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我所认识的漫画大师华君武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0

1028

2010年6月13日,北京画友打来电话告知:我们非常熟悉而又十分景仰的著名漫画家、漫画大师华君武先生今天在京病逝了。前两个月,张新华就打来电话,说华老已经在北京某医院住院疗养,医护人员全程护理,除家人以外不再接见任何外人了。华老年事已高,今年95岁了。他终于走完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漫长人生历程,创作了大量漫画作品,以及从事了数不清次数的美术活动之后,中国漫坛乃至中国美术界资深的泰斗级人物,驾鹤西去,实在是一重大损失,令人深感痛惜。
   “华君武”的名字还是我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少年时期,在《中国少年报》上阅读自己喜爱的《小虎子》漫画时,也曾在其它报刊上,似懂非懂的偶尔拜读过几幅华君武的漫画才逐渐记住的。而真正结识华老,与之交往是1984年以后的事。那一年9月,我在电大中文班撰写毕业论文,反复筛选我决定选择以新出版的《华君武漫画选》作为评论对象,以《从容讽刺,痛下针砭》为题,三个多月的时间,五易其稿,终于写出了一篇八千多字的文稿。提交毕业论文后,我又冒昧地给当时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任副主席的华君武先生寄去了一份,还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尊敬的华老:您是一位著名漫画家,我是一个无名小辈。最近我写了评论您的漫画的一篇文稿,其中难免有违背您的创作原意之处,希望得到您的批评指正。”我还引用了周总理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评论也是有力的战斗。评论工作者是艺术家和观众的好朋友。”我说,“我的文稿还谈不上评论,我更不是评论工作者,只不过是一个热心漫画的普通读者。我把文稿寄给您,完全是为了征求您的意见,绝不是为了沽名钓誉,如果有此意,请您作画批评我、讽刺我。”二十天后,我喜出望外地收到了华老的亲笔回信。
    信是这样写的:“沈占德同志,十分感谢你对我的鼓励,但是我自己很清楚,离你的评语还远着呢,再则有些画的本意也不象你所写的(均已在你的原稿上注明)。本来我对别人写我的文章是不表态的,因为我不应该指挥别人来写我,一般我不主张别人来写我。我常常讽刺那些胡吹瞎捧和那些对胡吹瞎捧甘之若饴的人,我也不愿落入这圈套。但是我回了你的信,原因是你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本身又不从事文艺工作,想必是业余来研究的,我尊重这种精神,再则你写了洋洋大篇,置之不理是不好的。
    我感到你可以发表对任何一个人的艺术的看法,但是我认为你这篇文章的写法有些罗列,对一幅画重复解释画面,在结论上和一些政治上的东西生硬地连在一起,没有自己的见解。评论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要从复杂的创作现象中去提取自己的(不是别人的也不是引证某些伟人的)真知灼见,象从蚕茧里抽出丝头一样。对你说来又似乎太苛了。
    为了感谢你对我创作的关心,另邮寄奉两本拙作,请你指教。”
在我20多页的文稿当中,几乎每页都标有华老亲笔写下的蝇头小楷。对我的许多具体评价,或赞同、或否定。比如我对《华君武漫画选》书中收入的1957年至1980年的作品,评价为“可以看作是我国这一段历史的记录”,他用朱笔批示道:“过奖了!!!”我称赞华老有深刻的洞察力,超人的胆识和真切的见解,他批语说:“夸大其词。”我概括华老的漫画多是以辛辣的讽刺与幽默见长的,观后可以使被批评者满头冒汗,自惭形秽,觉得非洗面革心不可。华老谦虚地写道:“没有这么大的力量。”我认为华老的漫画无论在思想性与艺术性,还是内容与形式上都达到了高度完美的和谐统一,达到了炉火纯青的艺术境界。华老在这些句子下面划了红线,并在旁边批语:“过高评价就变成笑料。”华老是极为认真的,就连我抄错的个别字也都一一作了纠正。
