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紫薇》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14

2582

.    济南人都知道,这座城市是没有春天的。说没有,其实是指它的春特别短暂,没头没脑的刮上几日燥燥的风,火辣的太阳就把那个“春”给晒融了,人们早已习惯脱去羊毛衫直接换T恤,这不;还没等大明湖畔的垂柳退去她那一袭嫩绿,湖面的荷花就迫不及待地绽放出朵朵嫣红,炎炎太阳底下,闪着耀目白光的粼粼水面明确宣告:“夏”已团团的围了我们。

    此时,满园春花的激情早已沉寂,该释放的能量都已绽放完毕,群芳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为我们的紫薇花让出T型台。

    刚进农历六月,大明湖铁公祠前、得月亭下的紫薇花已开的花团锦绣,逺观满树炫繁烂漫,如晴霞潋滟。近瞧朵朵簇簇,柔美轻盈、绚丽曼妙,忽而一只黄黑相间的小蜜蜂盈盈飞来,轻轻的吻着她鹅黄色的花蕊,她矜持的微微颤动,桃红的花色似乎因害羞变了水红,愈加显得婀娜多姿,在金色的阳光里,更让人觉得惊艳绝伦,美不胜收。四周浓绿的海棠、丁香、广玉兰及满架的藤萝等花树颇不情愿的为她做了陪衬。只有雍容大度的芭蕉,不时为她扇去阵阵善意的柔柔绿风,

    夏日的湖畔,绿稠红稀。五彩缤纷的紫薇,此时却吐出一片繁英。层层叠叠的花穗,千百朵亲密地簇拥在枝条前端,纯净柔和的色彩,恬淡如清凉圣美的霞,是极养眼的。繁葩密缀,堆锦簇绣,清风徐来,花枝轻摇,绛雪霏霏,娇姿艳色风韵可人。雪白、粉红、水红、紫红、淡紫等各种颜色,在翠绿叶子的映衬下争相竞艳,很诗意的浪漫着,为明湖的夏日平添了一抹亮色。

    宋代大诗人杨万里有诗赞颂:“似痴如醉丽还佳,露压风欺分外斜。谁道花无红百日,紫薇长放半年花。”
    明代的薛蕙也写过:“紫薇花最久,烂熳十旬期,夏日逾秋序,新花续放枝。”
    杜牧因他写过一首《紫薇花》:“晓迎秋露一枝新,不占园中最上春。桃李无言又何在,向风偏笑艳阳人。诗人虽写紫薇但诗中一字不提紫薇,却使人出处感受着紫薇的美丽。读来隽永如斯,令人玩味不已,因而得了个“杜紫薇”的雅号。

    紫薇,又称百日红、满堂红、痒痒树。为千屈菜科紫薇属双子叶植物。在我国已有一千多年的栽培历史,相传三国时期,诸葛亮隐居隆中的三顾堂,庭院里就有两株紫薇。《群芳谱》云:“紫薇花一枝数颖,一颖数花。每微风至,夭娇颤动,舞燕惊鸿未足为喻”。它花期长,七至十月花开不断,故名百日红。品种有银薇,翠薇,赤微等;以蓝色的翠薇为上品。入夏时节花开艳丽如霞,所以又称满堂红。其树皮自行脱落,树干倒显得莹滑光洁。老年的紫薇树,树身不复生表皮,筋脉酋劲,状如铁鞭鹤膝之老梅。轻轻抚摸,据说会浑身颤抖,枝摇叶动,所以叫它“痒痒树”,说来着实令人称奇。

     紫薇,名字含诗情、带画意,有形有色。使得许多女孩儿以其取名。琼瑶的《还珠格格》里那和小燕子一样可爱的紫薇,容貌出众,才气纵横,宽容善良,更有她与尔康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不知感动了多少少男少女。

    看着那些艳而不俗,媚而不妖,美到蚀骨的紫薇花,随着清风徜徉,清新馥郁的幽香扑面而来。芳菲花雨中,荷风也轻柔,燕雀也含笑。把她称作紫薇仙子,一点也不为过!抑或,她原本就是紫薇仙子,裹着缤纷的花语,拥着殷切的期望,穿尘而来……

  在这极具浪漫诗情的花前,静静的欣赏着她:清丽中透着婉约,美艳中不乏淳朴。轻盈柔婉,纤秀俊雅。此刻,我伫立於花间,思绪如秋水。嗅一缕暗香,盈满袖妩媚,就在紫薇这倾国倾城的花影里,想起了心底那朵遥远的、花儿般灿烂的温情笑靥。

  暖暖的芳香,霎时,洒满心田。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kurt发表于2011-07-09 16:31|

