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油画画面·国画画神·漫画画心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8

2087

油画画面•国画画神•漫画画心
                                                   
                                          罗兴发

        漫画究竟是怎样一个画种?在艺术之林中到底是怎样一个地位?我们只要从艺术的本体上作一简要比较,这个问题就清楚了。

       所谓油画画面,这个“面”字指表面,当然这是俗话了,用艺术的专业用语讲,就叫写实主义。我很赞成毛主席老人家对人民群众智慧的称赞,在哲学“合二为一”与“一分为二”的论战中,农民说,农民和地主能“合二为一”吗?工人说,工人能够与资本家“合二为一”吗?一些深奥的道理,人民群众往往能够一语破的。尽管现在一些学者把《包身工》、《半夜鸡叫》、资本家、地主这些文章与词汇都抹掉了,好像做得非常之和谐,但历史的严峻考验恐怕还在后头。不管怎么说,毛主席老人家欣赏把复杂的问题用简单形象的文字表述出来的原则,还是可以学习的。当然,油画的写实主义有现实写实主义、浪漫写实主义等等区分,但画“面”却是共同特点,例如他们都可以画裸体,这裸体相对于“神”、“心”,那的确是“面”了。

       国画画裸体只是近年的事,严格地说,这不叫国画裸体,叫水墨裸体。传统国画没有“裸体”之说,虽然民间的春宫图有裸妇,但春宫图从来没构成“国画”。中国国画从晋朝顾恺之提出“以形写神”“传神写照”,一路下来,画家们对“神”发挥得淋漓尽致,“神韵”、“神骨”、“神形兼备”,等等“画贵神”,构成了中国画的独特审美追求,“神”构成了中国画的独特本体特征。尽管有苏东坡提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形似”为后来泼墨、写意立了论,但都在贵“神”,用西画的绘画术语讲,它仍然是现实主义的。国画的现实主义与油画的现实主义从社会哲学上说没有多大区别,但艺术理念,审美追求,区别就大了。一个是“面”,一个是“神”。“神”和“面”从艺术哲学上说,“神”肯定高与“面”了。所谓中国的“文人画”,表现的不在“面”——即“形”,追求的是艺术哲学,内在——即“神”。

        漫画画“心”,我这里特别强调的是中国漫画,与国画的艺术哲学追求是很相近的。讲“心”,可不是俗语哦,“心之官则思”,“心”在中国哲学思想史上是非常独特与奥妙的。“诚心”、“良心”构成了中华民族的伦理道德脊梁,“天心”、“民心”构成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思想脊梁。把“心”译成西式思想哲学术语,就是“思想”。中国漫画画心,也就是中国最杰出的漫画大师华君武所说的:“漫画是画思想的艺术”。中国漫画的艺术哲学追求与国画的艺术哲学追求很相近,但是,中国漫画自己的表达却是独特的。例如,如果胆大包天的油画家、国画家敢于重画《包身工》、《半夜鸡叫》,但是,他们就不能画出为什么当下一些学者要抹去《包身工》、《半夜鸡叫》及“资本家”、“地主”这些词语。只有漫画才能画出这个为什么。当然,漫画家是不是敢于画,那学问就多了。你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有深入的研究么?你对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学说、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学说、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有深入的研究么?你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本质有深入的研究么?不谈你信仰什么,只谈你把这些学说当学问来研究。你没有这些学问,你不能从社会历史的宏大背景看问题,你完全不知怎样画。中国漫画是有学有术的,它对漫画家的学问要求远远严格于对油画家、国画家的要求。从这个角度看中国漫画,真是一个高贵的画种。正因为它高贵,所以当今油画国画都在学习借鉴漫画的表现方法。

       我上面是谈油画、国画、漫画的本体,从而认识漫画究竟是怎样一个画种。
然而,漫画为什么在当下往往又被人瞧不起呢?问题不是出在漫画艺术画种本身,而是出在漫画人自己身上。中国漫画是经过了百年战斗洗礼的,老一代漫画家们在血与火中创作建树,漫画广受人民群众喜爱,杰出的漫画大师被人民家喻户晓。老一代漫画家们的思想,品质,现在很多所谓的漫画人还否定他们。可是,他们在否定前人的时候,自己能有什么思想、人品能够被人肯定呢?很多人混迹漫画,连美术常识都缺乏,思想又浅薄,人品又次,他们大大地伤害了漫画艺术的崇高荣誉。