    华老的回信对我来说是极大的鞭策和鼓励。通过这封回信,我亲身体验到了一位长者、一位名家对一位年轻人的关怀、爱护和循循善诱的指教,同时也感受到华老的人格魅力,以及他谦虚谨慎、为人谦和的态度。从此更坚定了我今后努力学习、认真钻研漫画理论的志向。
    1986年3月,张新华、孔庆山创建富裕漫画组,听说我与华君武有书信往来,特意邀请我参加漫画组,做评论员。很快在张新华老师的感染和指导下,我也学起了漫画创作。当年富裕漫画红红火火,突飞猛进的向前发展。1987年7月富裕漫画在哈尔滨的黑龙江省美术馆展出后,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又推荐富裕漫画到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能否进入国家级最高艺术殿堂展览我们稚嫩的富裕漫画,需要征求和倾听全国漫画界几位权威老师的意见。1987年10月,我和徐良随同张新华来到北京,23日在《工人日报》美术编辑徐进老师的陪同下,应约来到三里河南沙沟华君武老先生的家。73岁的华老精神矍铄,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认真听取了张新华老师的汇报,仔细翻阅富裕漫画作品影集,以他风趣幽默的方式不时地发表他的看法,使我们感到既轻松又亲切。当华老再次谈起我写评论文章一事时,华老说:“你现在又学创作,又写评论是很好的路子。要有锲而不舍的、持之以恒的精神,这样才能不断地有收获;不能热闹一阵子就了事。”对我来说这是多么中肯的嘱托啊。对于富裕漫画进中国美术馆展览一事,首先华老对富裕漫画两年来所取得的成绩和进步给予了充分肯定,鼓励我们要想爬山一样,一座一座的来攀登。华老建议我们在北京再找其他漫画家看一看,找中国美术馆的老师指导指导,多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我们说黑龙江省美协主席晁楣也是这么说的。华老笑着说:“晁楣想得很周到。”华老在翻阅影集与我们讨论时,徐进老师抓拍了不少相同场面的照片,以至后来张新华看照片时说好像电影胶片,确实这个场面太难得了。张新华和徐良都感觉照片没少拍了,不好意思再跟华老提出奢望,还是我认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所以在告别前向华老提出要与他单独合影,华老欣然允诺,我们分别与华老拍了合影照,满足了我们此行的最大心愿。
    1988年4月初,我跟随张新华,还有齐齐哈尔市文联组联部副主任刘士忱来到北京,去办理9月末富裕漫画在中国美术馆展览的有关事项。这次来京还有拜访华君武先生,向他汇报富裕漫画进京展览的日程安排,以及约他老人家给富裕漫画展览题字,约他开幕式为富裕漫画展览剪彩,华老虽然一一答应,当听说我们想请曾经在富裕县工作过,如今在国务院某部门任领导的一位同志,以及省市有关领导参加开幕式时,华老立即说出了一番警示和告诫的肺腑之言。华老说:“你们要注意,开幕式一定不要讲排场,搞铺张浪费。我们是搞漫画创作的,经常讽刺各种不良现象,如果把一个县级漫画展览搞得很铺张,这就成了讽刺对象。往往县城来的展览,当地领导喜欢搞这一套。去年南方某县在北京举办了一次美术展览,开幕式一下子摆了50多桌酒席,当时请我去,我说什么也没去。现在很多县城还很穷嘛,怎么能一下子花这么多钱。”华老也向我们举了一个参加吃饭的例子,他说:“去年邮电部举办了一次邮票评奖活动,我也是评委之一。他们也要筹备一顿酒菜,招待评委们。大家一直评到中午12点,吃一顿饭是可以的,关键是怎么吃。我不主张大吃大喝,建议他们给每个评委发一个盒饭,既卫生又节俭。他们照此办理,吃饭时皆大欢喜嘛。”说到这里,我们都跟着华老畅快地笑了起来。事后证明,我们这次画展,我们的县委县政府确实是听取和采纳了华老的中肯意见,没有铺张排场。随即我们又和华老交谈起漫画创作的有关问题。他问我:“沈占德,你现在是写啊,还是画呀?”我回答华老:“也写也画。”华老语重心长地说:“你们的职工漫画创作活动应该好好坚持下去。职工利用业余时间,搞一搞漫画创作,当然,不只是漫画一个画种,也可以包括其他画种和书法、篆刻等等,刻个印章也好嘛。