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关于漫画的逻辑与大便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2

2270

关于漫画的逻辑与大便

        •罗兴发•

     古希腊物理学家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移动地球。”阿基米德就给我们画了一幅漫画。移动地球显然是夸张,夸张却是合理的,合理在于阿基米德这幅漫画里用了杠杆的物理逻辑。由此可见,漫画讲讲逻辑,是有道理的。“漫画讲逻辑”作为一种理论叙述,理论研究,非常有意义。

     由阿基米德这句名言联想起漫画的逻辑问题,我已经注意很久了。在如何作文这个问题上,一种是自己立论来写,不与他人言论瓜葛,表达自己独立的建树,另一种是把自己的建树放进评论他人的观点来写,只是仅仅表现自己的见识而已。我查看了一下前辈漫画大师大家的言论,只有英韬先生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我创作时追求逻辑清楚。”写在《英韬漫画》序言里。他这里的逻辑是指漫画的什么,没有具体说。我想找找英先生其它文章,看看他对这个问题有些什么具体论述。我眼睛窄,找不到。他既然说了,当然也就有他的见解。即使这样,按照今天的学术风气,自己没见识的人,还千方百计剽窃人家的学术成果,还犯得着去抬捧某人一句话创造了什么理论?要抬捧成理论,得要系统地论述啊。既然你自己能够系统论述,犯得把自己的论述作为抬捧他人的资料吗?当下的这种学术风气非常不好。但是,如果把眼光放长一点看,中国传统社会道德与学术道德就不是这样。孔子给中国思想文化留下那么多辉煌灿烂,孔子对自己传道学问的评价,从来都是说自己“述而不作”,用今天的话说,他说自己传道的这些学问,都是叙述先人的,自己并没独立建树什么新学问。孔子真的是没自己的建树吗?中国的读书人恐怕没一个人会这样认为。然而,“述而不作”的确成了中国学术谦逊美德的传统。我不敢说自己有这种传统的学术美德,但我向往,我努力地发挥华君武的漫画本体论,便是对向往的实践。因此,我也努力想把英韬的“漫画讲逻辑”作为一种理论来进行阐述。

      《英韬的“漫画讲逻辑”论》这篇文章,虽然只贴出了第一章,但已经显示出“漫画讲逻辑”在漫画本体价值上的理论意义。第二章、第三章还将进一步论述。
我之所以迟迟没把这篇作文后两章打出来,自己确实有些顾虑。以前我写华君武的漫画本体论,一些小三混混便骂这是擦皮鞋。英韬也是名人,我这篇文章写了,不也会有一些小三出来骂擦皮鞋吗?以前我暗示可以给吴某写点文章,于是此人公开地说,“别擦我的皮鞋了”。人世间人与人之间相处,本来有很多微妙的艺术处理方式,现在都已经被不好风气弄没有了。我确实担心又会遭到小三先生们的攻击。事实确实是这样,文章才贴出来第一章,就有小三贴帖子骂“罗擦皮鞋”了。文章是否全部打出来,确实还有些顾虑。

      “漫画讲逻辑”有没有道理?这里就只谈一点点罢。

      图一:一个人站在杠杆的力点上,杠杆的另一头已经把地球翘起来了。
评论:“不可能。不符合力学逻辑。”
图一作者驳斥评论:“你根本不懂漫画艺术!”

     图二:日本人站在杠杆的力点上,杠杆的另一头已经把地球翘起来了。
评论:“虽然你内心里想认小日本是你爸,但是,你的画本身就不符合事理逻辑。现在小日本还翘不动地球。”
图二作者驳斥评论:“你根本不懂漫画艺术!“

     图三:杠杆的力点上放着一杯水,杠杆的另一头已经把地球翘起来了,不过,这个地球已经是干旱得像个破皮球。
评论:“符合事理逻辑。更难得的是在形式上也注意了符合逻辑。”
图三作者表态:“我画漫画就注意逻辑。”