       说这些人思想浅薄,不要不服气。举个例子说,有的人确实能够画两笔,就时时口吐狂言,甚至攻击人民爱戴的政治家,就艺术讲艺术,其实连绘画构图的常识都是胡扯。构图居左居右居中本属根据内容而烘托意境的技术事,本无所谓传统和求新求变的反传统,却硬要说居右是传统,居左是反传统。什么是传统?其实他脑袋里一塌糊涂。此人人品也次,优劣在一个人身上合二为一了。到底怎样看待“一分为二”与“合二为一”?强调“合二为一”者,往往把恶劣也当成优秀,要合嘛,合而和嘛;强调“一分为二”,则要去恶劣,这就是毛主席老人家主张“两分法哲学”的高明之处。所以,现在很多人怀念毛老人家。此人却时常否“毛”。浅薄了!浅薄了!

       中国漫画的本体决定了自己是高贵的艺术。但是,对今天的漫画人,的确是要一分为二看。不一分为二看,高贵的艺术往往会被混迹弄得不高贵。漫画是画心的艺术,漫画人则首先自己要“立心”,立“诚心”、“良心”,然后思“天心”、“民心”、“天地之心”。

                                          2010年11月14日


附录
(一)
     非常感谢编辑能够把此篇小文打到百度快照上去。

     看来我还不是绝对的孤家寡人,还是有理解的。

     这篇小文中心论说漫画的本体,取油画国画作衬。如果照中学老师批改作文,“然而”后面的都划掉,对前面则写批语:“中心突出,论证清楚,层次分明,因为后面画蛇添足,扣10分,全文90分。”中学老师讲作文章法是对的。我是老学生了,已经进入社会了,写作文还得有解决实际问题的针对性,就不得不画蛇添足了。

    我还是很感谢老师,既严格训练学生作文的基本方法,又很开明,他又教我们,文章真要写得好,那还要学习“风行于水上自然成纹”。“自然成纹”这话我当然知道是谁说的,我们永远也是无法追赶的。我还是总想着老师的教导。我想,这个“自然”,不是不讲写作方法,而是要把方法融汇得自然。

    这篇小文,结构上交织着两条线,一条谈艺术,一条讲哲学而贴时政。但两条线并不油水分离,而是交织得很自然。从通篇来看,由于有交织,“然而”后面一段文字就不是画蛇添足了。有第二条线的交织,使这篇小文章的思想深度就不仅仅是谈艺术了。“油画画面,国画画神,漫画画心”这个概括,我相信会被有见识的人引用。不引用,被剽窃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但是,此文中我最珍惜的却是这样一句话:

    到底怎样看待“一分为二”与“合二为一”?强调“合二为一”者,往往把恶劣也当成优秀,要合嘛,合而和嘛;强调“一分为二”,则要去恶劣,这就是毛主席老人家主张“两分法”的高明之处。
     
     1964年,中国开展了一场哲学大讨论,中央党校校长杨献珍主张事物是“合二为一”的,毛主席提出事物是“一分为二”的。“合二为一”的最坚证据拿氢氧合成水说事。支持毛泽东的则说水可以分出氢和氧。毛主席则最欣赏人民的智慧,农民与地主合不成一,工人与资本家合不成一。经过几十年风雨之后,有人又在“合二为一”那里找依据了。我自己觉得,人不仅要有信仰,而且要追求真理,所以我才在这篇小文里表示了自己对真理的认识。这句话虽然没什么独到之处,但“合恶”“去恶”肯定属于本质性的见解。关于我的见解,我不想在网上得到什么点击率,如果有一二见识者能理解,也就心足了。