总比业余时间一味打牌喝酒好嘛。”我插嘴说:“业余时间学习漫画创作可以陶冶情操。”华老幽默地说:“我当然不是说,个别违法违纪的职工都是因为没搞漫画创作;也不是说搞了漫画创作的职工,就可以保证他犯错误。”一席话说得我们哄堂大笑。华老接着说了他的感受:“你们现在就画画,一直画到老。退休以后还可以照样画画。当前,有不少老同志离退休以后,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就觉得有些不适应,一是没了事干,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可我当前就没有这种感觉,离休和不离休都在画画,工作和生活没有多大变化,因此就没有什么失落感。”说完又引来了一阵开心的笑声。临别前,我们邀请华老的儿子华端端为我们拍合影。华老坐在长条沙发中间,张新华坐在了华老左侧,我和刘士忱还在站着犹豫,华老右手一拍沙发,说了句:“沈占德坐这里。”我立刻从命,刘士忱接着坐到了我的右侧,华端端一按快门,为我们拍下了四人合影照。接着,端端又为我们分别拍了与华老的单独合影,定格了我们这次难忘的会面。
    1988年9月21日,富裕漫画展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正式展出。华老与富裕县委书记付惠民一起为开幕式剪彩,随后华老与各位领导和嘉宾一起参观了展出的所有作品。当华老走到我的作品《习惯走法》前面时驻足观看,我从侧面给华老拍了一张照片。华老转过身来时,我向华老介绍说这幅画是我的作品,请华老指教。华老指着我,微笑着说:“你的画都拿到中国美术馆来展览了,还要我指教吗?”华老把76人的153件作品都看了一遍,走得有些热了,就把外衣脱下搭在手臂上。他来到富裕漫画作者中间,逐一地同每个作者握手,热情的询问每一付新面孔的名字,气氛一下子达到了高潮。富裕漫画的作者哪一位不盼望着亲眼见到华君武先生,亲耳聆听他的教诲?如今华老就在眼前,如此零距离的接触,让人倍感亲切。华老握住我的手,上下摇动着说:“沈占德我们是老朋友了!”在场的富裕漫画组成员:张新华、孔庆山、高俊龙、赵建章、张秉俊、李强、陈志春、王会林、刘君政、马德义、杨春、高欣、吕鸿群、李虹、范海林等人,都争相与华老握手交谈,倾听一位漫画前辈、一位长者的谆谆教诲。我和马德义、张秉俊自带相机,也抓紧时间抢拍珍贵镜头。华老的接见结束后,大家余兴未消,纷纷要求与华老合影,于是在黑龙江省美协主席晁楣、齐齐哈尔市文联秘书长郑国鸾、齐市文联组联部主任刘志彬的陪同下,华老在《美丽富饶的地方——黑龙江省富裕县概况》的展示牌旁边,与富裕漫画作者共同合影留念。
    富裕漫画这次在国家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的展览于1988年10月2日圆满结束。
    其实华老本该有一次亲临富裕的机会。1991年7月24日,各省市区漫画家云集我县,全国基层漫画群体艺术交流会在富裕县北原宾馆隆重召开,文化部和中国漫画艺术委员会在本次会议上要授予富裕县为“漫画之乡”的光荣称号。原定授予特制奖杯是由华君武先生亲自来颁发的,因为华老及家人自北京出发,由《讽刺与幽默》副主编徐鹏飞陪同先到长春市,与《吉林日报》“五味子”漫画编辑部和部分吉林省漫画作者交流座谈,然后由吉林省的漫画界朋友送上火车,富裕县派人到齐齐哈尔接来。万事俱备,开幕式在即,长春方面打来电话:“由于考虑华老安全和身体方面的原因,各有关方面研究决定取消这次华老的富裕之行。”富裕漫画人为之扼腕、顿足,叹息不已!授杯仪式临时易人,由著名漫画家毕克官代替。事后“诸葛亮”说:“我们当初何不派人前去长春,接到华老,亲自护送到富裕呢!”是的,华老是全国政协委员,是退下来的中国美术家副主席,在北京享受部长级待遇,富裕之行的接待安排我们确实欠考虑。
    1992年6月8日,《华君武漫画展》在哈尔滨的黑龙江省美术馆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和开幕式。我和张新华、宋敬新接到黑龙江省漫画会主席王大壮的通知,参加了新闻发布会和开幕式。这一次也是我同华老的最后一次见面。这一年华老已是77岁的老人了,身体看上去还是那么健康硬朗,思维敏捷、诙谐幽默、谈笑风生。
