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明目张胆的剽窃是不应该肯定的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漫话漫画

8

2255

明目张胆的剽窃是不应该肯定的

比较一下后面的两幅画,非常有意思。

先看一下第一幅剪纸《耕福》,它采用的漫画表现手法,土地尽由“福”字组成,主题非常明确:耕耘土地就是耕耘幸福。“土地是一切幸福的源泉”这个引申意义也在其中。

看看后面一图《福在眼前》,作为漫画表现主题的主要故事内容,是原封不动的剽窃剪纸《耕福》,如果把《福在眼前》这幅画中的剽窃部分拿开,那么,就只剩下这样一个主题:吃好喝好是福。画里没有了土地耕耘,“吃好喝好是福”的主题与土地无关,“吃好喝好是福”这个观念又能够算什么呢?偷儿扒手来的财物,剽窃、欺骗来的财物,也可以供吃好喝好,“吃好喝好是福”这个观念,离开了具体的高级观念,的的确确是一个非常狭隘的“幸福观”。剽窃者虽然剽窃了别人的作品,但是,把耕耘土地的“幸福观”也只是限定在“吃喝幸福观”上,真还不如别人那个剪纸画原有的思想意义可以引申:土地是一切幸福的源泉。

剽窃者为自己辩护,自己是二度创作,所谓“二度创作”,其思想认识的高度,还不如被剽窃的画高,也就是说,剽窃者自己的思想水准与艺术水准都非常低级,对被剽窃画的思想与艺术认识都很浅薄。把这样的剽窃作为“二度创作”,有何多大意义?大约也只有在漫画界,这种明目张胆的剽窃可以堂而皇之地称为“二度创作”,这种低级的思想艺术认识水准可以登大雅之堂。

顺便说一下,王复羊那幅“父亲碗里有了肉之后”的画,父亲的形象是王复羊自己临摹的,父亲的脸比罗中立画的那个形象丰满一点,是主题的需要,如果是原封不动的把罗中立的油画剪辑过来,那也叫剽窃。现在出现了剪辑恶搞,那是另一回事,恶搞本事就是恶劣,有的还很卑鄙。把达芬奇的画拿来恶搞就属于这种性质。分不清恶搞与漫画创作,不要再强加于漫画界了,漫画界能够承受几多这样的强加?也不要再多这样的剽窃来欺骗漫画了。看看中国漫画界华君武方成等等前辈漫画家,有把恶搞作为漫画创作的指导思想的吗?那时候,发现了剽窃欺骗就纠正。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野鹤放云发表于2014-04-16 17:46|

    明目张胆的剽窃是不应该肯定的

    比较一下后面的两幅画,非常有意思。

    先看一下第一幅剪纸《耕福》,它采用的漫画表现手法,土地尽由“福”字组成,主题非常明确:耕耘土地就是耕耘幸福。“土地是一切幸福的源泉”这个引申意义也在其中。

    看看后面一图《福在眼前》,作为漫画表现主题的主要故事内容,是原封不动的剽窃剪纸《耕福》,如果把《福在眼前》这幅画中的剽窃部分拿开,那么,就只剩下这样一个主题:吃好喝好是福。画里没有了土地耕耘,“吃好喝好是福”的主题与土地无关,“吃好喝好是福”这个观念又能够算什么呢?偷儿扒手来的财物,剽窃、欺骗来的财物,也可以供吃好喝好,“吃好喝好是福”这个观念,离开了具体的高级观念,的的确确是一个非常狭隘的“幸福观”。剽窃者虽然剽窃了别人的作品,但是,把耕耘土地的“幸福观”也只是限定在“吃喝幸福观”上,真还不如别人那个剪纸画原有的思想意义可以引申:土地是一切幸福的源泉。

    剽窃者为自己辩护,自己是二度创作,所谓“二度创作”,其思想认识的高度,还不如被剽窃的画高,也就是说,剽窃者自己的思想水准与艺术水准都非常低级,对被剽窃画的思想与艺术认识都很浅薄。把这样的剽窃作为“二度创作”,有何多大意义?大约也只有在漫画界,这种明目张胆的剽窃可以堂而皇之地称为“二度创作”,这种低级的思想艺术认识水准可以登大雅之堂。

    顺便说一下,王复羊那幅“父亲碗里有了肉之后”的画,父亲的形象是王复羊自己临摹的,父亲的脸比罗中立画的那个形象丰满一点,是主题的需要,如果是原封不动的把罗中立的油画剪辑过来,那也叫剽窃。现在出现了剪辑恶搞,那是另一回事,恶搞本事就是恶劣,有的还很卑鄙。把达芬奇的画拿来恶搞就属于这种性质。分不清恶搞与漫画创作,不要再强加于漫画界了,漫画界能够承受几多这样的强加?也不要再多这样的剽窃来欺骗漫画了。看看中国漫画界华君武方成等等前辈漫画家,有把恶搞作为漫画创作的指导思想的吗?那时候,发现了剽窃欺骗就纠正。