    从第三图漫画创作看,“漫画讲逻辑”确实大有学术研究的意义。但是,像图一、图二这样的作者,在当今漫画创作队伍里却有着广泛的自信、自豪、自傲的势态范围。他们有一套自己的思想方式来驳斥对第三图的评论:“现在讲思想文化多元化,价值多元化,我们就相信我们自己的创作,你能够说是违法吗?”思想、文化多元化,价值多元化,这些口号后面有着极为深刻的东西软实力“战争”的较量,确实还没有法律能够来介入,所以,思想的真理和艺术的真理都会败在他们这些手里。在他们的面前,你真还得小心谨慎,不然,他们马上就又对你一阵炮轰:“你说漫画画思想讲逻辑是份红烧肉,我们就不吃你这个,就爱吃大便又怎样?你没见日本科学已经把大便做成了美味佳肴?你的脑袋怎么还如此陈旧啊?你为什么就不讲科学啊?”于是乎还马上从网上下载两份微妙微俏的大便佳肴的照片给你看。如果有现货,马上就吃给你看,就可以把你不懂科学的人羞辱得无地自容。

     漫画创作存在着这种势态,所以我也很怀疑自己,写“漫画讲逻辑”的学术文章,脑袋是不是真的陈旧了?不就有那么几个人还在藐视我的居住地停电,是多么的荒蛮!

     我固然怀疑自己写“漫画讲逻辑”的学术文章是不是脑袋陈旧了,但也生出另一种怀疑:大便固然都可以科学成美味佳肴,但是,审美价值与道德却不是用科学化能够评判的啊,科学、审美价值、道德,是不同领域中的功能,这些逻辑是混淆不得的;漫画的形式固然不必处处符合逻辑,但是,画漫画的人仍然是社会人,社会人可以不讲逻辑吗?画漫画的人,可以不要一个有着逻辑思维能力的脑袋吗?

                                                     2011、2、18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罗兴发发表于2011-02-18 22:20|

    关于漫画的逻辑与大便

            •罗兴发•

         古希腊物理学家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移动地球。”阿基米德就给我们画了一幅漫画。移动地球显然是夸张,夸张却是合理的,合理在于阿基米德这幅漫画里用了杠杆的物理逻辑。由此可见,漫画讲讲逻辑,是有道理的。“漫画讲逻辑”作为一种理论叙述,理论研究,非常有意义。

         由阿基米德这句名言联想起漫画的逻辑问题,我已经注意很久了。在如何作文这个问题上,一种是自己立论来写,不与他人言论瓜葛,表达自己独立的建树,另一种是把自己的建树放进评论他人的观点来写,只是仅仅表现自己的见识而已。我查看了一下前辈漫画大师大家的言论,只有英韬先生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我创作时追求逻辑清楚。”写在《英韬漫画》序言里。他这里的逻辑是指漫画的什么,没有具体说。我想找找英先生其它文章,看看他对这个问题有些什么具体论述。我眼睛窄,找不到。他既然说了,当然也就有他的见解。即使这样,按照今天的学术风气,自己没见识的人,还千方百计剽窃人家的学术成果,还犯得着去抬捧某人一句话创造了什么理论?要抬捧成理论,得要系统地论述啊。既然你自己能够系统论述,犯得把自己的论述作为抬捧他人的资料吗?当下的这种学术风气非常不好。但是,如果把眼光放长一点看,中国传统社会道德与学术道德就不是这样。孔子给中国思想文化留下那么多辉煌灿烂,孔子对自己传道学问的评价,从来都是说自己“述而不作”,用今天的话说,他说自己传道的这些学问,都是叙述先人的,自己并没独立建树什么新学问。孔子真的是没自己的建树吗?中国的读书人恐怕没一个人会这样认为。然而,“述而不作”的确成了中国学术谦逊美德的传统。我不敢说自己有这种传统的学术美德,但我向往,我努力地发挥华君武的漫画本体论,便是对向往的实践。因此,我也努力想把英韬的“漫画讲逻辑”作为一种理论来进行阐述。

