国以来最好的漫画作品之一

    时代早已更新了
    但是
    旧的过时的意识
    却总是停留在社会中
    尤其是顽固地植根于某些人的头脑中

    廖老在这幅不朽名作中
    虽然采用的是自嘲形式
    但是每一位能够跟上时代前进步伐的读者
    都会品出其中深含的绵长意味

    这画外音
    分明在说
    文革虽然结束了
    但是文革思维并不会同时结束

    今天再来看这幅漫画
    我们更能体会廖老的深谋远思
    文革的发动
    已是近半世纪前的旧事了
    文革的终结
    也过去快四十年了
    然而
    不但文革赖以发生的极左思想
    依旧顽固地盘踞在某些人的脑壳里
    而且
    某些文革余孽
    至今还在做着
    “七八后年再来一次”文革的迷梦

    看来
    廖老的《破埕图》
    将会长期警醒人们
    警惕啊
    决不能让
    文革这样的民族悲剧
    在中华大地上重演
    作者: 吴之如(2014-05-05 20:21 )

    举报 回复

    # 7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17 04:01|

    毒蛇、蝎子、毒蜘蛛……都是有毒的危险品,得小心隔离。几个透明的密封玻璃瓶一字排开,整齐摆放于淡蓝色桌面上。额……等等,第二个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咦,一支蘸水笔,一瓶墨水……搞错没有,这不是动物,更不是有毒的动物哇!转念一想,噢,明白了!看来有人惧怕这东西,它看似无毒无害,但用它写出的文字……可就不好打整了。它可以揭露很多不为人知的真相,可以发出不少让人害怕的评论,甚至可以撬动一场翻天覆地的战争……嗯,这玩意的毒非同小可,当然得放到危险品之列,小心看护才是!
           画面不着一字,简洁明快,主体突出。乍一看,不明所以;仔细阅读,略一沉思,顿时会心一笑,不由得为作者智慧的构思和巧妙的传达击节叫好!

    ( 评论:吴兴红)

    作者:土耳其漫画家 多安·阿斯兰(Dogan Arslan)
    曾获2012年第29届土耳其艾丁道昂国际漫画大赛一等奖
    此作为1998年第15届土耳其艾丁道昂国际漫画大赛成功奖

    本贴最后由 xueli 于 2014-05-19 13:19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8楼

  • 吴兴红发表于2014-05-17 23:18|

    谢谢雪笠漫友,真是有心人啊

    举报 回复

    # 9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18 05:28|

    兴红客气了哦

    此画作者是土耳其人,我对土耳其的了解除了土耳其浴之外就是漫画了,
    小时候学历史不认真哦!:)

    土耳其有世界顶级漫画赛事一一已经办了31届的艾丁道昂国际漫赛
    还有众多的优秀漫画家,数量之多仅次于伊朗
    我一直不能明白是什么样的"土壤"培养出了如此之多的漫画家

    从上图看(如果作者讽刺的是本国现状)
    土耳其的言论自由想必也有限

    当权者害怕什么
    无非是"真相"
    揭露真相之笔墨能够一时封锁,
    但真相岂能永远封锁得住!
    时间终会还历史一个清白的
    只是早晚的问题 本贴最后由 xueli 于 2014-05-18 05:31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0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18 05:33|

    是早是是晚就要看有什么样的笔墨了

    举报 回复

    # 11楼

  • 大俗老张发表于2014-05-26 20:00|

    ...

    举报 回复

    # 12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29 12:54|

    作者:周喜悦 2012首届优秀漫画网络自选展 参展作品

    举报 回复

    # 13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29 12:57|

    作者:保加利亚 已故 漫画家 鲁曼

    举报 回复

    # 14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29 13:00|

    伊朗-Mostafa Ramezani

    举报 回复

    # 15楼

  • 吴之如发表于2014-05-29 14:41|

    作者: xueli(2014-05-29 12:57 )  # 14楼  
    作者:保加利亚 已故 漫画家 鲁曼




    吴之如感言:

    xueli先生推荐的这幅保加利亚漫画家作品
    不仅画面不着一字
    而且连标题也不拟
    但是
    凡有一点历史和现实常识的读者
    都会对这幅漫画的涵意和讽刺矛头所向
    产生十分明确的理解和认同

