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深入浅出画矛盾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1

2173

深入浅出画矛盾
(246314安徽省潜山县源潭中心小学天柱山漫园   储杰胜)
有的漫画与诗的内在气质一致,有的漫画却具有议论文的性质,好的漫画不亚于一篇洋洋洒洒的千字论文。有人说,漫画是介于文学和绘画的边缘艺术,我则认为,漫画是一门集文学、论文和绘画于一身的综合艺术。
画漫画和写论文、说相声一样,就是要善于抓住矛盾并揭示矛盾。要想利用矛盾手法构思好一幅好漫画又是谈何容易!我创作过的曾刊用在《文化周报》等报刊上的三幅漫画就利用矛盾法构思而成的。《掏耳》利用了马屁话与局长心态的矛盾,《评论》利用了表情与行动的矛盾,《一支歌》利用了歌声表达的内容与演出费即演员要价的矛盾。三幅漫画在《文化周报》上发表时,著名诗人、作家白榕先生均为漫画配诗,这更增添了漫画内涵的分量。
《掏耳》发表于《漫画世界》1988年第4期;《文化周报》1988年7月24日 ;安庆市第八届美术作品参展 。此幅画在构思上也采取了视听相通的手法,我把听觉(马屁话)化为视觉(耳蛹),化抽象为具体,化虚为实了,从而揭示了矛盾。这幅画用一句诗的语言来表达可以是:耳朵里暗宿着下属的花言巧语。如今客满,找理发师掏出来吧,明天继续开张!这幅画从文学上分析,也可认为有明线和暗线,明线:掏耳蛹;暗线:批评某些人喜欢拍马屁和某些领导喜欢听信谗言的坏毛病。这幅画,幽默地讽刺了各色各相的拍马屁者和官僚者们,但又没有伤他们的自尊心,这就是艺术。
《评论》发表于《文化周报》1988年4月10日;《大舞台》1997年第4期。它的构思来源还要追溯到八十年代初期,那时在南京举行了全国第一次人体美展,引起了强烈的轰动。这一大胆的历史创举,在当时势必引起一些非议。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非议呢?我想起了大作家莫里哀的一部名著中答尔丢夫的形象:答尔丢夫一出场俨然一个道德君子,他一见到女仆桃丽娜穿着坦胸的裙子,就掏出手帕,要她把双乳遮住,并说:“这东西,看了灵魂就受伤,能够引起不洁的念头。”这句话正是不打自招的好招供!从视觉的角度分析,这些非议者,注意的正是人体耻部,而不是整个人体美。鲁迅先生曾对灵魂肮脏的人作了有力的揭露和讽刺,他说:“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想到这,我便抓住非议者的心理,赋予作品中的非议者一块遮羞布,让他遮住裸体的臀部,让他表情上做害羞状。这样,非议者心理与表情的矛盾让他灵魂肮脏彻底地自我暴露了,视觉上产生幽默效果。
《一支歌》发表于《文化周报》1989年8月6日。这幅画是针对创作歌曲的作者低稿酬与歌星演唱一支歌所得的演出费形成的反差这不正常的劳动报酬现象而构思。创作者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歌者,而某些歌星唱着创作者的歌,做着“痛苦”状、“激动”状的假感情。这样的歌星唱一支歌时,感情似乎虔诚的投入,唱得“感人肺腑”,但要价却是上千万。(当然,有些歌星要价后,又无私地奉献给希望工程、福利院等机构,那就另当别论了。)这样,歌星唱歌的内容与“向钱看”的心理产生了矛盾,从而揭示了主题。
已故漫画家白善诚说过,画漫画要多想想行为的背后这个心理因素。拍马屁、非议裸体展、唱好听动人的歌等等这些行为背后的心理因素值得我们去思考。(见图片三幅)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天柱山漫园发表于2010-10-02 16:25|

    深入浅出画矛盾
    (246314安徽省潜山县源潭中心小学天柱山漫园   储杰胜)
    有的漫画与诗的内在气质一致,有的漫画却具有议论文的性质,好的漫画不亚于一篇洋洋洒洒的千字论文。有人说,漫画是介于文学和绘画的边缘艺术,我则认为,漫画是一门集文学、论文和绘画于一身的综合艺术。
    画漫画和写论文、说相声一样,就是要善于抓住矛盾并揭示矛盾。要想利用矛盾手法构思好一幅好漫画又是谈何容易!我创作过的曾刊用在《文化周报》等报刊上的三幅漫画就利用矛盾法构思而成的。《掏耳》利用了马屁话与局长心态的矛盾,《评论》利用了表情与行动的矛盾,《一支歌》利用了歌声表达的内容与演出费即演员要价的矛盾。三幅漫画在《文化周报》上发表时,著名诗人、作家白榕先生均为漫画配诗,这更增添了漫画内涵的分量。
    《掏耳》发表于《漫画世界》1988年第4期;《文化周报》1988年7月24日 ;安庆市第八届美术作品参展 。此幅画在构思上也采取了视听相通的手法,我把听觉(马屁话)化为视觉(耳蛹),化抽象为具体,化虚为实了,从而揭示了矛盾。这幅画用一句诗的语言来表达可以是:耳朵里暗宿着下属的花言巧语。如今客满,找理发师掏出来吧,明天继续开张!这幅画从文学上分析,也可认为有明线和暗线,明线:掏耳蛹;暗线:批评某些人喜欢拍马屁和某些领导喜欢听信谗言的坏毛病。这幅画,幽默地讽刺了各色各相的拍马屁者和官僚者们,但又没有伤他们的自尊心,这就是艺术。
    《评论》发表于《文化周报》1988年4月10日;《大舞台》1997年第4期。它的构思来源还要追溯到八十年代初期,那时在南京举行了全国第一次人体美展,引起了强烈的轰动。这一大胆的历史创举,在当时势必引起一些非议。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非议呢?我想起了大作家莫里哀的一部名著中答尔丢夫的形象:答尔丢夫一出场俨然一个道德君子,他一见到女仆桃丽娜穿着坦胸的裙子,就掏出手帕,要她把双乳遮住,并说:“这东西,看了灵魂就受伤,能够引起不洁的念头。”这句话正是不打自招的好招供!从视觉的角度分析,这些非议者,注意的正是人体耻部,而不是整个人体美。鲁迅先生曾对灵魂肮脏的人作了有力的揭露和讽刺,他说:“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想到这,我便抓住非议者的心理,赋予作品中的非议者一块遮羞布,让他遮住裸体的臀部,让他表情上做害羞状。这样,非议者心理与表情的矛盾让他灵魂肮脏彻底地自我暴露了,视觉上产生幽默效果。
    《一支歌》发表于《文化周报》1989年8月6日。这幅画是针对创作歌曲的作者低稿酬与歌星演唱一支歌所得的演出费形成的反差这不正常的劳动报酬现象而构思。创作者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歌者,而某些歌星唱着创作者的歌,做着“痛苦”状、“激动”状的假感情。这样的歌星唱一支歌时,感情似乎虔诚的投入,唱得“感人肺腑”,但要价却是上千万。(当然,有些歌星要价后,又无私地奉献给希望工程、福利院等机构,那就另当别论了。)这样,歌星唱歌的内容与“向钱看”的心理产生了矛盾,从而揭示了主题。
    已故漫画家白善诚说过,画漫画要多想想行为的背后这个心理因素。拍马屁、非议裸体展、唱好听动人的歌等等这些行为背后的心理因素值得我们去思考。(见图片三幅)





    本贴最后由 天柱山漫园 于 2010-10-13 16:36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