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我与我的草根艺术(二)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0

995

说起我的面塑,必须得提及网络。

    网络真是个好东西,记得以前高中英语课本里就有类似介绍网络的文章,文中说在家里可以看病、购物等等,当时想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而如今一切均已变成了现实。网上购物、网上聊天、网上缴费、网上恋爱、查阅资料等等,可以说网络走进了千家万户,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诸多方便;生活中很大一部分人每天都会花一定的时间在网络上。上网习惯了,有时偶遇停电,我们似乎一下子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呵呵…
    我是从聊天开始接触网络的。生活中我其实是一个不善言词的人,可到了网上,似乎因为大家都不了解对方,无需有那么的顾忌,因此讲话时也变得轻松随意起来。那时单位还没有接通网络,只能到网吧里去上网。记得曾经是连续一个多月,我每天都会上网聊天,上网费三元一小时,每天都要花10几到20元的聊天费用。当时经常去的是西祠随园聊天室(南京师范大学的一个聊天室),去随园也是因为自己曾在南师大进修过3年,聊友间更能找到些共同的语言。当时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动了很多脑筋,取了很多网名,最终取名:豆芽上的鸟窝。取这个名字因为之前看了某篇文章,自己根据文章编了这么个名字。这个网名在后来的聊天中验证了是个“成功”的名字。很多陌生的网友看到这个名字便会主动来与我打招呼:“豆芽上怎么能做起鸟窝?”、“你是一只什么鸟?”、“你为什么会取这样的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豆芽上的鸟窝,真有趣!”,陌生网友间往往就在这样的问话中轻松的拉开话匣。时至今日,我依然在使用这样的网名。
    我学习面塑的主要就是借助了网络。最初的时候也像一些初学者一样,在网上搜集各方面关于面塑的资料,从配方到图片最后到视频。在此,我得感谢网络,不仅给我提供了各方面资料,还让我结识了全国各地好多像我一样对面塑有着浓厚兴趣的朋友们,并且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我学习面塑的过程中,他们的真诚、热情给了我莫大的鼓励与支持;他们的真诚、热情让我的心灵受到一次次的震撼与洗涤,同时也一步步激励我在面塑的征途中不断前行。
    最早是在论坛的帖子里知道“猛龙过江”的,他的作品精巧、传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在网上相遇了。我们说着面人,说着各自的喜好,虽然是第一次接触却像相识多年的老友。不知是谁先提到了席慕容。记得她的朦胧诗曾迷倒了多少少男少女,我还是高中时知晓她的,当然也是因为她的朦胧诗。我们谈到了席的《一棵开花的树》,也是我最喜欢、背得最熟的一首。或许是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喜好,或许是因为彼此间的坦诚,自那次谈话后猛龙过江在面塑上给了我很多的帮助。指导我如何和面、送我工具与材料、送我他的作品、最让我感动的是:他还把他制作面塑的过程拍成了录像,可由于录像网络传送起来太慢,他就用移动硬盘寄过来。他的这种真诚,对朋友的信任以及在技术上无私的奉献想必是很多同行们做不到的。猛龙过江,我的启蒙老师,他是当之无愧的。
    我们在网络上聊天多次,视频多次。然而谈及的都是面塑,看到的都是他在演示的手,我们都没有说把摄像头对准彼此的脸,相互看一看对方的样子。呵呵,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网络是虚拟的,人却是真实的。与其说是该感谢网络,不如说感谢朋友。猛龙过江,谢谢你,发自肺腑的。(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陆文著发表于2013-11-19 21:32|

    说起我的面塑,必须得提及网络。

        网络真是个好东西,记得以前高中英语课本里就有类似介绍网络的文章,文中说在家里可以看病、购物等等,当时想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而如今一切均已变成了现实。网上购物、网上聊天、网上缴费、网上恋爱、查阅资料等等,可以说网络走进了千家万户,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诸多方便;生活中很大一部分人每天都会花一定的时间在网络上。上网习惯了,有时偶遇停电,我们似乎一下子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呵呵…
        我是从聊天开始接触网络的。生活中我其实是一个不善言词的人,可到了网上,似乎因为大家都不了解对方,无需有那么的顾忌,因此讲话时也变得轻松随意起来。那时单位还没有接通网络,只能到网吧里去上网。记得曾经是连续一个多月,我每天都会上网聊天,上网费三元一小时,每天都要花10几到20元的聊天费用。当时经常去的是西祠随园聊天室(南京师范大学的一个聊天室),去随园也是因为自己曾在南师大进修过3年,聊友间更能找到些共同的语言。当时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动了很多脑筋,取了很多网名,最终取名:豆芽上的鸟窝。取这个名字因为之前看了某篇文章,自己根据文章编了这么个名字。这个网名在后来的聊天中验证了是个“成功”的名字。很多陌生的网友看到这个名字便会主动来与我打招呼:“豆芽上怎么能做起鸟窝?”、“你是一只什么鸟?”、“你为什么会取这样的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豆芽上的鸟窝,真有趣!”,陌生网友间往往就在这样的问话中轻松的拉开话匣。时至今日,我依然在使用这样的网名。
        我学习面塑的主要就是借助了网络。最初的时候也像一些初学者一样,在网上搜集各方面关于面塑的资料,从配方到图片最后到视频。在此,我得感谢网络,不仅给我提供了各方面资料,还让我结识了全国各地好多像我一样对面塑有着浓厚兴趣的朋友们,并且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我学习面塑的过程中,他们的真诚、热情给了我莫大的鼓励与支持;他们的真诚、热情让我的心灵受到一次次的震撼与洗涤,同时也一步步激励我在面塑的征途中不断前行。
        最早是在论坛的帖子里知道“猛龙过江”的,他的作品精巧、传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在网上相遇了。我们说着面人,说着各自的喜好,虽然是第一次接触却像相识多年的老友。不知是谁先提到了席慕容。记得她的朦胧诗曾迷倒了多少少男少女,我还是高中时知晓她的,当然也是因为她的朦胧诗。我们谈到了席的《一棵开花的树》,也是我最喜欢、背得最熟的一首。或许是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喜好,或许是因为彼此间的坦诚,自那次谈话后猛龙过江在面塑上给了我很多的帮助。指导我如何和面、送我工具与材料、送我他的作品、最让我感动的是:他还把他制作面塑的过程拍成了录像,可由于录像网络传送起来太慢,他就用移动硬盘寄过来。他的这种真诚,对朋友的信任以及在技术上无私的奉献想必是很多同行们做不到的。猛龙过江,我的启蒙老师,他是当之无愧的。
        我们在网络上聊天多次,视频多次。然而谈及的都是面塑,看到的都是他在演示的手,我们都没有说把摄像头对准彼此的脸,相互看一看对方的样子。呵呵,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网络是虚拟的,人却是真实的。与其说是该感谢网络,不如说感谢朋友。猛龙过江,谢谢你,发自肺腑的。(未完待续)

    本贴最后由 陆文著 于 2013-11-19 21:58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