    看来
    文字狱绝非某一时某一地的特产
    它存在于古今中外的史册中
    成为某些统治者酷爱的治国法宝

    且不说文字狱在洋史上曾经占据的显赫地位
    单单理一理咱们的乡土历史中
    就能发现此术几乎贯通古今兴于历代
    不但有秦始皇的焚书坑儒
    司马迁的惨遭酷刑
    康雍乾的迫害文人
    便是到了号称共和的当代
    还出现了绞杀文化羞辱文明的文革
    出现了以残害知识分子为拿手好戏的四人帮极左势力

    保加利亚漫画家的这幅优秀作品
    提醒着来自不同地域不同国度的人们
    千万别上了某些专搞历史虚无主义
    千方百计抹杀、掩盖、扭曲历史真相的法西斯分子的当
    记住人类历史艰难曲折的进步历程
    包括记住人们曾经或者还在遭受的文字狱苦难的历程

    牢牢记住这一历史现象
    正是为了永远告别这一历史悲剧
    让我们和我们的后代
    永远别再经受文字狱的野蛮折磨

    本贴最后由 吴之如 于 2014-05-29 15:23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6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30 08:42|

    吴老师所言极是!
    当下之环境实是可悲
    看不到真相,
    说不了真话,
    它们娇嫩的小心灵受不得一丁点微弱的刺激
    真想要把人们都变成下面这样么?!


    作者:德国-Rainer Ehrt

    举报 回复

    # 17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30 08:43|

    作者:古巴-努埃斯

    举报 回复

    # 18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30 08:43|

    塞尔维亚-马祖斯

    举报 回复

    # 19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30 08:44|

    斯洛伐克-佩尔内基

    举报 回复

    # 20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30 08:44|

    斯洛伐克-Dana Zacharova

    举报 回复

    # 21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30 08:45|

    波兰-塞布勒

    举报 回复

    # 22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30 08:45|

    Jonathan Wolstenholme

    举报 回复

    # 23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30 08:53|

    瑞典-汉森

    举报 回复

    # 24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30 08:54|

    斯洛伐克-Marian Bachraty

    举报 回复

    # 25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30 08:56|

    但凡有点骨气,有点良知的漫画人
    岂会做这自我阉割之事!

    举报 回复

    # 26楼

  • xueli发表于2014-05-30 09:03|





    昨夜饮酒过度,沉醉不知归路,误入枫林深处。呕吐,呕吐,惊起鸳鸯无数。



    北京有大雾,心情不大好。前去见朋友,云里雾里找。

    “今日又开会,好像挺复杂。一句也没听,在想那丛花。”
    “傍晚残阳已西沉,街角老者弄胡琴。最是苍凉二胡调,一把一把说前人。”
    “此生所忙何事?垂钓水中云影。说破真是无趣,接着掩耳盗铃。”
             在微博上,每天上传一幅画,没加V的“老树画画”,短短几个月中迅速成了热门ID。他的画,总是寥寥数笔,传统的古典山水背景,一个或几个民国时期的长衫先生,偶尔也能看到飞机或牛仔裤等一些现代元素。传统与现代,在此随意“混搭”与“穿越”。更绝的还有与画面相配的一首首率性而肆意调侃的打油诗。有网友赞:“画这画的人,心在天上游荡呢!”“老树画画”究竟何许人也?通过打探,记者终于得知他的真实身份,是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刘树勇先生,1983年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刚教书时,学生送其外号“老树”,这一叫,就是20多年,也成了他的微博昵称。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让老树可以画得如此古意盎然,又深深吸引着现代人?
             晨报记者徐颖日前对他进行了专访。
    记者:你的画在微博上成为热议话题。生活中的你是什么样的,像不像古人?
    老树:生活中我和所有人一样,像驴一样地干活。也许我的某些感受和古人有同感。不过我不喜欢古代某种迂腐的东西,我比较喜欢的是上世纪20、30年代,既有大家烂熟于心的传统文化,又有留学生从欧美带来的西方文化。那种气象很平安、温和,是我喜欢的。

    记者:你感觉到大家对你的关注了吗?为什么你的作品能大受欢迎?
    老树:我感觉到了。我自己不是太在意,这不是矫情。我做博客很早,但后来不做了,因为不喜欢凑这个热闹。我对博客的定义是,光着屁股满大街跑。去年,有朋友建议我做微博,我就用“老树画画”这个名字开了微博。说到作品受欢迎,可能现代人都活得太累,所以才有很多共鸣。

