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散文:一去永不回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0

1239

那天,我又在三峡论坛流连的时候,总版上线了。我就问她,三峡现在还有看头吗?她告诉我说,三峡不如以前险峻了,也没什么气势,水比较平。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尽管媒体报道三峡全貌不会有大的变化,但我知道,心目中那个奔腾跌宕、壮丽激越的三峡已经永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水天相接、烟波浩淼的一汪平静。那一刻,我心底无比地悲凉。
  在中学的时候,我们的音乐课就是教唱歌。教过的很多歌都已经忘记了,唯有一首歌至今还在我耳畔响起——“三峡雨哟,三峡云哟,故乡的景哟故乡的情……” 我的家乡并不在三峡,我也从未去过三峡,但我却被这首歌里浓浓的乡情深深地打动了。我曾特意写信去省电台,为自己点播了这首《三峡情》,并录了下来。很多个夜晚我静静地听着这首歌,想象着美丽的三峡,体验着三峡人民对故土的热恋之情,泪水就会不觉间蓄满眼眶。
  一直以为,我会有充足的时间去看我心中的三峡。也正因为如此,我迟迟没有动身。工作以后,有条件了,却只有寒暑假。每个假期我都出去走一些地方,但就是没有去三峡。我以为她总是在的,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可是我忘记了,没有什么是恒古不变的,包括山川河流。当我终于意识到这一点,已经是在2003年6月1日(三峡工程首次蓄水)以后了。多少三峡人挥泪告别故土的离情,多少历史文化古迹永沉水底的遗憾,都湮没在高峡出平湖的的赞歌里。也许我从没去看过三峡,倒不失为一件幸运的事——没有见过她以前的壮丽和热闹,也就不会为现在的平静和冷清而痛心。这正如一个先天性的盲人,比起那后天失明的人来,更少了一些痛楚。毕竟,从一个色彩斑斓的光明的世界里突然永远地跌入无边的黑暗,其绝望之情,几人能够承受?
  但这终究只是自己对自己的一个勉强的安慰。三峡,注定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想起了我小学时代的老师杨安丽。她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敬业的教师。她把所有的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而在她上课的时候,却把自己5岁的儿子拒于教室门外,不让他影响教学,任孩子在走廊里可怜巴巴地啜泣。在我考上大学时,她还给我汇过钱,说是对我的奖励。我工作以后,她还是那么关心我,经常叫我去她家,和我聊天,了解我工作和生活的情况。那时候我感觉师生之间这样的情谊是多么的美好和可贵,我也一直以为这是我应该得到的。
  但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再去看她,只因为自己的家庭生活出现了波折,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的消沉和伤感。甚至有一次去赶校车上班时,在街上遇到她也去上课,我也只是匆匆和她说了几句,就赶紧逃开了。很多次路过她家附近,我对自己说,等我情绪好些了,就去看杨老师。我总以为时间是无限的,来日是很长的。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她儿子的打来的电话——那个小时候在我们教室门外哭泣的小男孩,已经在上大学了。当我听出是他以后,心想一定是老师让儿子来请我去她家玩了。果然,他一开口就说:“姐姐,我妈妈......因脑溢血去世了……”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当我回过神来,早已忍不住放声大哭!老师啊,您才四十七岁,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我说过要来看您的,我还没来得及啊!
   当我站在老师的遗体面前,看着她那熟悉的面容,怎么也止不住悲恸,一任泪水哗哗地流淌。才想起那次在街头匆匆一别竟是永诀。我恨自己,为什么不早去看老师,告诉她要顾惜身体,工作起来不要那么玩命?为什么一定要等情绪好了才去看她,又为什么要以为来日是无限的?
  终于明白,幸福也好,痛苦也罢,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当你想到一件事的时候,就要尽早去做,没有人会一直等着你。要孝敬父母,趁他们还在的时候;要看望朋友,趁你还记得他的时候;要出去行走,趁你还有激情的时候;要学习,要拼搏,趁你还年轻的时候。这世上有太多的东西,一旦失去,就永远不会再来。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吴兴红发表于2012-11-02 19:49|