    在新闻发布会上,我们聆听了华老从他少年时代学画漫画开始,在校刊上发表第一幅漫画,到跟随鲁少飞、叶浅予、张光宇等漫画家学习创作,到抗战时期,他如何痛恨侵华日军屠杀、残害中国人民,讨厌国民党的黑暗统治,毅然投奔延安的非凡历程。华老也向我们讲述了他与蔡若虹、张谔,在延安举办三人漫画展览,毛主席也曾参观展览。他们三人还作为毛主席的客人被请到家中,边吃边谈的做客过程。华老还向我们讲述了他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亲耳聆听毛主席在座谈会上讲话时的感受。华老特别谈起他对哈尔滨这座城市的特殊感情:1946年6月,为迎接全国的解放,他被调到哈尔滨的东北日报社工作,在这里他创作了著名的讽刺蒋介石一手和谈一手打内战的漫画。穿着美式军装,头上贴着膏药的蒋介石,磨刀霍霍,这一形象随着大军入关、南下,传遍了大江南北。以致彭真同志来到哈尔滨传达了新破获的哈尔滨特务暗杀名单上有华君武的名字。由于中央领导的直接保护,他才得已安然无恙。华君武所讲的经历之事,令人难忘的莫过于回顾与反思自己失误的作品。在三反、五反、反胡风、反右派、反右倾、大跃进等运动中,画过一些讽刺当时蒙受了不白之冤的人,如胡风、罗隆基、浦熙修、丁玲、萧乾等人。在拨乱反正之后,华老本人曾以不同方式向受害人家属表示过歉意和慰问,表达这种坦诚是需要足够勇气的,这种人品令我极为敬佩。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华君武漫画展》的开幕式即将开始。大家来到展厅,趁短暂的闲暇之际,我向华老提出要在展标前跟他合影的要求。华老笑呵呵的和我站在一起,伸出右手比划着说:“照相一开头,我就成了<道具>了。”果不其然,接二连三要和华老合影的人就都围拢开来,立刻围上了半圈人,我这才明白华老这句话的本意。
    60年的创作生涯,使他形成了永不停步的精神,也使他的晚年夕照如火。他对中国的漫画所产生的影响将是较深远的,华老虽然离我们已去,但他的音容笑貌永远铭刻在漫画人的心中。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沈占德发表于2014-01-03 21:03|

    2010年6月13日,北京画友打来电话告知:我们非常熟悉而又十分景仰的著名漫画家、漫画大师华君武先生今天在京病逝了。前两个月,张新华就打来电话,说华老已经在北京某医院住院疗养,医护人员全程护理,除家人以外不再接见任何外人了。华老年事已高,今年95岁了。他终于走完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漫长人生历程,创作了大量漫画作品,以及从事了数不清次数的美术活动之后,中国漫坛乃至中国美术界资深的泰斗级人物,驾鹤西去,实在是一重大损失,令人深感痛惜。
       “华君武”的名字还是我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少年时期,在《中国少年报》上阅读自己喜爱的《小虎子》漫画时,也曾在其它报刊上,似懂非懂的偶尔拜读过几幅华君武的漫画才逐渐记住的。而真正结识华老,与之交往是1984年以后的事。那一年9月,我在电大中文班撰写毕业论文,反复筛选我决定选择以新出版的《华君武漫画选》作为评论对象,以《从容讽刺,痛下针砭》为题,三个多月的时间,五易其稿,终于写出了一篇八千多字的文稿。提交毕业论文后,我又冒昧地给当时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任副主席的华君武先生寄去了一份,还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尊敬的华老:您是一位著名漫画家,我是一个无名小辈。最近我写了评论您的漫画的一篇文稿,其中难免有违背您的创作原意之处,希望得到您的批评指正。”我还引用了周总理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评论也是有力的战斗。评论工作者是艺术家和观众的好朋友。”我说,“我的文稿还谈不上评论,我更不是评论工作者,只不过是一个热心漫画的普通读者。我把文稿寄给您,完全是为了征求您的意见,绝不是为了沽名钓誉,如果有此意,请您作画批评我、讽刺我。”二十天后,我喜出望外地收到了华老的亲笔回信。
