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聊起宋庆龄的生活琐事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2

2458

1971年我家搬到什刹海西岸龙头井街羊角灯胡同的一个小院内,小院的原主人与满清皇族沾亲,文革初期造反派将房主人轰出小院迁到别处居住。院内的5间北房和对面的南房还保留着当初清末明初的建筑风格,灰砖灰瓦,东房是十年前盖的二层小楼,底层很宽敞,房主人可能是新派人物,为了聚会在自家盖了个舞厅。在此之前整个院子由街道居委会占有,我们搬来后,街道居委会就搬到到东面小楼办公。其实居委会平时没多少事,整个小楼经常空荡荡的,就有两位老头儿守着一部公用电话轮流值班。那时打个电话是5分钱一次,给人传电话1毛钱,这部电话管方圆2公里以内的居民。那时的人除非有特别重要的事才用电话,一般很少听到电话铃声。所以值班的人工作很清闲。其中一位姓钟的老头儿性格开朗好说话跟我们混得挺熟,我们管他叫钟大爷。
建国后钟大爷一直在宋庆龄家中做服务工作,干了二十多年刚退休,对这位伟人的生活了解颇多。钟大爷闲来没事总爱跟我们聊起发生在宋主席身边的事。其内容都是些生活琐事。让我记忆较深的是一套新装的故事。事情发生在1968年秋季,一天宋主席用自己的钱给钟大爷这些员工每人买了一套灰色咔叽布中山装。钟大爷领到衣服后非常高兴,他马上就将其锁在箱中,准备逢节过年时再穿。发衣服的第二天,宋主席家中来了许多中央领导同志,宋主席特意将钟大爷这些服务员叫到客厅与领导们见面,以示宋主席对佣人的关怀。当看到钟大爷还穿着旧工作服时,宋主席脸就沉下来了。发新装是为了迎接客人穿的,怎么就不理解领导的心思哪,为此钟大爷挨了批评。看来,即使是伟人,在生活中也有个盘算,使个小性。
1982年,我看到北京晚报根据钟大爷口述记者所写的追忆宋主席的文章,总觉得这不像出自钟大爷的口说的事,文章中宋主席的形象过于完美无瑕,使人高山仰止。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xsr567发表于2011-03-18 09:23|

    1971年我家搬到什刹海西岸龙头井街羊角灯胡同的一个小院内,小院的原主人与满清皇族沾亲,文革初期造反派将房主人轰出小院迁到别处居住。院内的5间北房和对面的南房还保留着当初清末明初的建筑风格,灰砖灰瓦,东房是十年前盖的二层小楼,底层很宽敞,房主人可能是新派人物,为了聚会在自家盖了个舞厅。在此之前整个院子由街道居委会占有,我们搬来后,街道居委会就搬到到东面小楼办公。其实居委会平时没多少事,整个小楼经常空荡荡的,就有两位老头儿守着一部公用电话轮流值班。那时打个电话是5分钱一次,给人传电话1毛钱,这部电话管方圆2公里以内的居民。那时的人除非有特别重要的事才用电话,一般很少听到电话铃声。所以值班的人工作很清闲。其中一位姓钟的老头儿性格开朗好说话跟我们混得挺熟,我们管他叫钟大爷。
    建国后钟大爷一直在宋庆龄家中做服务工作,干了二十多年刚退休,对这位伟人的生活了解颇多。钟大爷闲来没事总爱跟我们聊起发生在宋主席身边的事。其内容都是些生活琐事。让我记忆较深的是一套新装的故事。事情发生在1968年秋季,一天宋主席用自己的钱给钟大爷这些员工每人买了一套灰色咔叽布中山装。钟大爷领到衣服后非常高兴,他马上就将其锁在箱中,准备逢节过年时再穿。发衣服的第二天,宋主席家中来了许多中央领导同志,宋主席特意将钟大爷这些服务员叫到客厅与领导们见面,以示宋主席对佣人的关怀。当看到钟大爷还穿着旧工作服时,宋主席脸就沉下来了。发新装是为了迎接客人穿的,怎么就不理解领导的心思哪,为此钟大爷挨了批评。看来,即使是伟人,在生活中也有个盘算,使个小性。
    1982年,我看到北京晚报根据钟大爷口述记者所写的追忆宋主席的文章,总觉得这不像出自钟大爷的口说的事,文章中宋主席的形象过于完美无瑕,使人高山仰止。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