    本贴最后由 野鹤放云 于 2014-04-16 17:47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楼

  • 大俗老张发表于2014-04-16 19:18|

    是供创作人员使用的公共素材,还烦劳罗兴发煞有介事的起个《耕福》的名字,真难为你了。

    本贴最后由 大俗老张 于 2014-04-17 10:23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2楼

  • 野鹤放云发表于2014-04-16 19:53|

    王复羊的画,是“借事”说事儿,他的画与罗中立的画主题完全不同。即使是这样,王画也没有什么值得可以圈点的。此画风格不统一,父亲形象油画临摹有水平,但是,自己来画那一群挥瓢舞叉的人,画技显然与临摹的那个样子就不是可以统一和谐在一起的了。尤其是父亲形象的那个精神状态,他的眼神与那一群抢他碗中肉的人无关,没有画出对这群人应该表达的感情,表达感情要自己画,比起临摹来有难度,这个技巧不容易。王画的动机,确确实实不是为了剽窃,主要在于表现自己能够画油画,他自己确实是美术学院毕业的。不过,虽然注意了临摹的油画技巧,却忽略了全画的油画技巧的统一。

    张大俗人的画,从主题到支撑主题的故事以及画面制作都是剽窃,与王画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而俗人的低级,更在于剽窃来的主题还弄低级了些,全画又没有剪纸风格的统一,杂凑而已。这样的东东,真不知道在中国漫画界有何示范意义。

    剽窃者剽窃了别人的作品,还贬低别人的作品会没有主题,没有题目,或许只有漫画界才这么霸道。别忘了,剪纸是一门独立的艺术。
    本贴最后由 野鹤放云 于 2014-04-16 20:11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3楼

  • 德为先发表于2014-04-30 08:56|

    老罗立场坚定,论据十足,说得好!不象老油乱来胡蔚妹妹讲得好!
    作者: 胡蔚(2014-04-24 22:07 )  # 14楼  
    有相似也有区别
    这其中是有一点明显区别的,雪笠兄放的那些作品里,所引用的那些名画都是大家熟悉的作品,大家都知道谁是作者,或者至少见过原作、知道原作是什么样的,是什么意思。这样,不会因为侯晓强用了《格尔尼卡》,大家就以为《格尔尼卡》是侯晓强画的了。另一方面,这类漫画本身也是利用大家所熟悉的图像(有时可以不限于“画”,还包括雕塑例如《思想者》,或者名人形象例如卓别林、小沈阳等),将这些图像放置到一个另外的环境,才产生漫画所要达到的效果。假如没人知道《格尔尼卡》,侯晓强的这幅画就不会成为一幅好画,因为这样就没人能懂那些画的是什么了。显然,作者在创作之时,就知道观众一定能认出他们熟悉的名画,所以并没有要抄袭或者盗用,或者隐瞒的意图,而且通常也不会造成误会。

    但如果是使用没有名气的作品,就有点暧昧了,因为如果作者不说、也没有别人指出的话,观众是无法察觉出使用了别人作品的。而且不同于利用名画创作漫画是将观众熟悉的图像换位到一个其他的地方以营造漫画效果,使用图库作品只是在其上进行增添、修改、补足,其形式是不一样的。

    至于名画是不是能任意用的问题其实也是存在争议的,比如之前看到过有一则广告改动了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让大卫变成双手持枪,结果引起了收藏大卫像的佛罗伦萨学院美术馆的很大不满,最后应该是广告方官司输了,换了另一张广告。虽然一般情况下,大众对于使用名画的容忍度都很大,但从大卫事件也可看出,一旦改动有侮辱原作之嫌,作品的版权所有者还是可以提出控告的。即便作者已经去世,一些美术馆和博物馆还是拥有那些名作的版权,所以使用归使用,尊重仍是应该尊重。



    本贴最后由 德为先 于 2014-04-30 08:58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4楼

  • 德为先发表于2014-05-07 08:12|

    请画漫画的漫友们多阅读罗老师的文章,引以为戒,切勿抄袭!

    举报 回复

    # 5楼

  • 罗发星发表于2014-05-07 19:09|

    剽窃者应该懂的羞耻





    举报 回复

    # 6楼

  • 罗发星发表于2014-05-08 20:49|

    剽窃者应该懂的羞耻

    举报 回复

    # 7楼

  • 新手上路发表于2014-05-08 21:06|

    重温大师佳作。





    本贴最后由 新手上路 于 2014-05-08 21:27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8楼

  • 新手上路发表于2014-05-08 21:25|

    黑白版和彩色版



    举报 回复

    # 9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