        信是这样写的:“沈占德同志,十分感谢你对我的鼓励,但是我自己很清楚,离你的评语还远着呢,再则有些画的本意也不象你所写的(均已在你的原稿上注明)。本来我对别人写我的文章是不表态的,因为我不应该指挥别人来写我,一般我不主张别人来写我。我常常讽刺那些胡吹瞎捧和那些对胡吹瞎捧甘之若饴的人,我也不愿落入这圈套。但是我回了你的信,原因是你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本身又不从事文艺工作,想必是业余来研究的,我尊重这种精神,再则你写了洋洋大篇,置之不理是不好的。
        我感到你可以发表对任何一个人的艺术的看法,但是我认为你这篇文章的写法有些罗列,对一幅画重复解释画面,在结论上和一些政治上的东西生硬地连在一起,没有自己的见解。评论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要从复杂的创作现象中去提取自己的(不是别人的也不是引证某些伟人的)真知灼见,象从蚕茧里抽出丝头一样。对你说来又似乎太苛了。
        为了感谢你对我创作的关心,另邮寄奉两本拙作,请你指教。”
    在我20多页的文稿当中,几乎每页都标有华老亲笔写下的蝇头小楷。对我的许多具体评价,或赞同、或否定。比如我对《华君武漫画选》书中收入的1957年至1980年的作品,评价为“可以看作是我国这一段历史的记录”,他用朱笔批示道:“过奖了!!!”我称赞华老有深刻的洞察力,超人的胆识和真切的见解,他批语说:“夸大其词。”我概括华老的漫画多是以辛辣的讽刺与幽默见长的,观后可以使被批评者满头冒汗,自惭形秽,觉得非洗面革心不可。华老谦虚地写道:“没有这么大的力量。”我认为华老的漫画无论在思想性与艺术性,还是内容与形式上都达到了高度完美的和谐统一,达到了炉火纯青的艺术境界。华老在这些句子下面划了红线,并在旁边批语:“过高评价就变成笑料。”华老是极为认真的,就连我抄错的个别字也都一一作了纠正。
        华老的回信对我来说是极大的鞭策和鼓励。通过这封回信,我亲身体验到了一位长者、一位名家对一位年轻人的关怀、爱护和循循善诱的指教,同时也感受到华老的人格魅力,以及他谦虚谨慎、为人谦和的态度。从此更坚定了我今后努力学习、认真钻研漫画理论的志向。
        1986年3月,张新华、孔庆山创建富裕漫画组,听说我与华君武有书信往来,特意邀请我参加漫画组,做评论员。很快在张新华老师的感染和指导下,我也学起了漫画创作。当年富裕漫画红红火火,突飞猛进的向前发展。1987年7月富裕漫画在哈尔滨的黑龙江省美术馆展出后,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又推荐富裕漫画到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能否进入国家级最高艺术殿堂展览我们稚嫩的富裕漫画,需要征求和倾听全国漫画界几位权威老师的意见。1987年10月,我和徐良随同张新华来到北京,23日在《工人日报》美术编辑徐进老师的陪同下,应约来到三里河南沙沟华君武老先生的家。73岁的华老精神矍铄,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认真听取了张新华老师的汇报,仔细翻阅富裕漫画作品影集,以他风趣幽默的方式不时地发表他的看法,使我们感到既轻松又亲切。当华老再次谈起我写评论文章一事时,华老说:“你现在又学创作,又写评论是很好的路子。要有锲而不舍的、持之以恒的精神,这样才能不断地有收获;不能热闹一阵子就了事。”对我来说这是多么中肯的嘱托啊。对于富裕漫画进中国美术馆展览一事,首先华老对富裕漫画两年来所取得的成绩和进步给予了充分肯定,鼓励我们要想爬山一样,一座一座的来攀登。华老建议我们在北京再找其他漫画家看一看,找中国美术馆的老师指导指导,多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我们说黑龙江省美协主席晁楣也是这么说的。华老笑着说:“晁楣想得很周到。”华老在翻阅影集与我们讨论时,徐进老师抓拍了不少相同场面的照片,以至后来张新华看照片时说好像电影胶片,确实这个场面太难得了。张新华和徐良都感觉照片没少拍了,不好意思再跟华老提出奢望,还是我认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所以在告别前向华老提出要与他单独合影,华老欣然允诺,我们分别与华老拍了合影照,满足了我们此行的最大心愿。