     1964年,我还在读中学,别人都懂得“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就乱读课外书。当然就没办法走遍天下了,最终只能作石匠。不过,也读过好书。那时提倡学生读毛主席著作,我偷偷地把毛主席的《矛盾论》《实践论》看了三遍。“合二为一”、“一分为二”大讨论,党报都通通转载这些大块文章,下晚自习的时候,我就偷偷把载有这些文章的报纸私有了。这些学习对我后来的思想很有好处。那时抗美援越搞得如火如荼,报纸上很多漫画,也让我入迷。入迷漫画时又在入迷哲学。所以我入迷漫画的方法就不是依葫芦画瓢,我把收集的抗美援越漫画在桌子上排开,然后找它们的创作规律,很快就找到了“矛盾法”,美国鬼子夸耀他的“空中优势”,漫画家就专门贬低它的优势,让它优势处处失败。八十年代漫画火热,漫画理论家们向漫画青年传授“矛盾法”,我向华老写信笑他们,对敌漫画讲“矛盾法”可以,画内部漫画了,大讲“矛盾法”,学习漫画的人如果不懂哲学上的矛盾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为矛盾而矛盾,就可能颠倒黑白。年青时候学了点哲学,对看问题很有帮助。华老就觉得我看问题很有自己的见解,所以一直通信几十年。

     虽然我最终只是个石匠,但年青时入迷哲学和漫画,使我对华君武漫画艺术有独钟独到的看法。锲而不舍,随便别人怎样骂我,拉大旗也好,贴名人也好,擦皮鞋也好,割舍不掉了,没办法,就继续挨骂吧。

     真是没办法呀,这篇文章在艺术上还是在谈华老的漫画艺术本体论,把漫画理解为高贵的画种,这是以前没人能够理解的,他们不研究华君武艺术理论啊!一个艺术大师提出一个理论,有时候不需要长篇大论,一句话一个观点就足以定乾坤,晋朝顾恺之一句“以形写神”,一个“神”字就定了国画乾坤上千年。如果华老的本体论不能定漫画的乾坤,还有谁的理论能够定得了漫画的乾坤?学术也要讲真理,不是胡扯鬼话。

      当然,这篇文章还以毛主席主张的“两分法”贴了一下时政,一些人之所以敢于狂妄地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确实与社会气候有关。毛泽东思想也是主张唯物史观的,用唯物史观看这些狂妄,狂妄好景是不会长的。华君武从延安跟随毛主席一路走过来,谈华君武艺术理论,由此而联想到毛主席和他的哲学主张以及时下社会,是很自然的事。

     这篇文章也可以说是谈艺贴时。这大概应该是我作文的风格。我评论好多人的漫画都是如此。如对罗杰的画我写了一篇《想起了商鞅经济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我评论别人的漫画,之所以极少谈技巧,我仍然记得从老师那里学的一点知识。文章真要写好,要学“风行于水上自然成纹”。这是苏东坡讲的,他太豪放了,千法万法都烂熟于心之后,反倒没有了束缚,洋洋洒洒,如行云流水。关于漫画的技巧,我以为,千巧万巧,自然成文方最巧。由于我有这些看法,所以极少谈别人的技巧。如果我的贴时谈艺还不如谈技巧与人有帮助的话,那只是我个人的过错了。

     由于我自己的过错,所以我也不求什么点击率的快感,如果有一二见识者能够理解就足已。

     再次感谢编辑能够把这篇小文打在百度快照上去。这确实比收集我顺手还一“插”字的语录打在百度上去要有意义。

                                                     老兴发
                                               2010年11月15日


(二)
      “油画画面,国画画神,漫画画心”,我相信凡是目睹了的人,都会令他过目不忘,绝不会在他心中烂掉,遗臭万年。这个概括从来没人说过,的确很经典。我之所以敢于这样来评价,因为产生这句经典语言的最终功劳还是华君武艺术本体论。
这句话是怎样产生的呢?

