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最初的情感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会员BLOG

3

708762

最初的情感总是让人难忘。一年前我与博客初恋,最早认识的三个博友--“射言”“红笺无色”“红茶相伴”便成了深刻的铭记。如今,“射言”不辞而别,已经音讯杳无;“红笺无色”有一搭没一搭地在苟延残喘,博文是三个月更新一次;只剩得“红茶相伴”,搞得好的话还能十天半月见到一回。

      博友是古陶,摔碎一件少一件,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样的成品。博友还是一株纯粹个人种植的情感树,树上结着一个果子,叫做惦记。

      “红茶相伴”是岭南妹子,却常年在黑龙江饮冰眠雪,算是一个北伐的巾帼英雌。英雌就是英雌,常常挂嘴边的一句“踏着荆棘不觉得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不知不觉,渗透到了我所能悟到的所有做人的关系和道理之中。

      厌倦着和摇摆中的博士们,你要常常和自己的内心在一起,体察它的温暖凉热,和它对话,倾听它动容的声音,把它记下来,便是我们相聚时淳厚的那杯红茶。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江东酒鬼发表于2007-04-02 22:25|

    最初的情感总是让人难忘。一年前我与博客初恋,最早认识的三个博友--“射言”“红笺无色”“红茶相伴”便成了深刻的铭记。如今,“射言”不辞而别,已经音讯杳无;“红笺无色”有一搭没一搭地在苟延残喘,博文是三个月更新一次;只剩得“红茶相伴”,搞得好的话还能十天半月见到一回。

          博友是古陶,摔碎一件少一件,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样的成品。博友还是一株纯粹个人种植的情感树,树上结着一个果子,叫做惦记。

          “红茶相伴”是岭南妹子,却常年在黑龙江饮冰眠雪,算是一个北伐的巾帼英雌。英雌就是英雌,常常挂嘴边的一句“踏着荆棘不觉得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不知不觉,渗透到了我所能悟到的所有做人的关系和道理之中。

          厌倦着和摇摆中的博士们,你要常常和自己的内心在一起,体察它的温暖凉热,和它对话,倾听它动容的声音,把它记下来,便是我们相聚时淳厚的那杯红茶。

    举报 回复

    # 1楼

  • 漫级发表于2013-05-10 02:28|

    举报 回复

    # 2楼

  • sdsdsdf发表于2013-09-03 02:01|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举报 回复

    # 3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