    记者:有人夸你的画是“穿越版”画作——“在古典山水人物中放进当代人的思考。 ”你的画出来后,听到了哪些反响?
    老树:公众对我的画如此感兴趣,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当然我也听到不少专业画家的反应。他们说,你怎么可以画得那么放松,我们都很焦虑,表达不可能那么酣畅淋漓。其实过去我与他们一样,很紧张,看重这个形式,那个规范。后来我想明白了,画画不就是自我表达么?最好的表达,就是人间的话用人话说清楚。过去,我太把绘画当回事儿。放胆说,放胆画,就行。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全想明白了。我干过多年摄影,做过十多年的出版。我的经验告诉我,有些东西别看得太重,年轻时只有很少的东西,觉得特珍贵。当你拥有很多时,就无所谓了。阅历让我的笔下找到自己。

    记者:那如何才能做到你说的放下呢?
    老树:我有20年没画画,就是觉得自己画不下去了。画出来的这笔像齐白石,那笔像徐悲鸿,就是不像自己。这让我很沮丧。我没法回答自己一个问题,你是谁?如何通过你的绘画语言,证实你的存在?我在课堂上讲六朝历史、讲竹林七贤,明白了一个道理,谁是嵇康?我就是嵇康。你理解、阅读他都不够,关键得体验他。你要和他心意相通,你就是他。这就是打通古今,打通中外,无古无今。有人说我是从现代穿越到古代,其实一切都是个人经验,哪有穿越?我们都把时间和空间看得太重,谁说今年就是2012年?谁说我就叫刘树勇?这一切本来就是人定的。明白了这个,才会获得无比的自由。

    记者:你是在哪一年突然就找到了自己?
    老树:2005年,我父亲来北京看病。当时我郁闷烦躁,晚上睡不着觉,那就画画吧。其实我已经有20多年没画了。画了几张,直到天亮,突然觉得有点意思了,之前那种焦虑没了。我的生活阅历让我笔下有了自己的面目。面对一盏孤灯,手握一支破笔,我终于找到了自己。什么中锋侧锋、干湿浓淡,所有的规矩,统统没了。我发现,只要这样就行了,管别人说怎样,画画就是这么简单。写诗画画都只为痛快表达。

    记者:哪些画画的规矩被你打破了?
    老树:其实,传统技巧在绘画过程中还是会慢慢回来,但它不是来束缚你,而是来滋养你。墨法原来还是有道理的。我现在画画已经不像过去那样恐慌了。管它呢,我画画不求什么,只为个人表达。

    记者:除了画画,写打油诗也是你的强项吗?
    老树:我主业是中文,写诗算本行。我写诗,都是边写边想,写了这句,不知道下句是什么。虽然老写在地里种菜收菜,但实际上我没有自己的田园,那是我的向往。不过,我的作品出来后,也曾有读者很愤怒,说怎么可以写成那样,太不合韵律了。我不愿多争论,自由才是根本。我对绘画的理解是,不要有限制,读者看明白了就好,写诗也一样。不合韵律?好玩不就行了。

    记者:你是为自己画,还是为读者画?
    老树:首先为自己表达得痛快。其次,才会有别人看得痛快。在微博上传播后,至少有10家出版社找我要求出版。上海摄影家尔冬强,也邀我在今年春暖花开时,在田子坊尔冬强艺术中心举办展览。说实话,我做了10多年出版,对出书兴趣不是很大。我常说,书就是把干净的纸给弄脏了。

    记者:你的画一定要配上那些打油诗才好玩,是否画本身有局限性?
    老树:有的画家说我所有的东西都在画里,看不懂是你的事,其实这很无知。绘画确实有表达不了的东西,而文字可以补充这个缺陷,以诗配图,一个是视觉传达,一个是观念传达,相得益彰。现在有个偏见,认为画不够,字来凑。其实这是绘画语言的局限性,中国绘画本来就是诗书画一体的。只要直指人心的就是好画。

    记者:你的画让很多人看后舒缓了焦虑,生活中你自己有焦虑么?
    老树:我也有焦虑,大家的问题都一样,谁能解决?焦虑的时候,可以幽自己一默。画画也是一种宣泄。画完后真的有一种放松的愉悦。盖上印章时,先是自己哈哈一乐。然后发上微博,让读者一乐,很开心。