      我越讲华君武艺术本体论,越有人骂我,我越想从理论上提高漫画的地位。于是我写了这样一个帖子:“漫画画屁股画不过油画,油画画心画不过漫画”。“画心”是从那里来的呢?华君武漫画本体论“漫画是画思想的艺术”,这里所言的“思想”,中国古代哲学里的“心”就可以与其相通,“画思想”换成“画心”,只是用词的转换,内涵一点没变。有人把我这个帖子当流氓语言。为什么?他们只看得见“屁股”,不理解“画心”。别人越骂,我却越是要把“画心”完善,于是把上面这句话加以调整,并且把国画也拉来作垫,“油画画面,国画画神,漫画画心”这句话就形成了。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写方唐大师?”我迟迟没答。为什么?我心中在反问,什么才是大师?师者,效法也!你的创作经验能不能够总结出来指教别人?尤其有没有理论建树可以引导漫画方向?如果没有,你只有一些创作,得过一些奖,反正我是不想称你为大师的。据我所知,方唐先生本人并没接受别人称他为大师。至于有些人称方先生是大师,甚至说他的艺术成就还高过廖冰兄云云,那是他们说的人自己的事,与方先生本人无关。现在漫画大师满天飞,大师多如牛毛,却未见几多经验总结,也没见什么建树可言。狂大师也不少,这些大师大在什么地方?大在什么他都敢骂,骂是最不需要学问的事情,也是最容易的事情。但是,骂也是最没得力量的,华君武的本体论,不仅没骂倒,越是研究,越是觉得漫画很高贵,画漫画越需要学问。老一代漫画家中,大师的确还是不少的,以后慢慢谈。我以为,华君武老才是最杰出的大师。

      华君武老是最杰出的大师,今天的年青漫画学习人,才发表一点漫画,就以为前代艺术家的传统通通都应该颠覆,大浪淘沙,他们自己才是骄子。浅薄了,漫画创作是做艺术,不是做商品。艺术是思想产品,与传统是一种血缘关系,正如儿子是老子的传统产物。当然,如果儿子是杂种,的确可以反老子的传统。从伦理角度说,最好是不要反,这逗人笑话。但是,从商品学上讲,他必须反。这就是一些经济学家所说的,“经济学是不需要讲道德的”。用做商品的眼光来否定前人的一切,这是当今社会的通病。你当商品来做漫画,你有病才骂漫画艺术本体论,有病怎么骂得倒真理呢?越骂,越研究华君武艺术理论,越能够认识漫画艺术在艺术之林的的高贵。“油画画面,国画画神,漫画画心”,经典地在概括漫画的高贵啊!

                                               罗兴发
                                            2010年11月16日


(大凡我自己认为可保留的文章,我都打在会员BLOG里。这两个帖子就补充附录在上面这篇文章的后面。这个论坛的功能真好,很感谢。)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罗兴发发表于2010-11-14 12:20|

    油画画面•国画画神•漫画画心
                                                       
                                              罗兴发

            漫画究竟是怎样一个画种?在艺术之林中到底是怎样一个地位?我们只要从艺术的本体上作一简要比较,这个问题就清楚了。

           所谓油画画面,这个“面”字指表面,当然这是俗话了,用艺术的专业用语讲,就叫写实主义。我很赞成毛主席老人家对人民群众智慧的称赞,在哲学“合二为一”与“一分为二”的论战中,农民说,农民和地主能“合二为一”吗?工人说,工人能够与资本家“合二为一”吗?一些深奥的道理,人民群众往往能够一语破的。尽管现在一些学者把《包身工》、《半夜鸡叫》、资本家、地主这些文章与词汇都抹掉了,好像做得非常之和谐,但历史的严峻考验恐怕还在后头。不管怎么说,毛主席老人家欣赏把复杂的问题用简单形象的文字表述出来的原则,还是可以学习的。当然,油画的写实主义有现实写实主义、浪漫写实主义等等区分,但画“面”却是共同特点,例如他们都可以画裸体,这裸体相对于“神”、“心”,那的确是“面”了。

           国画画裸体只是近年的事,严格地说,这不叫国画裸体,叫水墨裸体。传统国画没有“裸体”之说,虽然民间的春宫图有裸妇,但春宫图从来没构成“国画”。中国国画从晋朝顾恺之提出“以形写神”“传神写照”,一路下来,画家们对“神”发挥得淋漓尽致,“神韵”、“神骨”、“神形兼备”,等等“画贵神”,构成了中国画的独特审美追求,“神”构成了中国画的独特本体特征。尽管有苏东坡提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形似”为后来泼墨、写意立了论,但都在贵“神”,用西画的绘画术语讲,它仍然是现实主义的。国画的现实主义与油画的现实主义从社会哲学上说没有多大区别,但艺术理念,审美追求,区别就大了。一个是“面”,一个是“神”。“神”和“面”从艺术哲学上说,“神”肯定高与“面”了。所谓中国的“文人画”,表现的不在“面”——即“形”,追求的是艺术哲学,内在——即“神”。