    .    济南人都知道,这座城市是没有春天的。说没有,其实是指它的春特别短暂,没头没脑的刮上几日燥燥的风,火辣的太阳就把那个“春”给晒融了,人们早已习惯脱去羊毛衫直接换T恤,这不;还没等大明湖畔的垂柳退去她那一袭嫩绿,湖面的荷花就迫不及待地绽放出朵朵嫣红,炎炎太阳底下,闪着耀目白光的粼粼水面明确宣告:“夏”已团团的围了我们。

        此时,满园春花的激情早已沉寂,该释放的能量都已绽放完毕,群芳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为我们的紫薇花让出T型台。

        刚进农历六月,大明湖铁公祠前、得月亭下的紫薇花已开的花团锦绣,逺观满树炫繁烂漫,如晴霞潋滟。近瞧朵朵簇簇,柔美轻盈、绚丽曼妙,忽而一只黄黑相间的小蜜蜂盈盈飞来,轻轻的吻着她鹅黄色的花蕊,她矜持的微微颤动,桃红的花色似乎因害羞变了水红,愈加显得婀娜多姿,在金色的阳光里,更让人觉得惊艳绝伦,美不胜收。四周浓绿的海棠、丁香、广玉兰及满架的藤萝等花树颇不情愿的为她做了陪衬。只有雍容大度的芭蕉,不时为她扇去阵阵善意的柔柔绿风,

        夏日的湖畔,绿稠红稀。五彩缤纷的紫薇,此时却吐出一片繁英。层层叠叠的花穗,千百朵亲密地簇拥在枝条前端,纯净柔和的色彩,恬淡如清凉圣美的霞,是极养眼的。繁葩密缀,堆锦簇绣,清风徐来,花枝轻摇,绛雪霏霏,娇姿艳色风韵可人。雪白、粉红、水红、紫红、淡紫等各种颜色,在翠绿叶子的映衬下争相竞艳,很诗意的浪漫着,为明湖的夏日平添了一抹亮色。

        宋代大诗人杨万里有诗赞颂:“似痴如醉丽还佳,露压风欺分外斜。谁道花无红百日,紫薇长放半年花。”
        明代的薛蕙也写过:“紫薇花最久,烂熳十旬期,夏日逾秋序,新花续放枝。”
        杜牧因他写过一首《紫薇花》:“晓迎秋露一枝新,不占园中最上春。桃李无言又何在,向风偏笑艳阳人。诗人虽写紫薇但诗中一字不提紫薇,却使人出处感受着紫薇的美丽。读来隽永如斯,令人玩味不已,因而得了个“杜紫薇”的雅号。

        紫薇,又称百日红、满堂红、痒痒树。为千屈菜科紫薇属双子叶植物。在我国已有一千多年的栽培历史,相传三国时期,诸葛亮隐居隆中的三顾堂,庭院里就有两株紫薇。《群芳谱》云:“紫薇花一枝数颖,一颖数花。每微风至,夭娇颤动,舞燕惊鸿未足为喻”。它花期长,七至十月花开不断,故名百日红。品种有银薇,翠薇,赤微等;以蓝色的翠薇为上品。入夏时节花开艳丽如霞,所以又称满堂红。其树皮自行脱落,树干倒显得莹滑光洁。老年的紫薇树,树身不复生表皮,筋脉酋劲,状如铁鞭鹤膝之老梅。轻轻抚摸,据说会浑身颤抖,枝摇叶动,所以叫它“痒痒树”,说来着实令人称奇。

         紫薇,名字含诗情、带画意,有形有色。使得许多女孩儿以其取名。琼瑶的《还珠格格》里那和小燕子一样可爱的紫薇,容貌出众,才气纵横,宽容善良,更有她与尔康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不知感动了多少少男少女。

        看着那些艳而不俗,媚而不妖,美到蚀骨的紫薇花,随着清风徜徉,清新馥郁的幽香扑面而来。芳菲花雨中,荷风也轻柔,燕雀也含笑。把她称作紫薇仙子,一点也不为过!抑或,她原本就是紫薇仙子,裹着缤纷的花语,拥着殷切的期望,穿尘而来……

      在这极具浪漫诗情的花前,静静的欣赏着她:清丽中透着婉约,美艳中不乏淳朴。轻盈柔婉,纤秀俊雅。此刻,我伫立於花间,思绪如秋水。嗅一缕暗香,盈满袖妩媚,就在紫薇这倾国倾城的花影里,想起了心底那朵遥远的、花儿般灿烂的温情笑靥。

      暖暖的芳香,霎时,洒满心田。 本贴最后由 kurt 于 2012-02-05 16:56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