    记者:很多网友都很期待你的画。走红后是什么感觉?
    老树:我没觉得自己红,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要说出名,我在摄影领域比这个红多了。生活中,我是一个悲观的完美主义者。我追求完美,但我很悲观,过去那么多伟大理想都没有实现,这让我很沮丧。我只好安慰自己让自己快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记者:很多人说,你的画跟丰子恺的画很像,你有没有刻意模仿?
    老树:其实没有关系。我喜欢丰子恺先生的精神,他画中有民国的气息和温度感,我喜欢那种味道和安详,所谓“岁月静好”的感觉,如果说从画的气息和味道而言,丰子恺对我有影响,但如果说笔墨、造型方面,应该没有影响。

    记者:画画最高的境界是什么?
    老树:我曾为此作过一幅画。“造句画画自摸,无幻无虚无真。哪有古今中外?造境无非由心。别跟我谈雅俗,天下本来无分。打通一切活着,自由才是根本。”画画就是自由表达。只要直指人心,就是好画。 本贴最后由 xueli 于 2014-05-30 10:25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27楼

  • 吴之如发表于2014-05-31 06:36|

    作者: xueli(2014-05-29 12:57 )  # 14楼  
    作者:保加利亚 已故 漫画家 鲁曼




    吴之如感言:

    关于当代文字狱
    人们并不陌生

    不说“史无前例”的文革中
    华夏大地上发生了数不清的冤案
    就是在文革之前
    文字狱冤案也并不鲜见
    最典型的莫过于
    当年最高指示
    “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
    是一大发明”
    所判定的《刘志丹》小说反党集团案
    此案涉及当时的中央领导人之一
    资深革命前辈习仲勋为首的
    多达数万人的庞大人群
    或遭批斗
    或被下狱
    甚至因此而丧命者
    亦非个别

    这一离奇冤案的头号受害者
    正是今天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父亲
    这段历史
    当然不能遗忘
    更不能遮掩
    习主席坚定地表示“不走老路”
    就是提醒人们
    中国绝对不能倒退
    回到当年反右、文革那样的荒唐岁月

    中国发展的主旋律
    只能是改革开放反腐败
    在民主法制科学的基础上
    建设民富国强的现代化社会

    举报 回复

    # 28楼

  • xueli发表于2014-06-03 12:58|

    感谢吴之如老师的大力支持,谢谢!

    举报 回复

    # 29楼

  • xueli发表于2014-06-13 13:24|

    韦尔乔,1964年生于哈尔滨,学医,毕业后,分配在哈工大医院,心脏内科副主任医师。
          因患肺癌于2007年8月29日医治无效不幸辞世。
          因为他是一个职业医生,他的画儿,多数画在给患者开药的处方上了。
          韦尔乔是个天才。他本职工作是个医生,从来没有学过一天画。好多年前,他在佳木斯医学院学习,值夜班的时候,他就随手拿起一只钢笔,在病历本后面随手涂抹。后来,我的一个画家老兄蒋悦发现了这些纸片。我记得当时老蒋在办公室里给我看那些处方单和病历本上的图画,很认真地跟我说:我认识了一个天才,是个学医的,他叫韦尔乔……
          现在想起来,老蒋真是独具慧眼。他在自己落魄到极点的时候,还在关注一个天才的诞生。从此,两个患难兄弟成为知己。好多年来,他们彼此关注,友谊渐深。
          去年夏天,他们两人在北京联合搞了一个画展。有意思的是,他们的画都很小,最小的只有巴掌那么大。画虽小,但是境界不小,而且画里面都有一种洒脱和随意,仿佛天马行空,信手拈来。
          尔乔没有学过一天画,他的画就是他的感觉。
          那个画展的名字叫“呼吸”,我看到尔乔的画,都是些墓碑,大地,星空,还有一些身穿大衫,仿佛来自从前的男人女人……他的画让你感到沉重,美和灵感。
          其实在那些画里,我们已经隐约感觉到了告别的味道。那个画展,竟成了他的谢世之作。
          生活中的尔乔是个好人,他是那种让人心里感到踏实的朋友。
          他的才华远远大于名气,比起那些大腕儿,大师,大牛伯,他显得太沉静了,太低调了。在眼下这个妄自尊大,二逼横行的世道,觉得世界真是太不公平。
          尔乔的画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天才的。
          尔乔这种人的存在,让认识他的人情不自禁地收敛自己。在这样的人面前,你会不自觉地心生敬畏。
          尔乔是真正的艺术家。——全勇先


           死,对于我来讲,就意味着“消失”,如一缕烟消融在蓝天里,当那烟消失得无影无踪时,蓝天依旧湛蓝湛蓝的。                                                 ----韦尔乔

    举报 回复

    # 30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