            漫画画“心”,我这里特别强调的是中国漫画,与国画的艺术哲学追求是很相近的。讲“心”,可不是俗语哦,“心之官则思”,“心”在中国哲学思想史上是非常独特与奥妙的。“诚心”、“良心”构成了中华民族的伦理道德脊梁,“天心”、“民心”构成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思想脊梁。把“心”译成西式思想哲学术语,就是“思想”。中国漫画画心,也就是中国最杰出的漫画大师华君武所说的:“漫画是画思想的艺术”。中国漫画的艺术哲学追求与国画的艺术哲学追求很相近,但是,中国漫画自己的表达却是独特的。例如,如果胆大包天的油画家、国画家敢于重画《包身工》、《半夜鸡叫》,但是,他们就不能画出为什么当下一些学者要抹去《包身工》、《半夜鸡叫》及“资本家”、“地主”这些词语。只有漫画才能画出这个为什么。当然,漫画家是不是敢于画,那学问就多了。你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有深入的研究么?你对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学说、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学说、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有深入的研究么?你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本质有深入的研究么?不谈你信仰什么,只谈你把这些学说当学问来研究。你没有这些学问,你不能从社会历史的宏大背景看问题,你完全不知怎样画。中国漫画是有学有术的,它对漫画家的学问要求远远严格于对油画家、国画家的要求。从这个角度看中国漫画,真是一个高贵的画种。正因为它高贵,所以当今油画国画都在学习借鉴漫画的表现方法。

           我上面是谈油画、国画、漫画的本体,从而认识漫画究竟是怎样一个画种。
    然而,漫画为什么在当下往往又被人瞧不起呢?问题不是出在漫画艺术画种本身,而是出在漫画人自己身上。中国漫画是经过了百年战斗洗礼的,老一代漫画家们在血与火中创作建树,漫画广受人民群众喜爱,杰出的漫画大师被人民家喻户晓。老一代漫画家们的思想,品质,现在很多所谓的漫画人还否定他们。可是,他们在否定前人的时候,自己能有什么思想、人品能够被人肯定呢?很多人混迹漫画,连美术常识都缺乏,思想又浅薄,人品又次,他们大大地伤害了漫画艺术的崇高荣誉。

           说这些人思想浅薄,不要不服气。举个例子说,有的人确实能够画两笔,就时时口吐狂言,甚至攻击人民爱戴的政治家,就艺术讲艺术,其实连绘画构图的常识都是胡扯。构图居左居右居中本属根据内容而烘托意境的技术事,本无所谓传统和求新求变的反传统,却硬要说居右是传统,居左是反传统。什么是传统?其实他脑袋里一塌糊涂。此人人品也次,优劣在一个人身上合二为一了。到底怎样看待“一分为二”与“合二为一”?强调“合二为一”者,往往把恶劣也当成优秀,要合嘛,合而和嘛;强调“一分为二”,则要去恶劣,这就是毛主席老人家主张“两分法哲学”的高明之处。所以,现在很多人怀念毛老人家。此人却时常否“毛”。浅薄了!浅薄了!

           中国漫画的本体决定了自己是高贵的艺术。但是,对今天的漫画人,的确是要一分为二看。不一分为二看,高贵的艺术往往会被混迹弄得不高贵。漫画是画心的艺术,漫画人则首先自己要“立心”,立“诚心”、“良心”,然后思“天心”、“民心”、“天地之心”。

                                              2010年11月14日


    附录
    (一)
         非常感谢编辑能够把此篇小文打到百度快照上去。

         看来我还不是绝对的孤家寡人,还是有理解的。

         这篇小文中心论说漫画的本体,取油画国画作衬。如果照中学老师批改作文,“然而”后面的都划掉,对前面则写批语:“中心突出,论证清楚,层次分明,因为后面画蛇添足,扣10分,全文90分。”中学老师讲作文章法是对的。我是老学生了,已经进入社会了,写作文还得有解决实际问题的针对性,就不得不画蛇添足了。

        我还是很感谢老师,既严格训练学生作文的基本方法,又很开明,他又教我们,文章真要写得好,那还要学习“风行于水上自然成纹”。“自然成纹”这话我当然知道是谁说的,我们永远也是无法追赶的。我还是总想着老师的教导。我想,这个“自然”,不是不讲写作方法,而是要把方法融汇得自然。