          《英韬的“漫画讲逻辑”论》这篇文章,虽然只贴出了第一章,但已经显示出“漫画讲逻辑”在漫画本体价值上的理论意义。第二章、第三章还将进一步论述。
    我之所以迟迟没把这篇作文后两章打出来,自己确实有些顾虑。以前我写华君武的漫画本体论,一些小三混混便骂这是擦皮鞋。英韬也是名人,我这篇文章写了,不也会有一些小三出来骂擦皮鞋吗?以前我暗示可以给吴某写点文章,于是此人公开地说,“别擦我的皮鞋了”。人世间人与人之间相处,本来有很多微妙的艺术处理方式,现在都已经被不好风气弄没有了。我确实担心又会遭到小三先生们的攻击。事实确实是这样,文章才贴出来第一章,就有小三贴帖子骂“罗擦皮鞋”了。文章是否全部打出来,确实还有些顾虑。

          “漫画讲逻辑”有没有道理?这里就只谈一点点罢。

          图一:一个人站在杠杆的力点上,杠杆的另一头已经把地球翘起来了。
    评论:“不可能。不符合力学逻辑。”
    图一作者驳斥评论:“你根本不懂漫画艺术!”

         图二:日本人站在杠杆的力点上,杠杆的另一头已经把地球翘起来了。
    评论:“虽然你内心里想认小日本是你爸,但是,你的画本身就不符合事理逻辑。现在小日本还翘不动地球。”
    图二作者驳斥评论:“你根本不懂漫画艺术!“

         图三:杠杆的力点上放着一杯水,杠杆的另一头已经把地球翘起来了,不过,这个地球已经是干旱得像个破皮球。
    评论:“符合事理逻辑。更难得的是在形式上也注意了符合逻辑。”
    图三作者表态:“我画漫画就注意逻辑。”

        从第三图漫画创作看,“漫画讲逻辑”确实大有学术研究的意义。但是,像图一、图二这样的作者,在当今漫画创作队伍里却有着广泛的自信、自豪、自傲的势态范围。他们有一套自己的思想方式来驳斥对第三图的评论:“现在讲思想文化多元化,价值多元化,我们就相信我们自己的创作,你能够说是违法吗?”思想、文化多元化,价值多元化,这些口号后面有着极为深刻的东西软实力“战争”的较量,确实还没有法律能够来介入,所以,思想的真理和艺术的真理都会败在他们这些手里。在他们的面前,你真还得小心谨慎,不然,他们马上就又对你一阵炮轰:“你说漫画画思想讲逻辑是份红烧肉,我们就不吃你这个,就爱吃大便又怎样?你没见日本科学已经把大便做成了美味佳肴?你的脑袋怎么还如此陈旧啊?你为什么就不讲科学啊?”于是乎还马上从网上下载两份微妙微俏的大便佳肴的照片给你看。如果有现货,马上就吃给你看,就可以把你不懂科学的人羞辱得无地自容。

         漫画创作存在着这种势态,所以我也很怀疑自己,写“漫画讲逻辑”的学术文章,脑袋是不是真的陈旧了?不就有那么几个人还在藐视我的居住地停电,是多么的荒蛮!

         我固然怀疑自己写“漫画讲逻辑”的学术文章是不是脑袋陈旧了,但也生出另一种怀疑:大便固然都可以科学成美味佳肴,但是,审美价值与道德却不是用科学化能够评判的啊,科学、审美价值、道德,是不同领域中的功能,这些逻辑是混淆不得的;漫画的形式固然不必处处符合逻辑,但是,画漫画的人仍然是社会人,社会人可以不讲逻辑吗?画漫画的人,可以不要一个有着逻辑思维能力的脑袋吗?

                                                         2011、2、18
    本贴最后由 罗兴发 于 2011-02-18 22:21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