        1988年4月初,我跟随张新华,还有齐齐哈尔市文联组联部副主任刘士忱来到北京,去办理9月末富裕漫画在中国美术馆展览的有关事项。这次来京还有拜访华君武先生,向他汇报富裕漫画进京展览的日程安排,以及约他老人家给富裕漫画展览题字,约他开幕式为富裕漫画展览剪彩,华老虽然一一答应,当听说我们想请曾经在富裕县工作过,如今在国务院某部门任领导的一位同志,以及省市有关领导参加开幕式时,华老立即说出了一番警示和告诫的肺腑之言。华老说:“你们要注意,开幕式一定不要讲排场,搞铺张浪费。我们是搞漫画创作的,经常讽刺各种不良现象,如果把一个县级漫画展览搞得很铺张,这就成了讽刺对象。往往县城来的展览,当地领导喜欢搞这一套。去年南方某县在北京举办了一次美术展览,开幕式一下子摆了50多桌酒席,当时请我去,我说什么也没去。现在很多县城还很穷嘛,怎么能一下子花这么多钱。”华老也向我们举了一个参加吃饭的例子,他说:“去年邮电部举办了一次邮票评奖活动,我也是评委之一。他们也要筹备一顿酒菜,招待评委们。大家一直评到中午12点,吃一顿饭是可以的,关键是怎么吃。我不主张大吃大喝,建议他们给每个评委发一个盒饭,既卫生又节俭。他们照此办理,吃饭时皆大欢喜嘛。”说到这里,我们都跟着华老畅快地笑了起来。事后证明,我们这次画展,我们的县委县政府确实是听取和采纳了华老的中肯意见,没有铺张排场。随即我们又和华老交谈起漫画创作的有关问题。他问我:“沈占德,你现在是写啊,还是画呀?”我回答华老:“也写也画。”华老语重心长地说:“你们的职工漫画创作活动应该好好坚持下去。职工利用业余时间,搞一搞漫画创作,当然,不只是漫画一个画种,也可以包括其他画种和书法、篆刻等等,刻个印章也好嘛。总比业余时间一味打牌喝酒好嘛。”我插嘴说:“业余时间学习漫画创作可以陶冶情操。”华老幽默地说:“我当然不是说,个别违法违纪的职工都是因为没搞漫画创作;也不是说搞了漫画创作的职工,就可以保证他犯错误。”一席话说得我们哄堂大笑。华老接着说了他的感受:“你们现在就画画,一直画到老。退休以后还可以照样画画。当前,有不少老同志离退休以后,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就觉得有些不适应,一是没了事干,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可我当前就没有这种感觉,离休和不离休都在画画,工作和生活没有多大变化,因此就没有什么失落感。”说完又引来了一阵开心的笑声。临别前,我们邀请华老的儿子华端端为我们拍合影。华老坐在长条沙发中间,张新华坐在了华老左侧,我和刘士忱还在站着犹豫,华老右手一拍沙发,说了句:“沈占德坐这里。”我立刻从命,刘士忱接着坐到了我的右侧,华端端一按快门,为我们拍下了四人合影照。接着,端端又为我们分别拍了与华老的单独合影,定格了我们这次难忘的会面。
        1988年9月21日,富裕漫画展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正式展出。华老与富裕县委书记付惠民一起为开幕式剪彩,随后华老与各位领导和嘉宾一起参观了展出的所有作品。当华老走到我的作品《习惯走法》前面时驻足观看,我从侧面给华老拍了一张照片。华老转过身来时,我向华老介绍说这幅画是我的作品,请华老指教。华老指着我,微笑着说:“你的画都拿到中国美术馆来展览了,还要我指教吗?”华老把76人的153件作品都看了一遍,走得有些热了,就把外衣脱下搭在手臂上。他来到富裕漫画作者中间,逐一地同每个作者握手,热情的询问每一付新面孔的名字,气氛一下子达到了高潮。富裕漫画的作者哪一位不盼望着亲眼见到华君武先生,亲耳聆听他的教诲?如今华老就在眼前,如此零距离的接触,让人倍感亲切。华老握住我的手,上下摇动着说:“沈占德我们是老朋友了!”在场的富裕漫画组成员:张新华、孔庆山、高俊龙、赵建章、张秉俊、李强、陈志春、王会林、刘君政、马德义、杨春、高欣、吕鸿群、李虹、范海林等人,都争相与华老握手交谈,倾听一位漫画前辈、一位长者的谆谆教诲。我和马德义、张秉俊自带相机,也抓紧时间抢拍珍贵镜头。华老的接见结束后,大家余兴未消,纷纷要求与华老合影,于是在黑龙江省美协主席晁楣、齐齐哈尔市文联秘书长郑国鸾、齐市文联组联部主任刘志彬的陪同下,华老在《美丽富饶的地方——黑龙江省富裕县概况》的展示牌旁边,与富裕漫画作者共同合影留念。