        这篇小文,结构上交织着两条线,一条谈艺术,一条讲哲学而贴时政。但两条线并不油水分离,而是交织得很自然。从通篇来看,由于有交织,“然而”后面一段文字就不是画蛇添足了。有第二条线的交织,使这篇小文章的思想深度就不仅仅是谈艺术了。“油画画面,国画画神,漫画画心”这个概括,我相信会被有见识的人引用。不引用,被剽窃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但是,此文中我最珍惜的却是这样一句话:

        到底怎样看待“一分为二”与“合二为一”?强调“合二为一”者,往往把恶劣也当成优秀,要合嘛,合而和嘛;强调“一分为二”,则要去恶劣,这就是毛主席老人家主张“两分法”的高明之处。
         
         1964年,中国开展了一场哲学大讨论,中央党校校长杨献珍主张事物是“合二为一”的,毛主席提出事物是“一分为二”的。“合二为一”的最坚证据拿氢氧合成水说事。支持毛泽东的则说水可以分出氢和氧。毛主席则最欣赏人民的智慧,农民与地主合不成一,工人与资本家合不成一。经过几十年风雨之后,有人又在“合二为一”那里找依据了。我自己觉得,人不仅要有信仰,而且要追求真理,所以我才在这篇小文里表示了自己对真理的认识。这句话虽然没什么独到之处,但“合恶”“去恶”肯定属于本质性的见解。关于我的见解,我不想在网上得到什么点击率,如果有一二见识者能理解,也就心足了。

         1964年,我还在读中学,别人都懂得“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就乱读课外书。当然就没办法走遍天下了,最终只能作石匠。不过,也读过好书。那时提倡学生读毛主席著作,我偷偷地把毛主席的《矛盾论》《实践论》看了三遍。“合二为一”、“一分为二”大讨论,党报都通通转载这些大块文章,下晚自习的时候,我就偷偷把载有这些文章的报纸私有了。这些学习对我后来的思想很有好处。那时抗美援越搞得如火如荼,报纸上很多漫画,也让我入迷。入迷漫画时又在入迷哲学。所以我入迷漫画的方法就不是依葫芦画瓢,我把收集的抗美援越漫画在桌子上排开,然后找它们的创作规律,很快就找到了“矛盾法”,美国鬼子夸耀他的“空中优势”,漫画家就专门贬低它的优势,让它优势处处失败。八十年代漫画火热,漫画理论家们向漫画青年传授“矛盾法”,我向华老写信笑他们,对敌漫画讲“矛盾法”可以,画内部漫画了,大讲“矛盾法”,学习漫画的人如果不懂哲学上的矛盾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为矛盾而矛盾,就可能颠倒黑白。年青时候学了点哲学,对看问题很有帮助。华老就觉得我看问题很有自己的见解,所以一直通信几十年。

         虽然我最终只是个石匠,但年青时入迷哲学和漫画,使我对华君武漫画艺术有独钟独到的看法。锲而不舍,随便别人怎样骂我,拉大旗也好,贴名人也好,擦皮鞋也好,割舍不掉了,没办法,就继续挨骂吧。

         真是没办法呀,这篇文章在艺术上还是在谈华老的漫画艺术本体论,把漫画理解为高贵的画种,这是以前没人能够理解的,他们不研究华君武艺术理论啊!一个艺术大师提出一个理论,有时候不需要长篇大论,一句话一个观点就足以定乾坤,晋朝顾恺之一句“以形写神”,一个“神”字就定了国画乾坤上千年。如果华老的本体论不能定漫画的乾坤,还有谁的理论能够定得了漫画的乾坤?学术也要讲真理,不是胡扯鬼话。

          当然,这篇文章还以毛主席主张的“两分法”贴了一下时政,一些人之所以敢于狂妄地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确实与社会气候有关。毛泽东思想也是主张唯物史观的,用唯物史观看这些狂妄,狂妄好景是不会长的。华君武从延安跟随毛主席一路走过来,谈华君武艺术理论,由此而联想到毛主席和他的哲学主张以及时下社会,是很自然的事。