    那天,我又在三峡论坛流连的时候,总版上线了。我就问她,三峡现在还有看头吗?她告诉我说,三峡不如以前险峻了,也没什么气势,水比较平。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尽管媒体报道三峡全貌不会有大的变化,但我知道,心目中那个奔腾跌宕、壮丽激越的三峡已经永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水天相接、烟波浩淼的一汪平静。那一刻,我心底无比地悲凉。
      在中学的时候,我们的音乐课就是教唱歌。教过的很多歌都已经忘记了,唯有一首歌至今还在我耳畔响起——“三峡雨哟,三峡云哟,故乡的景哟故乡的情……” 我的家乡并不在三峡,我也从未去过三峡,但我却被这首歌里浓浓的乡情深深地打动了。我曾特意写信去省电台,为自己点播了这首《三峡情》,并录了下来。很多个夜晚我静静地听着这首歌,想象着美丽的三峡,体验着三峡人民对故土的热恋之情,泪水就会不觉间蓄满眼眶。
      一直以为,我会有充足的时间去看我心中的三峡。也正因为如此,我迟迟没有动身。工作以后,有条件了,却只有寒暑假。每个假期我都出去走一些地方,但就是没有去三峡。我以为她总是在的,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可是我忘记了,没有什么是恒古不变的,包括山川河流。当我终于意识到这一点,已经是在2003年6月1日(三峡工程首次蓄水)以后了。多少三峡人挥泪告别故土的离情,多少历史文化古迹永沉水底的遗憾,都湮没在高峡出平湖的的赞歌里。也许我从没去看过三峡,倒不失为一件幸运的事——没有见过她以前的壮丽和热闹,也就不会为现在的平静和冷清而痛心。这正如一个先天性的盲人,比起那后天失明的人来,更少了一些痛楚。毕竟,从一个色彩斑斓的光明的世界里突然永远地跌入无边的黑暗,其绝望之情,几人能够承受?
      但这终究只是自己对自己的一个勉强的安慰。三峡,注定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想起了我小学时代的老师杨安丽。她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敬业的教师。她把所有的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而在她上课的时候,却把自己5岁的儿子拒于教室门外,不让他影响教学,任孩子在走廊里可怜巴巴地啜泣。在我考上大学时,她还给我汇过钱,说是对我的奖励。我工作以后,她还是那么关心我,经常叫我去她家,和我聊天,了解我工作和生活的情况。那时候我感觉师生之间这样的情谊是多么的美好和可贵,我也一直以为这是我应该得到的。
      但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再去看她,只因为自己的家庭生活出现了波折,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的消沉和伤感。甚至有一次去赶校车上班时,在街上遇到她也去上课,我也只是匆匆和她说了几句,就赶紧逃开了。很多次路过她家附近,我对自己说,等我情绪好些了,就去看杨老师。我总以为时间是无限的,来日是很长的。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她儿子的打来的电话——那个小时候在我们教室门外哭泣的小男孩,已经在上大学了。当我听出是他以后,心想一定是老师让儿子来请我去她家玩了。果然,他一开口就说:“姐姐,我妈妈......因脑溢血去世了……”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当我回过神来,早已忍不住放声大哭!老师啊,您才四十七岁,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我说过要来看您的,我还没来得及啊!
       当我站在老师的遗体面前,看着她那熟悉的面容,怎么也止不住悲恸,一任泪水哗哗地流淌。才想起那次在街头匆匆一别竟是永诀。我恨自己,为什么不早去看老师,告诉她要顾惜身体,工作起来不要那么玩命?为什么一定要等情绪好了才去看她,又为什么要以为来日是无限的?
      终于明白,幸福也好,痛苦也罢,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当你想到一件事的时候,就要尽早去做,没有人会一直等着你。要孝敬父母,趁他们还在的时候;要看望朋友,趁你还记得他的时候;要出去行走,趁你还有激情的时候;要学习,要拼搏,趁你还年轻的时候。这世上有太多的东西,一旦失去,就永远不会再来。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