        富裕漫画这次在国家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的展览于1988年10月2日圆满结束。
        其实华老本该有一次亲临富裕的机会。1991年7月24日,各省市区漫画家云集我县,全国基层漫画群体艺术交流会在富裕县北原宾馆隆重召开,文化部和中国漫画艺术委员会在本次会议上要授予富裕县为“漫画之乡”的光荣称号。原定授予特制奖杯是由华君武先生亲自来颁发的,因为华老及家人自北京出发,由《讽刺与幽默》副主编徐鹏飞陪同先到长春市,与《吉林日报》“五味子”漫画编辑部和部分吉林省漫画作者交流座谈,然后由吉林省的漫画界朋友送上火车,富裕县派人到齐齐哈尔接来。万事俱备,开幕式在即,长春方面打来电话:“由于考虑华老安全和身体方面的原因,各有关方面研究决定取消这次华老的富裕之行。”富裕漫画人为之扼腕、顿足,叹息不已!授杯仪式临时易人,由著名漫画家毕克官代替。事后“诸葛亮”说:“我们当初何不派人前去长春,接到华老,亲自护送到富裕呢!”是的,华老是全国政协委员,是退下来的中国美术家副主席,在北京享受部长级待遇,富裕之行的接待安排我们确实欠考虑。
        1992年6月8日,《华君武漫画展》在哈尔滨的黑龙江省美术馆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和开幕式。我和张新华、宋敬新接到黑龙江省漫画会主席王大壮的通知,参加了新闻发布会和开幕式。这一次也是我同华老的最后一次见面。这一年华老已是77岁的老人了,身体看上去还是那么健康硬朗,思维敏捷、诙谐幽默、谈笑风生。
        在新闻发布会上,我们聆听了华老从他少年时代学画漫画开始,在校刊上发表第一幅漫画,到跟随鲁少飞、叶浅予、张光宇等漫画家学习创作,到抗战时期,他如何痛恨侵华日军屠杀、残害中国人民,讨厌国民党的黑暗统治,毅然投奔延安的非凡历程。华老也向我们讲述了他与蔡若虹、张谔,在延安举办三人漫画展览,毛主席也曾参观展览。他们三人还作为毛主席的客人被请到家中,边吃边谈的做客过程。华老还向我们讲述了他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亲耳聆听毛主席在座谈会上讲话时的感受。华老特别谈起他对哈尔滨这座城市的特殊感情:1946年6月,为迎接全国的解放,他被调到哈尔滨的东北日报社工作,在这里他创作了著名的讽刺蒋介石一手和谈一手打内战的漫画。穿着美式军装,头上贴着膏药的蒋介石,磨刀霍霍,这一形象随着大军入关、南下,传遍了大江南北。以致彭真同志来到哈尔滨传达了新破获的哈尔滨特务暗杀名单上有华君武的名字。由于中央领导的直接保护,他才得已安然无恙。华君武所讲的经历之事,令人难忘的莫过于回顾与反思自己失误的作品。在三反、五反、反胡风、反右派、反右倾、大跃进等运动中,画过一些讽刺当时蒙受了不白之冤的人,如胡风、罗隆基、浦熙修、丁玲、萧乾等人。在拨乱反正之后,华老本人曾以不同方式向受害人家属表示过歉意和慰问,表达这种坦诚是需要足够勇气的,这种人品令我极为敬佩。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华君武漫画展》的开幕式即将开始。大家来到展厅,趁短暂的闲暇之际,我向华老提出要在展标前跟他合影的要求。华老笑呵呵的和我站在一起,伸出右手比划着说:“照相一开头,我就成了<道具>了。”果不其然,接二连三要和华老合影的人就都围拢开来,立刻围上了半圈人,我这才明白华老这句话的本意。
        60年的创作生涯,使他形成了永不停步的精神,也使他的晚年夕照如火。他对中国的漫画所产生的影响将是较深远的,华老虽然离我们已去,但他的音容笑貌永远铭刻在漫画人的心中。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