         这篇文章也可以说是谈艺贴时。这大概应该是我作文的风格。我评论好多人的漫画都是如此。如对罗杰的画我写了一篇《想起了商鞅经济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我评论别人的漫画,之所以极少谈技巧,我仍然记得从老师那里学的一点知识。文章真要写好,要学“风行于水上自然成纹”。这是苏东坡讲的,他太豪放了,千法万法都烂熟于心之后,反倒没有了束缚,洋洋洒洒,如行云流水。关于漫画的技巧,我以为,千巧万巧,自然成文方最巧。由于我有这些看法,所以极少谈别人的技巧。如果我的贴时谈艺还不如谈技巧与人有帮助的话,那只是我个人的过错了。

         由于我自己的过错,所以我也不求什么点击率的快感,如果有一二见识者能够理解就足已。

         再次感谢编辑能够把这篇小文打在百度快照上去。这确实比收集我顺手还一“插”字的语录打在百度上去要有意义。

                                                         老兴发
                                                   2010年11月15日


    (二)
          “油画画面,国画画神,漫画画心”,我相信凡是目睹了的人,都会令他过目不忘,绝不会在他心中烂掉,遗臭万年。这个概括从来没人说过,的确很经典。我之所以敢于这样来评价,因为产生这句经典语言的最终功劳还是华君武艺术本体论。
    这句话是怎样产生的呢?

          我越讲华君武艺术本体论,越有人骂我,我越想从理论上提高漫画的地位。于是我写了这样一个帖子:“漫画画屁股画不过油画,油画画心画不过漫画”。“画心”是从那里来的呢?华君武漫画本体论“漫画是画思想的艺术”,这里所言的“思想”,中国古代哲学里的“心”就可以与其相通,“画思想”换成“画心”,只是用词的转换,内涵一点没变。有人把我这个帖子当流氓语言。为什么?他们只看得见“屁股”,不理解“画心”。别人越骂,我却越是要把“画心”完善,于是把上面这句话加以调整,并且把国画也拉来作垫,“油画画面,国画画神,漫画画心”这句话就形成了。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写方唐大师?”我迟迟没答。为什么?我心中在反问,什么才是大师?师者,效法也!你的创作经验能不能够总结出来指教别人?尤其有没有理论建树可以引导漫画方向?如果没有,你只有一些创作,得过一些奖,反正我是不想称你为大师的。据我所知,方唐先生本人并没接受别人称他为大师。至于有些人称方先生是大师,甚至说他的艺术成就还高过廖冰兄云云,那是他们说的人自己的事,与方先生本人无关。现在漫画大师满天飞,大师多如牛毛,却未见几多经验总结,也没见什么建树可言。狂大师也不少,这些大师大在什么地方?大在什么他都敢骂,骂是最不需要学问的事情,也是最容易的事情。但是,骂也是最没得力量的,华君武的本体论,不仅没骂倒,越是研究,越是觉得漫画很高贵,画漫画越需要学问。老一代漫画家中,大师的确还是不少的,以后慢慢谈。我以为,华君武老才是最杰出的大师。

          华君武老是最杰出的大师,今天的年青漫画学习人,才发表一点漫画,就以为前代艺术家的传统通通都应该颠覆,大浪淘沙,他们自己才是骄子。浅薄了,漫画创作是做艺术,不是做商品。艺术是思想产品,与传统是一种血缘关系,正如儿子是老子的传统产物。当然,如果儿子是杂种,的确可以反老子的传统。从伦理角度说,最好是不要反,这逗人笑话。但是,从商品学上讲,他必须反。这就是一些经济学家所说的,“经济学是不需要讲道德的”。用做商品的眼光来否定前人的一切,这是当今社会的通病。你当商品来做漫画,你有病才骂漫画艺术本体论,有病怎么骂得倒真理呢?越骂,越研究华君武艺术理论,越能够认识漫画艺术在艺术之林的的高贵。“油画画面,国画画神,漫画画心”,经典地在概括漫画的高贵啊!

                                                   罗兴发
                                                2010年11月16日


    (大凡我自己认为可保留的文章,我都打在会员BLOG里。这两个帖子就补充附录在上面这篇文章的后面。这个论坛的功能真好,很感谢。)
    本贴最后由 罗兴发 于 2010-11-17 07:41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